芊芊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从火影开始传播黑暗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血迹忍者?毛毛雨啦

第十四章 血迹忍者?毛毛雨啦

        “嘁,蹩脚的三流演员。”

        叶羽轻瞥了夜叉丸一眼,脸上笑容依旧。

        随着战争局势的越发严峻,为了缓解人手压力,砂隐村忍者学校的学制几乎在逐年递减,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现今授予护额的沙忍几乎每一个都是提前毕业。

        但同样是提前毕业,叶羽还是要比夜叉丸更早一些,毕竟他是被当作典型派往前线的第一批大规模提前毕业生。

        叶羽的名声很大,夜叉丸在忍者学校的时候就有所耳闻。

        饮毒者、魔鬼、暴君……

        他有很多外号,几乎每一个都不是什么好词,背地里唾骂他、嫉妒他的人更是不知凡几,但说来说去,也不就是个拥有血继限界的幸运儿而已。

        夜叉丸可不是那些没有见识的地主老财,看见一个血继限界就像恶狼看见肉似的。

        血继限界,毛毛雨啦,他灼遁再强,还能强过风影大人所拥有的磁遁?

        论家世,他们家可是砂隐村的老人,往上可以追溯到二代风影沙门,参与过尾兽军事化研究,可以说是磁遁的缔造者之一。

        论关系,他姐姐加瑠罗和罗砂是情侣,血继限界这种东西,他完全可以天天见,时时见,有时还能在家里见,这还真是……有够恶心。

        他不喜欢罗砂这个姐夫,如果可以的话,他更想罗砂跟他姐姐分手。

        不就是个血继限界吗,到底有什么了不起的?

        幸运儿而已,搞得他们家好像捡了多大便宜似的。

        张嘴是罗砂,闭嘴还是罗砂,他姐姐莫非还配不上一个罗砂?

        他愿娶,咱还不愿意嫁,究竟谁比谁高贵?

        不过说到底,罗砂这事他管不了,他们的年龄相差太大,所有的愤怒与不满都只是无能狂怒,况且他本身的战斗天赋也不算太突出,反而医疗忍术方面的天赋更好一些。

        正因为罗砂的原因,他在第一次听到叶羽的名字时候就感觉无比反感,他就像看到了另一个罗砂,一样的心思阴沉,一样的不怀好意。

        不过他好歹是高年级,也受过良好教育,还做不出那种欺负一个小孩子的事情来,便一时也就算了。

        本以为不会再有交集,但没想到叶羽竟然提前毕业了,不仅提前毕业,甚至还插足了他所擅长的领域,成了他所尊敬前辈的弟子。

        成为千代长老的弟子,这可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血迹忍者,血迹忍者,你们安安心心的去做你们的杀人机器不好吗?为什么要将他喜欢的东西搞得一团糟?

        夜叉丸不禁这样恶狠狠的想到。

        血迹忍者能做好医疗忍者的工作?侩子手能治病救人?这事他不信。

        按理来说,给叶羽下绊子这种事情还轮不到他一个大家族出身的核心弟子出手,但他还是认为自己有必要站出来,他要给叶羽一个教训,让这群自命不凡的血迹忍者知道,医疗忍术的世界可不是杀人这么简单。

        夜叉丸在心中发泄着怨气,叶羽在冷眼旁观,微笑面具下的瞳孔中闪过一掠而过的冷厉与轻蔑。

        以一个非专业表演艺术爱好者的角度来说,夜叉丸的演技很不合格。

        如果演技的满分是一百,那夜叉丸可能还没到及格线,他笑的太假,怨气那味儿太浓。

        长期和海老藏这样的老戏骨飙戏,搞得他都有些看不上夜叉丸这种刚出道小鲜肉的演技。

        叶羽轻晃了下脑袋,虽然不知道夜叉丸为什么对他有这么大的怨气,就像有夺妻之恨,但笑就完事了,奉承接下就完事了,嚣张气焰助长不得,不然队伍不好带。

        主动抬高他的身份,他自是求之不得。

        “呵呵,既然夜叉丸都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那没办法,在下也就只有恬不知耻的自称一声前辈,要不今后我叫你们老弟怎么样?夜叉丸老弟,拓斗老弟?”

        叶羽眯眼笑着,话里的语气有几分不容置疑,这分明就是挑衅。

        两人的脸顿时僵住了,然后横眉瞪了他一眼,总感觉这家伙有点蹬鼻子上脸。

        老弟?叫谁呢?自己究竟有多大心里没点儿数?

        “前辈不愧是前辈,但这声老弟还是算了吧!”

        楠部拓斗率先沉不住气,和夜叉丸对视一眼,抢先发难,仗着身高优势,一只手按在了叶羽的肩膀上,手部用力,不得不说,他想让叶羽难堪。

        四十厘米的身高差距,至少三十公斤的体重差距,这在正常人眼里有些难以逾越。

        但叶羽是正常人吗?他甚至不算人!

        不得不说,楠部拓斗打开了正确的开关。

        叶羽最讨厌有人把手放在他的肩头或者头顶上,这样会让他显得很矮,身长一米一,这是他永远的痛。

        眼底泛起黑气,这很好。

        楠部拓斗手上的力量还在加大,脸越发有种涨红的趋势,在忍者学校的时候可没有人能使他这般用力。

        叶羽依旧笑着,脸上的笑容甚至有种越发灿烂的趋势,可不知怎的,周围的其他忍者都感受到了一阵细微的寒意,打了个哆嗦,拷问部那边他们最近可是经常去。

        低着头,自觉的退出帐篷,把空间留给了叶羽。

        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向错误的人发难,这或许本身就是个错误。

        左右扫视一眼,直至最后与楠部拓斗四目相对,两指更是很轻佻的放在了他的手腕上。

        “拓斗老弟,我看你手腕的品相好像不太对呀,你瞧瞧,这都脱皮了,这品相,啧啧,一点儿都不像个年轻人,不过没关系,老哥我专业医美二十年,这点儿手腕还是有的,今天就给你发点儿小福利,免费给你治治。”

        夜叉丸和楠部拓斗还没反应过来,根本就不知道医美是什么东西。

        正要开口讽刺,耳边便响起了骨骼碎裂的声音,叶羽朝着楠部拓斗的腕部狠狠的捏了下去。

        “啊!”

        惨叫声响起,冷汗瞬间浸湿了楠部拓斗的脊背,腕部剧痛更是让他蜷缩住身体。让他的脑袋向着叶羽低了下去。

        要断了,手腕要断了。

        夜叉丸浑身颤抖一下,他看到了比叶羽的怪力更难让人接受的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