芊芊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我家阳台通三国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西园八校尉

第五十八章:西园八校尉

        “黑子,你别躲啊,攻上去,一个娘们你怕什么?”

        “狗日的,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刚刚你自己怎么不冲?”

        “好了,你们别说了,小花,给他一个痛快。”

        谢玉挥了挥手中的马鞭,朝一旁的称头说道:“下一个,赶紧的,一会儿该吃饭了。”

        说起吃饭,称头等人一阵的哀嚎,因为他们其中好几个人今晚没饭吃了。

        旁边站着的谢玉见状,好笑道:“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四匹马都拉不回来,说好了一对一打败小花,你们没做到,难道还想吃饭?我看你们是想屁吃!”

        谢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搞得郝家村的汉子们一个个面红耳赤,心如死灰。

        称头也很无奈,他没想到村里的汉子这么无能,能打败小花的只有五指之数,一只手都数的过来,你敢信?村里成年男子可是将近七十多人啊。

        当然,实际来参加训练的只有三十多个,毕竟村里的生计还要有人负责。

        场上,小花身披防刺服,手里拿着一根硕大的洗衣棒,这玩意儿没棱没角的,打在身上不致命,却能让你瞬间失去行动能力。

        再加上小花似乎天生神力,又有谢玉教她的几个搏击窍门,打得郝家村的汉子们哇哇大叫。

        很快那个叫黑子的汉子也败下阵来,这还是小花打了一个下午累了,不然速度还能更快。

        村里的汉子们也意识到了问题所在,同样身穿防刺服,他们不可能打不过一个娘们才对,而唯一有差距的,就是小花得到了谢玉的指导,他们则是拿着棍子胡乱的挥舞。

        想到这里,众人看向谢玉的眼神充满了敬佩和崇拜,这个时代没有什么男尊女卑的观念,大家崇拜的永远只有真正的强者,而眼前的小姑娘,明显就是一个强者无疑。

        称头更是萌生了拜师学艺的念头,他就怕谢玉看不上他这个泥腿子,毕竟人家是谢氏嫡女。

        谢玉抬眼看了看天色,夕阳低垂,夜幕降临。

        再看郝家村的汉子们一个个垂头丧气的样子,她没好气的说道:“打输的人今晚没饭吃,大家互相监督,要是谁敢偷吃,明日就别来参训了,我不喜欢违抗军令的人。”

        她娇小的身躯此时迸发出强大的气势,看向众人,接着说道:“我答应卫琤训练你们,但我待在此处的时日不多,能学多少是你们的本事,明日卯时,所有人过来集合,散!”

        称头等人闻言大喜,原来是公子让她来训练大家的!

        众人一个激灵,纷纷朝谢玉躬身答礼,目送她带着小花朝陋室走去。

        等到她们二人走远了之后,村里的汉子才放松了下来,一个个坐在草地上长吁短叹。

        黑子看着远去的小花,苦笑道:“没想到大牛兄弟能治得了小花妹妹,我现在是越来越佩服他了,要不是他,小花妹妹还指不定什么时候嫁出去呢。”

        “说起大牛兄弟,他今儿个怎么不在,回去了吗?”有人朝称头问道。

        称头无力的摆了摆手,应道:“他领了差遣去谢庄了,要明儿个才能回来。”

        众人闻言,又有人八卦的问道:“你们说,谢姑娘是不是也看上咱们家公子了?”

        汉子们八卦起来也不遑多让,谢玉虽然身板单薄,但武力惊人,长得也是好看得紧,这样的人物配上自家公子,貌似也挺不错的,而且高门大户一夫多妻也正常,又不是养不起。

        称头脸色大变,没好气的喝道:“瞎议论什么呢,谢姑娘是夫人的好友,并非你们想的那样。”

        这个时代背后妄议主子可是大罪,称头好一番警告众人,生怕他们一个不小心惹了麻烦。

        这时,称头家婆娘急匆匆跑了来。

        一边跑,一边喊道:“当家的,快快,去公子那里领酒了,今晚每家每户一壶酒。”

        称头正教导后辈做人的道理呢,听到有酒喝,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

        村里的汉子们也囔囔了起来,“又喝酒?”“公子回来了?”“每户都有啊,那得赶紧回去!”

