芊芊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从火影开始传播黑暗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时机未到

第十八章 时机未到

        两道截然不同的视线在空中擦出闪电,与叶羽对峙的那个斗篷人露出脸来。

        鹰嘴鼻,薄嘴唇,整个人略显尖酸刻薄,手中把玩着一把黑色苦无,狞笑着,更显几分凶意。

        雨水潸潸而下,福田隼人掀开兜帽,任由雨水顺着他脸上的沟壑滑落,声音有些沙哑与粗重,就像两块粗糙的木板正在摩擦。

        “哼哼,好久不见,叶羽,看样子这些天你过的很好啊,红光油面的,就连身手都比以往快上不少。”

        嘴角上翘,福田隼人的眼球外凸,两手高耸,浑身上下抖动,就像一个精神失常的疯子。

        “呵。”

        叶羽冷笑一声,轻蔑的视线投放在福田隼人的脸上,然后集中在他的喉咙上。

        “我倒是挺好的,倒是某人看样子不太好,这声音,啧啧,不知道还以为哪家房里在装修……”

        叶羽的话还没有说完,福田隼人怨毒的眼神就打了过来,厉声吼道:

        “你以为这是拜谁所赐?还不是因为你这个混蛋,如果不是你,如果不是你的毒,我又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叶羽的脸也忽然变得冷漠下来,冰冷的就像十二月的寒霜。

        “那是因为你蠢,竟然敢在忍者学校对我下药,哼,鬼知道你这脑子是怎么想的?”

        两人针锋相对,一人手握苦无,一人臂上缠绕着黑绿色的荧光。

        那是查克拉手术刀,叶羽明面上学会的第一个A级忍术,也是千代送给他的拜师礼物,同样的,这也是他随身携带的便利武器,因为黑暗的缘故,导致他凝聚出查克拉手术刀也带上了一丝淡染的黑色。

        两人在原地相互打量,福田隼人身材稍高,面对叶羽有种天然的优势,居高临下,面色狰狞,想要从身高上对其压迫。

        但是叶羽并不接茬,整个人显得云淡风轻,同样紧盯着福田隼人,在雨水中缠绕着一层淡淡的黑色雾气,他的气息疯狂似野兽。

        表面上疯算什么疯,疯到骨子里才是真的疯。

        那种气息冷的可怕,却又惹人沉迷,夜叉丸和楠部拓斗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微微后退了两步。

        如果不是亲眼见过,没人知道面前这个瓷娃娃能干出什么事来。

        两人对峙一会儿,终于还是福田隼人落了下风,移开了视线,和那双眼睛对视,他心里瘆得慌。

        就仿佛回到了忍者学校,那个混蛋在众目睽睽之下掰开他的嘴,把毒药灌进他嘴里的时候。

        那句隼人喝药,每每让他想起了都睡不好觉。

        两手紧握,些许恐惧中夹杂着更大的怒火。

        明明是他身材更高大,明明是他率先挑的事,为什么那个被压制的,心中隐隐恐惧的人是他?

        不该是这样!

        他心中烦躁异常。

        叶羽轻斜了他一眼,心中的不屑更甚了,一个眼高手低,被家里惯坏了的二流货色。

        虽然福田隼人的突然阻路有些出人意料,但单凭他,还无法让叶羽心中生起波澜。

        忍界人普遍早熟,这点叶羽承认,毕竟七八岁就被丢上战场的人不稍微成熟点儿可能活不过一个上午,但像宇智波鼬和旗木卡卡西早熟到那样的天才还是少数。

        就算是宇智波鼬,不也还是被三代火影的火之意志给忽悠瘸了吗?

        宇智波鼬尚且如此,更何况福田隼人,仗着钱多势大,做起事来完全不动头脑,这辈子也只配做别人手中的棋子。

        他之所以现在还活着,无非叶羽忌惮他背后的福田家而已。

        若还在村子里,叶羽自然拿他没办法,但这里是雨之国前线,偶尔死个把人不是很正常吗?

        就连千手柱间的亲孙子绳树都死了,更何况他。

        心中思绪一转,叶羽的视线中平添几分杀意。

        福田隼人脊背一冷,没敢露怯,或者说不好意思露怯,强撑着身子前进一步道:

        “我不会放过你的,叶羽,村子里是因为有风影大人的律令,但前线你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小心点儿,千万不要死在战场上。”

        他紧咬着牙,瞳孔上下跳动,但眸子中确确实实是威胁没错了,叶羽想的没错,这还真是个外强中干的家伙。

        摇晃了下头,叶羽突然轻皱起眉角,既像是疑惑,又像是被福田隼人的威胁给震慑住了。

        “喂,你这是在说些什么?能不能稍微大声点儿,这么小的声音谁听得到?”

        福田隼人心中怒火更甚,直接压低了身子,对着叶羽的耳朵大吼道:

        “我说你要给我小心……”

        福田隼人的话刚说到一半,叶羽就一手掐住了他的下巴,五指用力,在他的脸上留下红痕,眼神无比的危险。

        拖下他的脑袋,直至二人的视线平齐。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不要拿这种居高临下的语气来威胁我,我很不喜欢。”

        “呜……呜……”

        福田隼人在叶羽手中挣扎着,一边呜咽,一边向周围的其他人投去求救的视线,叶羽的五指就像铁钳一般掐住他的脸,让他挣扎不开,也发不出声音。

        夜叉丸二人的视线躲了过去,他们根本就不想趟这塘浑水,况且要不是福田家牵线出昏招,他们又怎么会来这里?

        最后留给福田隼人的不仅不是帮助,反倒是一道杀气凛凛的视线。

        福田隼人有些懵住了,他哥不是说有安排人吗?怎么这么不懂事,都不知道帮着点儿他?

        “喂,你想干什么?还不快把隼人少爷松开。”

        夜叉丸两人没动手,跟着福田隼人一起来的两人倒站了出来,一人一把苦无,盛气凌人。

        “我劝你们还是不要插手的好。”

        叶羽微转头给夜叉丸使了个眼色,无奈,夜叉丸和楠部拓斗也只好一脸不情愿的挡在了那两人身前。

        打吧,都打死了岂不痛快?想划划水就真的这么难吗?

        心中长叹一声,反倒死瞪了福田隼人一眼。

        福田隼人更懵了,完全摸不着头脑,这和他哥说的不一样。

        “时机未到,我大哥怎么会出错?一定是时机未到,一定是时机未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