芊芊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从火影开始传播黑暗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 加藤断

第四十一章 加藤断

        川明的表情很疯狂。

        故乡的枫叶火红依旧,但是他已经回不去了,木叶已经变成了他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幻梦。

        他在砂隐村待了很多年,究竟是三年,四年,还是五年他已经记不清了。

        寻常人可能会问,这么长的时间,莫非就不会在某个寂静无人的夜晚将砂隐村当作自己的第二故乡?

        开什么玩笑?

        第二故乡?谁见过处处是敌人的故乡呢?

        一但暴露,他迎来的可不是微笑,而是敌人锋利的刀。

        为了让木叶赢得胜利,他可以说将砂隐村卖的干干净净。

        渡边江澈的回村路线是他暴露的,千春和俊介的个人情报也是他通过福田隼人那条线打探到的,至于其他大小情报更是数不胜数。

        而今到了收官的时候,他又怎么敢奢求全身而退?

        他逃不掉的,凡存在过必有痕迹,他留下的马脚可不少。

        比起死在拷问部手里,他更愿意带着砂隐村的天才一起上路。

        “去死吧,生为砂忍就是你的原罪。”

        川明面色狰狞,没有多余的技巧,右手握刀,向着叶羽的脑门就是一记直劈。

        旗木朔茂的攻击他看到了,几乎贯穿了叶羽身体的一击,喷涌如泉的血,他就不信叶羽还有力气能挡住他的刀。

        浑身的肌肉鼓起,他几乎使出了全身力气。

        “天才,呵,跟着我一起下地狱吧!”

        他的眼睛高高鼓起,长时间的熬夜与紧张更是让他的眼球布满血丝。

        一切都终结吧,让一切都终结吧,他已经受够了砂隐村这个鬼地方。

        铛!

        短刀横举,一手抵住长刀,叶羽的眼睛抬了起来,黑色的眸子里闪烁着幽光,惊人的杀气近乎凝成了实质。

        “原来是你,那个藏在营地里的奸细原来是你。”

        叶羽狞笑起来,身上的气势瞬间变得如同恶狼一般,紧盯着川明,像是要将他整个人撕得粉碎。

        摇晃了下脑袋。

        “嘁,算了,现在说这些也没有用了,赢的终究是我们砂忍,你不会真的以为家养的柴犬能杀死荒原上的狼吧?”

        两指夹着断掉的白牙,叶羽一手按着伤口,手中的短刀在空中一个翻转,刀锋擦着川明手中的长刀划了上去。

        叶羽算是现学现卖,旗木朔茂刚才可是给他做了一个近乎完美的示范。

        “好快。”

        川明的瞳孔猛地收缩起来,就像叶羽在面对旗木朔茂一样,面对叶羽的刀,他也同样躲闪不开。

        一如既往,就像叶羽割断其他人的脖颈一样,鲜血也从川明的咽喉处迸溅而出。

        黑暗爬上他的身子,就像舞动着的灵蛇,瞬间就将他身上的光亮吞噬殆尽。

        可就在叶羽以为川明彻底死去的时候,突然,他的眼睛再次睁了开,脸上露出了诡异的微笑,长刀直砍上了叶羽的肩头。

        黑暗再次绷扯住了他的身体,拖着他急速向后退。

        不过那一刀的水准要比川明老道很多,就算叶羽的动作很迅速,但依旧被刀锋划破了身体。

        死者复生,多么令人难以置信的东西。

        叶羽的眼睛半眯着,肩头正在渗血,伤口很深,甚至能够望见里面森白色的骨头,剧烈的疼痛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川明再次站了起来。

        叶羽依旧很冷静,或者说因为伤口的疼痛而越发冷静,右手紧握着刀,查克拉线不断贯穿着他的身体。

        就像过大伤口会用缝合线缝合一样,叶羽也在用查克拉线暂时给自己止血。

        拉开距离,他的视线再次向着那个缓慢耸立起的人影投去。

        声音压的很低,甚至有些冷冽的向着那个人问道:

        “灵化之术?”

        那个在黑暗的抽吸中变得枯瘦的人影露出了震惊的表情,然后是满脸的戏谑。

        如此表情,再配上那张极富有冲击力的脸,他越发像从地狱里爬出来向人复仇的鬼。

        “没想到在砂隐村也有人听过这个术,真不愧是砂忍拷问部最杰出的天才,单纯以知识面来说,就算是木叶也很难找出几个像你一样出色的同龄人。”

        “所以呢?要不放我一马?加藤……加藤断先生?”

        一边防备着面前那个人影,叶羽一边轻揉了额头,一边打笑着说道,在若无其事中点出了加藤断的名字。

        不过若是真的把他的话当真,那也就太天真了,他的手分明将刀把捏的死紧,浑身的肌肉都在严阵以代中紧绷,黑暗更是不断从四周的尸体中抽取着生命力。

        他就像一朵巨大的食人花,正一步一步踩着由他人的尸骨构成的阶梯向上。

        加藤断的表情有些震惊,不过也对,任谁将他的底牌扒的干干净净都会露出这种表情。

        “你的能力令人惊讶,不介意的话能告诉我你是怎样知道我名字的吗?”

        加藤断突然笑着问道。

        “这得从渡边江澈说起,就是那个被你在路上杀死的拷问部忍者。”

        叶羽点了点头,他同样不介意陪加藤断多闲聊一会儿,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想拖到伤口愈合。

        至于加藤断,他同样不介意,上忍和下忍的差距是天壤之别,更何况他的灵化之术无往不利。

        “据我所知,他是精神崩溃而死,而在二代火影时期,木叶有一名擅长精神秘术的忍者,他的术叫做灵化之术,另外他姓加藤,而因为常年待在拷问部的缘故,我所知道的消息要比一般人多,所以我知道木叶这次的总指挥是旗木朔茂,部队还有一名叫做加藤断的忍者,你不认为这两者之间太过巧合吗?”

        叶羽自然是在瞎掰扯,他所依靠的无非是前世的记忆,他所想达到的目的也是拖延时间而已。

        叶羽知道自己是在瞎掰扯,但加藤断还是点了点头。

        “不错,二者联系起来的话的确太过巧合,另外,你说的那名忍者是我的祖父。”

        他表示了认可,不过很快又再次轻笑了起来。

        “不过有一点你说错了,渡边江澈不是我杀的,他是死在你们自己人手中的,死于一场清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