        “小荷,你慢点说,公子回来了?”称头问道。

        他家婆娘叫小荷,光和七年黄巾贼人祸乱天下,小荷跟着家人逃亡到了河东,家人死绝只留她一个人四处躲避战乱,机缘巧合下遇到进山打猎的称头,因此结下了良缘。

        小荷嫁给称头后,孝敬公婆,办事利索,深得郝家村村民们的喜爱,村里老人都感叹称头好运气,进山都能捡到这么好的婆娘,比他们花大钱取来的媳妇儿孝顺懂事多了。

        但各家又有各家的苦,小荷嫁给称头已经足四年了,至今无所出,称头爹娘表面没说,其实心里很是不乐意,因为张仲景帮忙看过,说小荷身子亏欠,此生怕是……称头娘当时一听直接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不过,称头倒是不觉得什么,反而对小荷愈发好了起来,身子亏欠可以养,但这么好的婆娘要是没了,这辈子怕是该活在悔恨当中,不得不说,称头也是人间清醒。

        小荷来到众人跟前,先是跟几个比称头大的汉子点头致意,而后说道:“回来了,一回来就说要请大家喝酒呢,估计是遇到什么开心事儿了,还给村里的娃娃们发了新靴子,可好看了。”

        说起娃娃,小荷眼里一黯,但很快掩饰过去,笑着说道:“咱家也领了一罐酒,我给咱爹娘煮了杂鱼汤,贴了饼子,你也赶紧回去吃吧。”

        村里的汉子们一脸羡慕的喊道:“小荷嫂子就是贤惠,我家婆娘就没那个本事,顿顿大乱炖。”

        “那可不,前些日子领了精米,称头这狗日的还吃了大馒头,问了才知道是小荷学着郝娘做出来的,我家婆娘也去学了,回来愣是浪费了三碗大米,蒸了一锅面疙瘩,可把我心疼坏了。”

        “哈哈哈……”众人有说有笑的朝村子走去。

        ···

        洛阳,内廷宫中。

        昏暗的小火苗映照出橘黄色的光影,十常侍之一的赵忠脸色阴沉的盘坐在矮榻上。

        旁边的小太监战战兢兢地对着说中的情报,念道:“并州牧董卓亲率三千凉州铁骑南下,月余前盘桓河东,至昨日已越过大河……”

        赵忠蹙眉问道:“探子何时归返?”

        小太监想了想,道:“路途遥远,怎么也要两日光景。”

        赵忠微微颔首,看向一旁摇曳的小火苗,沉默了良久后,说道:“速速去请张常侍等人来议。”

        小太监恭恭敬敬的唱了一声‘喏’,正要转身离去。

        赵忠又说道:“你就是新来的小家伙?”

        小太监额头渗出冷汗,艰难的点点头。

        赵忠将他上下打量,只见他唇红齿白,一双美目清纯可人,年纪不过十二三岁大小,满意的点点头,道:“今晚就由你侍寝吧。”

        小太监一听,差点没瘫软在地,心道该来的总是要来,只能认命一般的躬身离去。

        赵忠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嘴角忍不住扬起一抹邪笑。

        转而看到桌上的纸条,眉心微蹙,自言自语的说道:“看来不是你死,就是我们亡了啊。”

        且说那小太监,离开赵忠居所之后,并没有朝张让所在而去,只见他寻了一个人少的地方,脱掉身上的太监服饰,而后穿过假山灌木,来到一面围墙之下。

        他先是四下张望,再次确定周围没有人影后,才蹲下身子,搬开一个装饰用大水缸,露出墙根与地面挖出的一个狗洞来。

        起身再次确认无人,他才钻了进去,奋力将水缸归位遮掩狗洞。

        钻出狗洞后,小太监一路向西狂奔。

        约莫行至三里路,前方一座行军大帐灯火通明。

        大帐前矗立一杆门牙旗,旗上偌大一个【曹】字分外显眼。

        小太监一路而来,自然引人注目,但众人见过他后,具都不言语,只是任他同行。

        小太监来到大帐前,躬身报道:“大人,是我。”

        帐篷内本有说话的声音,闻听脚步声便停下,又听小太监汇报,有人应道:“进来吧。”

        小太监检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擦掉膝盖的黄土灰尘,恭恭敬敬掀开门帘进去。

        帐内空间很大,首座一个三十来岁的汉子端坐其上,下首一个清面书生抬眼朝他看来。

        小太监恭恭敬敬的行礼道:“小人见过曹大人,见过赵大人。”

        上首之人不是别人,赫然便是时任西园八校尉之一的典军校尉曹操是也。

        见到小太监,曹操眉心微蹙,道:“何事冒险而来?”

