芊芊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从火影开始传播黑暗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刀术老师

第二十六章 刀术老师

        要说千春不好战,那绝对是骗人的,不提性格如何,能爬到今天这个地位本身就说明了很多问题。

        就像黄色闪光波风水门,看似宽容温厚,但谁又敢把他当成真正的老好人。

        千春也是如此,他们只是比海老藏、团藏这样的老阴逼更有底线一些,但战斗起来同样不是好轻与之辈,尤其是当他们的兴趣被挑拨起来的时候。

        眼珠在眶中来回转动,千春对灼遁并没有外人想象的那么陌生。

        因为叶仓同样活跃在战场的缘故,她其实不止一次见识过灼遁的威力。

        但和叶仓的灼遁相比,叶羽的灼遁无论是威力还是外在表现都完全不同。

        对于这一点,千春将其归因于人与人之间的个体差异。

        就像写轮眼与写轮眼之间的差异,铁砂与砂金的差异,相同的血继限界,不同的人用起来也理应有所不同。

        “威力不错,时机尚可,在同级生中算是很强了,但是上忍的世界可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千春点了下头,对叶羽的攻击表示认可,五指一拨,身边的傀儡飞速贴近,就像一道飘荡在零点夜空的幽灵幻影。

        傀儡的速度很快,数十米的距离更是转瞬及至。

        臂上弹出一把长刀,嗖的一声就向着叶羽的脊背斩去,没有攻击要害,这算是千春独特的留手方式。

        狰着脸,叶羽的表情蓦地凝重,傀儡的动作太快,他有些看不真切。

        一具傀儡尚且如此,他简直不敢想象旗木朔茂和波风水门究竟有多块。

        狂风呼啸,那是锐器斩开空气时发出的脆响,一时之间,叶羽像是察觉到了什么。

        眼中闪过一丝凌厉,左手随即按在腰间的短刀上,身体倾斜,刀锋顺势而起,四周的黑雾就像触手般拉着他飞速转身。

        触手影影绰绰,拉扯之间就如梦幻泡影。

        想要成一名真正的,能将魔法少女肆意玩弄的触手怪,他可能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不过就现在而言,这点黑暗够了。

        锵!

        千钧一发之间,两把锋刃直接在空中撞在一起。

        音波散开,紧跟着是如狂风暴雨般的攻击。

        音啸声,撞击声不绝于耳。

        火花四溅,叶羽就像一盏飘摇在空中的残烛。

        “该死的。”

        心里暗骂一声,就刀术而言,他的攻击还是太薄弱,太苍白了一点儿。

        无论是劈、挑、截、推、砍还是其他,他的动作都有种不协调感,就像落入了千春的节奏,所有动作都在依照她的意愿行事似的。

        这种感觉很不好受。

        他需要一个机会。

        左臂用力,一刀别开傀儡手中的长刃,右手借机将手中的长刀丢了出去,就像一根粗壮的箭矢,直朝千春的方向射了出去。

        千春一时错乱,叶羽却顿时振奋起来,这就是他期待已久的机会。

        短刀换到右手,刀锋几乎是擦着傀儡的身体划了过去,他想要切断傀儡上的查克拉线。

        但就在这时,原本站在他身前不远处的千春突然化作了一堆沙砾。

        叶羽瞳孔震缩,心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

        “完了!”

        背后传来一阵刺痛,千春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身后,手上握着一把苦无,正拿细尖抵着他的脖颈。

        “怎么样?认识到自己和上忍的差距了吗?”

        轻笑着,千春重新恢复成了那副温和宽厚的模样,眯着眼睛,笑的很腼腆。

        表面上波澜不惊,云淡风轻,但实际上受到多大震撼只有她自己知道。

        按照计划,她其实只打算使用一具傀儡的。

        但没想到一具不成,那具壮硕傀儡也被叶羽轰了个稀巴烂,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意料之外的破财。

        那具傀儡是她的早期作品,虽然早已从她手上退役,但不管怎么说也是高级货,不该被下忍破坏才对。

        单论攻击力,叶羽或许能够威胁到某些体弱的上忍。

        毕竟忍者也是血肉之躯,无论是爆炸还是火焰都能够将其置于死地。

        不过能被千春认同的,甚至认为很出彩的也就只有攻击力和反应能力了。

        嘴里轻叹一声,揉了揉叶羽的头发。

        “打的不错,现在是八岁,我估计你最晚十岁就会成为中忍,不过嘛,你这刀术……”

        千春咧嘴干笑,完全看不上眼。

        “你这刀术没法评价,毫无章法,动作僵硬,再者就是太过贪心,身为初学者,驾驭不了的东西就该干脆果决的丢弃,不要把自己当作万中无一的天才,两把刀,你握不住的。”

        叶羽沉着脸,没有反驳。

        千春说的没错,他的刀术太差了,出刀之间全凭感觉,处处都是破绽。

        就他这种刀术,别说发掘白牙的弱点,恐怕一个照面就会被人一刀枭首。

        嘴里长叹一声,叶羽有些无奈的看向了千春,表情极度认真。

        “那么千春老师,你能教我刀术吗?”

        千春捏了下他的脸,目光深远。

        “不要叫老师,要叫姐姐,至于这刀术嘛,我倒有个更好的人选……”

        ……

        夜晚,群星隐逸,在砂忍大营的某个角落里,海老藏正面无表情的站在叶羽身前,脸上看不清喜怒。

        “看什么看?你是对老夫有什么不满吗?”

        海老藏冷哼一声,没错,千春给叶羽找的刀术老师就是海老藏。

        叶羽有些尴尬。

        “没什么,只是有些意外,没想到您……”

        海老藏斜瞪了他一眼,打断了他的话。

        “没想到我还会刀术?是你孤陋寡闻了,老夫玩儿刀的时候,就连你一直念念不忘的旗木朔茂都还没出生呢!”

        吹胡子瞪眼的抬了下手指,指着叶羽腰间的短刀继续道:

        “把你腰上的刀递过来让我看看。”

        跟着,海老藏便仔细打量起那把短刀来,脸上露出一抹不知意味的坏笑。

        “原来是它,你小子还真够胆大的,这东西我都不敢接手,你竟敢接手?就不怕晚年不详?”

        叶羽摇了摇脑袋,目中尽是不屑。

        “当然不,比起虚无缥缈的传言,我更相信我自己,再说了,门左卫门大人不是没事吗?我看这个冒牌邪神也是个欺软怕硬的东西,强不到哪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