芊芊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从火影开始传播黑暗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二十年老字号,童叟无欺

第二十九章 二十年老字号,童叟无欺

        “哈~”

        第二日,天刚亮,叶羽打了个呵欠,一脸疲累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面色苍白,有种被掏空了的感觉。

        既要练刀,又要拿查克拉喂养体内的加坦杰厄,疲累是绝对的,就算他这般身体都有点儿吃不消。

        啪啪两下打在脸上,这才使他稍微清醒了点儿。

        “真是够了,碳基生物这羸弱的身躯。”

        忍不住抱怨一声,叶羽正要洗漱,门外突然传来了楠部拓斗的叫喊声。

        “你起了吗,叶羽前辈?千春老师说今天要出任务,叫我们即刻在大门口集合。”

        “任务?出什么任务?”

        叶羽顿时完全清醒了过来,推开门,直朝着门外的楠部拓斗问道,脸上写满了怀疑。

        “你不会在懵我吧,拓斗老弟?我们三个医疗忍者出什么任务?是营地里的病人不够多,闲得慌吗?”

        两手抱胸,叶羽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楠部拓斗也很委屈,这活又不是他接的,都凶他干什么?

        叶羽和夜叉丸简直比他们家最恶劣的客人还难伺候,明明是自个儿硬不起来,又怎么能怪他们药不行?

        这不是坑人吗?

        二十年老字号,童叟无欺,无论是为人处世,还是做生意,他们都只有两个字,实诚!

        竟然敢怀疑生意人的诚信,叶羽前辈,像你这种人一定会下社畜地狱的。

        楠部拓斗在心里腹诽着,可是身体却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两步,整个人完全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

        嘴强王者当如是也,和叶羽正面硬刚,他可能还需要夜叉丸借他两个胆子。

        “这……这件事我也不清楚,都是千春老师决定的,所以叶羽前辈还是赶快去吧,不要让千春老师等急了。”

        楠部拓斗的声音有些颤抖,脸上更是爬有细汗,搞得叶羽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总感觉和他第一次见的那个嚣张小胖子不是同一个人。

        是他第一次收拾的太重?还是那股欺软怕硬,市井小商贩的味儿太浓?

        这可不行啊,要是楠部拓斗不硬起来,那他还怎么利用楠部家和福田家斗。

        捏了捏鼻梁。

        真的是,明明都是开药材铺的,楠部拓斗怎么就不能多学学福田隼人?

        屡败屡战,屡战屡败,当面服软,背后下绊子,这才是一个合格资本家该有的样子,两个字,坚挺!

        “呼!”

        嘴里长吐一口气,叶羽拍了拍楠部拓斗的胳膊。

        “算了,这事也怪不到你头上,既然是千春大姐吩咐的,那就走吧,好好表现,我可看着你了。”

        嘴角上翘起一个弧度,吓得楠部拓斗又打了个哆嗦,他对叶羽这种人真的没办法。

        走在前面,叶羽同样很无奈。

        他太难了,既要练刀,又要喂养加坦杰厄,还要糊弄千春,现在更是揽上了调教楠部拓斗的事,这日子简直比007还硬核。

        果然,忍者就是个把人当牲口用的职业。

        ……

        “千春大姐,你找我?”

        砂忍营地大门口,叶羽向着一位劲装黑发的女人打招呼道。

        叶羽是千代的弟子,千春又是千代的儿媳,两人严格来讲算是同辈,继续像楠部拓斗一样叫千春老师难免有些不妥帖。

        姐姐又是叶仓的代名词,叶羽思前想后,最终还是认为大姐这个称呼更合适一些。

        第一次做指导老师的千春兴奋劲还没过,依旧是那副元气满满的样子,一看见叶羽就将他抓到怀里,两手揉搓,上下打量。

        “怎么样,叶羽小弟,我给你找的刀术老师还不错吧?”

        叶羽点了点头,没有反驳。

        “在刀术方面,海老藏大人的确很有一套。”

        叶羽没有撒谎,虽然才短短一天,但海老藏的确让他有种受益匪浅,豁然开朗的感觉。

        对于叶羽,海老藏教的不仅仅是刀,更是心态、气势、姿态、步法等一系列的东西。

        可以这样说,海老藏单用一晚上的时间就让叶羽在刀法理论上架起了桥,构成了网,不提实践,单论理论方面的造诣,叶羽只能说一声佩服。

        何处下刀最痛?何处下刀会使人露出要害?何处受伤会造成牵涉痛?这些海老藏都有研究。

        身为医疗忍者,叶羽对于人体结构并不陌生,要是再加上前世的积累,恐怕就算是千代也没他熟络。

        但他学的是治病救人,而不是伤人杀人,所以一直也没朝这方面想过。

        思维一但转变,最后造成的杀伤力绝对不能同日而语。

        要是千春再对他进行一次测试,叶羽的表现可能会好很多,最起码他不会毫无意义的挥刀。

        对于短刀而言,若是没有目的,挥刀不如不动刀。

        短刀的招式讲究简洁,越快,越准,越没有破绽。

        招式越多,时间越长,看起来倒是花里胡哨的,但最后只会是以己之短,击敌之长,难免处处是破绽。

        短刀是一击必杀的武器,能做到近身缠斗而不败的只有真正的高手,但离那个层次,叶羽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为此,他还是决定在使用短刀的同时再带一把长刀上路,无缝切换,都是杀敌手段,不寒掺。

        看着叶羽若有所思的样子,千春露出一抹笑。

        拍了拍他的肩膀,把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有收获是好事,不过白天也不轻松哦,老沉迷在刀上我可是会生气的。”

        叶羽打了个寒颤,人生在世,一物降一物,除了对决的时候他知道该如何把刀尖送入女人的胸膛外,其他的时候他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对付女人这种生物。

        抬起脑袋,叶羽只得叹了口气道:

        “一切听您安排,不过我营中的病人……”

        叶羽的话还没说完,千春便一手按在他的肩上,打断了他,脸上满是坏笑。

        “放心,放心,你的活会有人做的,这次跟我一起来的可还有一位擅长医疗忍术的上忍。”

        叶羽的眼皮一抽,知道千春说的是谁。

        可怜我俊介,三代风影无子,他可就是砂隐村最强官二代,年纪轻轻的,怎么就得了个怕老婆的病?

        真不知道我俊介什么时候能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