芊芊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我家阳台通三国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我的人

第十八章:我的人

        “蛇鱼有什么好吃的,不去。”郝昭踢了踢地上的死鱼,说道:“而且这些鱼都是吃死孩子长大的,你心里不觉得腻歪吗?”

        虎头一听,尴尬的挠了挠头,说道:“我,我就是想给村里找点粮食,黑水潭里都是蛇鱼,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个头还都那么大。”

        郝昭瞪了他一眼,虎头悻悻的没有再说话。

        另一个同伴,名为狗子的说道:“昭哥,虎子也不是故意的,这眼看就要入冬了,他也是想为村子多准备一些过冬的食物。”

        郝昭抿着嘴,一声不吭,似乎有什么故事。

        卫琤看着这一切,没有插嘴。初来乍到,古代的一些陋习他在史书上也了解过,像什么孩子沟、乱葬岗,这种地方几乎每个地方都有。

        接下来的氛围有点沉闷,虎头和狗子缩在一旁不敢去招惹郝昭,卫琤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的钓竿断了,只能无聊的看看小溪边有什么有用的药材。

        还真别说,这个时代的山林没有污染,动植物也没有被过度的捕杀挖掘,刚刚扒拉开一片草丛,就看到了好东西。

        那是一片开花了的水甘草,这玩意儿虽然不值钱,但大夏天的适合煮凉茶。《本草图经》记载:“治小儿风热,丹毒,疮。与甘草同煎,饮服。”

        卫琤知道一个凉茶配方,就需要这样好质量的水甘草,夏天暑气重,凉茶煮好冰镇过后,来上一杯,比什么肥宅快乐水多要舒服。

        卫琤摘了几株,用溪水洗干净根茎,闻了闻,感觉比现代人工培育的多了一丝草木香,夸张一点说的话,就是多了一丝灵气,是顶好的药材。

        临近中午的时候,卫琤感觉有点饿了,便提议回村里休息一下。

        郝昭三人没有意见,反正深山老林的渔网放在水里也不怕被人偷,而且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保护卫琤的安全,卫琤要回去,他们理应陪同。

        四个人早上高高兴兴的来,回去的时候,因为一条黑鱼搞得有些沉默。

        卫琤很好奇发生在郝昭身上的事情,但他也仅仅只是好奇,并没有去询问探究的意思。

        回到山顶,村里几个孩子在相互追逐着,他们穿着卫琤给的新衣服,欢快的玩着游戏。

        小阿宁见到卫琤回来,屁颠颠跑了过来,一下子扑进了卫琤的怀里,对卫琤很是依赖。

        “卫大哥,我饿了。”

        卫琤哭笑不得,一把将她抱了起来,说道:“回去给你煮面吃。”

        他昨晚买了不少挂面,还买了拌面的肉酱和老干妈,这玩意儿煮起来方便又好吃,卫琤一个人的时候,基本都是这么解决一顿饭的。

        阿宁一听有面吃,以为是方便面,小脸蛋乐开了花,激动的搂着卫琤的脖子不撒手。

        其他孩子见了都是一脸的羡慕,他们听阿宁说过好吃的方便面,早就眼馋得不行了,如今听阿宁又要去吃方便面,一个个羡慕得不行。

        卫琤没有注意到这一幕,抱着阿宁回到了山坡上的草庐,门匾上【陋室】两个字刻得很立体,称头的雕工不赖,卫琤挺喜欢这块匾的,关键进门就能闻到淡淡的檀香。

        推开院门,郝娘跟小娥正在院子里打扫卫生,地上洒了一点水,郝娘用细枝编织的扫帚小心翼翼的将一堆落叶聚成堆,小娥则是拿着一个竹篓,将树叶收集起来,回头可以引火。

        见到卫琤回来,两人拘谨的朝卫琤敛衽一礼。

        卫琤正要吩咐郝娘烧火做饭,突然看到小娥脸上多了一个鲜红的巴掌印。

        卫琤忍不住蹙眉问道:“怎么回事,被谁打的?”

        小娥战战兢兢的不敢抬起头,还用手挡住了卫琤的视线。

        郝娘绣眉微蹙,拉着小娥的手,说道:“别怕,公子是好人。”

        卫琤看向小娥,才发现除了脸上的巴掌印,她的手腕处也有淤青的痕迹。

        这下子卫琤忍不了了,小娥这丫头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谁忍心对这么小的孩子下这么重的手?关键她的手臂上新旧伤痕交叠,显然不是一天两天被人打了。

        一番询问之下,才知道出手打小娥的不是别人,正是小娥的亲生父亲。

        而这次小娥被打,或多或少跟卫琤有点关系。

        原因是,昨天卫琤让妇人给村里的孩子剪裁新衣,小娥的弟弟因为刚刚好年满十岁,就没有分到衣服。回家后又哭又闹,指责小娥胳膊肘往外拐。

        早上卫琤让郝娘多蒸了一锅馒头分给村里的老人,小娥的父亲嘴馋拿了一个,小娥只是多说了一句话,就被父亲扇了一巴掌,加上昨天儿子没有得到新衣,小娥父亲扇了一巴掌不解气,更是直接对她拳脚相加。

        卫琤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当即就让郝娘去把郝大刀找来。

        郝大刀正在家里打铁,听说卫琤找他,衣服都没穿就跑了上来,一来就看到小娥跪坐在地上哭哭啼啼的样子,还以为是小娥惹恼了卫琤,吓得他上来就对小娥一顿骂。

        卫琤见状,沉声说道:“大刀叔,小娥被她爹打的事情,你知道吗?”

        郝大刀愣了一下,随即赶紧应道:“知,知道,这就是一点误会,老六嘴馋拿了一个馒头,我已经骂过他了。”

        卫琤眉心紧锁,“是馒头的事吗,我是说小娥被打了。”

        郝大刀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大人打小孩,那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卫琤见解释不通,干脆说道:“既然你把人安排给我了,那她们俩就是我卫琤的人,我的人被打了,你难道不需要给我一个交代?”

        这下子郝大刀开窍了,一听不得了,卫琤这是要为小娥出气啊。

        一旁的郝娘闻言,看向卫琤的视线里多了一丝不明的意味,因为刚刚卫琤说的是‘她们’,自然里面也包括她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感觉甜甜的。

        卫琤又说道:“给孩子们新衣服穿,给老人家馒头吃,本来是一件好事儿,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的一片好心,反而让我的人被人打了,呵呵,郝家村的男人可真够爷们的,连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都下得去手。”

        郝大刀已经冷汗淋漓了,卫琤的冷嘲热讽让他有些吃不准卫琤的态度。

        “那,公子的意思的?”郝大刀看了眼小娥身上的伤,抬头试探道。

        卫琤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置小娥她爹,便说道:“你自己想想,如果是郝娘被人打了,你会怎么做?”

        郝大刀一听,看向自家闺女,想了想后,眼里闪过一丝厉色,抱拳说道:“公子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