        小太监恭恭敬敬的再次行了一礼,将在内廷发生的事情娓娓道来。

        曹操与下首清面书生眉心微蹙,疑惑道:“董卓为何这时突然越过大河,难道是何进要动作了?”

        清面书生看向小太监,笑而不语。

        曹操见状,轻咳了一声,说道:“你回去吧,继续监视。”

        小太监愣了愣,眼神惶恐的说道:“大人,我,能不能不回去。”

        曹操浓眉一蹙,沉声道:“怎么,你另有打算?”

        小太监咬了咬牙,惶恐应道:“那老东西要我今晚侍寝,我,我……”

        曹操冷笑一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说道:“侍寝便侍寝,你莫忘了你的职责,也莫忘了你我之间的交易,我能救出你的家人,自然也能……哼。”

        小太监藏在袖中的双拳紧紧握住,深吸了一口气后,无力的松开,抬头看向曹操说道:“小人知道该怎么做,只希望曹大人也莫要忘了你我之间的交易,还请善待他们。”

        曹操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小太监最后在眼神交锋中败下阵来,失魂落魄的转身离去。

        望着小太监的背影,曹操浓眉一挑,笑着与下首之人说道:“让稚长兄见效了。”

        清面书生摇了摇头,转而严肃说道:“孟德兄,董卓南下可是大事,你待如何处之,我西园八校尉自先帝驾崩后,手中兵马权力十不存一,上军校尉蹇大人更是暴露野心,杀何进不成反而让何进与袁绍走得更近,如此下去,乱局将近啊。”

        西园八校尉,是汉灵帝为分外戚大将军何进兵权,于中平五年八月(188年),在京都洛阳西园招募壮丁设立的一支军事组织。《后汉书·卷八·孝灵帝纪第八》:“中平五年八月,初置西园八校尉”。

        无上将军:汉灵帝·刘宏。

        下设八校尉,分别是:

        上军校尉:小黄门·蹇硕。

        中军校尉:虎贲中郎将·袁绍。

        下军校尉:屯骑校尉·鲍鸿。

        典军校尉:议郎·曹操。

        助军左校尉:赵融。

        助军右校尉:冯芳。

        左校尉:谏议大夫·夏牟。

        右校尉:淳于琼。

        不久前,下军校尉鲍鸿因贪污军饷已然被下狱处死。随着灵帝驾崩,八校尉也是名存实亡。

        小黄门蹇硕没有灵帝撑腰,已然不成气候。

        袁绍所图不小,与大将军何进勾勾搭搭,不知道心里打着什么算盘。

        曹操与赵融交好,二人一向是同仇敌忾。其余三人,冯芳是宦官曹节的女婿,而夏牟与淳于琼则都是墙头草,至今没有明确的站队,谁也不得罪,但谁也不吃亏。

        八校尉分化何进兵权不成,最后反而便宜了何进,袁绍的投靠,使得何进势力逐渐壮大。

        曹操表面上与何进、袁绍和和气气,其实心里对二人十分唾弃,在他曹阿瞒看来,不管是内廷十常侍,还是大将军何进,亦或者袁绍袁本初,都不是什么好鸟。

        他一直不明白四世三公出身的袁绍为什么要跟一个屠夫勾搭,直到听闻袁绍的生母是个婢女出身,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后,他才知道袁绍所图不小。

        如此,原本只听命于汉灵帝的西园八校尉,已然彻底的分道扬镳。

        曹操与赵融不断关注朝中局势,已经做好了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打算。

        可是,他们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董肥肥会成为最后的赢家。

        而这场号称:汉室之倾,三国序幕的斗争中,因为某个人的到来,也必然掀起一场蝴蝶效应。

        最后真正的赢家究竟是谁,如今犹未可知。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历史的走向在那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已经悄然拐了个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