芊芊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我家阳台通三国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卫昪

第六十章:卫昪

        许昌古称“许”,源于尧时,高士许由牧耕此地,洗耳于颍水之滨而得名。

        说起许昌,后世人大都会想到曹魏,因为它是曹魏时期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三国之初,各地诸侯在北方的战争,主要围绕在洛阳、长安一带黄河流域,许昌和洛阳都在黄河以南,许昌往北直抵黄河,距离只有200多里地,往西北到洛阳,也只有300多里。

        许昌得天独厚的农业条件让曹魏政权获益匪浅,经济一度超过了因为战火而不再繁荣的洛阳,比同样因为战乱走向衰落的长安还强许多。

        作为当时整个北方粮食的主产地,许昌因为水陆交通便利,东接黄淮平原,北临黄河,成了曹魏大军的粮草供应地以及大后方。

        当然,此时还没有曹魏政权,如今的许昌属于大汉颍川郡,又名许县。

        许县东面有一片平原,因为临着黄河岸边,土地丰美肥沃,粮食产量高不说,各种渔业资源也得到了有力的开发,算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聚宝盆。

        而掌握这片平原的,不是朝廷也不是哪路诸侯,正是堂堂河东卫氏一族。

        如此重地,卫氏自然是不敢马虎大意的,派来坐镇此处的便是卫琤的二叔,卫氏实权人物之一的卫昪,卫仲平。

        这日一早,许县卫庄门口便排起了长龙,下属各个庄子的庄户要统一将收获的粮食送到卫庄登记造册,然后再根据赋税徭役等扣去近六成的粮食,剩下的才是庄户们的收获。

        负责登记的管事们已经从天亮忙到了晌午,卫庄内的十几个粮仓也逐渐被各种粮食谷物填满。

        卫庄门口设有一处实木打造的高台,站在上面能鸟瞰方圆二里光景。

        负责警戒的护卫神色紧张,生怕有黄巾贼人趁机劫掠。

        在他们身后,一个中年文士打扮的男子端坐在蒲团之上,双眸微眯,呼吸平稳,从五官上看,能从他脸上看到几分卫琤的棱角,此人便是卫昪了。

        唯一可以登上高台的木梯处,有个二十来岁左右的青年手持一柄牛角弓,一双凌厉的瑞凤眼不断在远处的林地中扫视着,但有风吹草动便全身紧绷,如临大敌。

        卫昪斜眼望去,起身来到青年身旁,开口说道:“本想近日返回河东,不想这几日黄巾贼人又开始冒头,倒是辛苦仲康兄弟了。”

        青年回头看他,急忙拱手抱拳说道:“卫管事太客气了,两年前贼兵攻打谯县,我谯县百姓苦不堪言,若非卫氏及时拨粮救济,我谯县不知道要饿死冻死多少人,咱爹和俺大哥都说了,大恩不言谢,以后卫氏有需要,我许氏一族便是粉身碎骨也要相帮。”

        卫昪笑而不语,点点头看向台下长长的送粮队伍,眉心微微皱了起来。

        青年许诸见状,疑惑道:“卫管事,可是有哪里不对劲?”

        卫昪双手负在身后,不动声色的说道:“你且看队伍中段那个牵着黄牛车的汉子,我观他步履不像是寻常老农姿态,且双臂处隐隐有大面积的黥痕。”

        “当然,可疑之处不止一处,你且看他身后的村民,是不是也异于常人,双腿膝盖出微微外弓,双手不自觉的会朝腰间摸去,若是我所料不差,应该是长期骑马养成的习惯。”

        许诸愣了愣,低头望去,果不其然如卫昪说的那样,那几个人在队伍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只怕是贼人装扮成庄户想要混入庄子里制造乱局,如此埋伏在外的贼人便有了可趁之机。”

        卫昪说完,看向许诸,面带微笑淡淡说道:“仲康兄弟,我有一计……”

        与此同时。

        距离卫庄五里地左右的一个隐蔽山坳中。

        近千人悄无声息的隐匿于此,为首之人乃是前黄巾将领何曼,此人自号‘截天夜叉’,擅使一根百斤重的大铁棒,武力高超,勇力惊人,能与曹洪打得有来有回,可惜脑子不好使。

        “狗日的,到底还要在这里等多久,直接冲杀过去不行吗?”等得不耐烦的何曼怒喝一声。

        旁边,几个兵士面面相觑。

        其中一个人身型瘦弱的长须男子说道:“何兄弟何必急于一时,只需内应混入庄中点上一把火,卫庄内外必起纷乱,我们到时候冲过去,如入无人之境,岂不美哉。”

        何曼没好气的说道:“我美你娘个腿腿,区区一个破庄子,竟然要老子在这里等大半天,要我说,你们就是害怕老子抢了你们的功劳。”

        那瘦子一听,脸色变得阴沉,冷声说道:“何曼,你说话小心一点,什么叫抢你功劳,将军是让咱们出来抢粮食的,我这么安排难道有错吗?难道就非得如你一般胡乱冲杀才能行?”

        “呵呵,如我一般,就你这个身板?”何曼高傲的抬眼看天,懒得与他啰嗦。

        瘦子气得脸红脖子粗,可一看自己的大腿还没有对方的胳膊粗,只能咬牙忍了下来。

        又是一个多时辰过去。

        何曼很不耐烦的站起身来,走到一旁脱掉裤子放水,路过瘦子的时候,还故意踩了对方一脚。

        瘦子正要发作,一旁的兵士一把将他拉住,蹙眉道:“吴别驾,你别跟他置气了,还是想办法去打探一下吧,怎么这么久还没有动静,该不会是计划失败了吧。”

        瘦子愣了愣,也觉得肯定哪里出问题了,按道理说,他安排的那几个人应该已经进入卫庄了才对啊,怎么会这么久过去了,到现在还一点动静没有。

        想到计划可能失败,他心头忽然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抬头看向卫庄方向,此时夕阳西斜,余晖透过山坳上的灌木射在他的脸上,犹如鲜血一般炙热。

        “啊,吴别驾!”

        咻咻咻……

        “敌袭,敌袭,所有人趴下,刀盾手举盾防御。”

        “特娘的,我们暴露了,所有人随老子冲杀上去。”

        何曼正放水呢,冷不丁一根箭矢朝他下三路射来,吓得他差点缩进去。

        又见那个瘦子额头中了一箭,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他大喝一声,举起自己的铁棒荡开飞来的箭矢,大喊道:“杀啊,随老子杀上去。”

        只见他一马当先,朝山顶快速跑去,手中铁棒准确的挡住射来的箭矢,速度不增反击。

        可是,当他回头的时候,却看到了令人愤怒不已的一幕。

        “狗日的,你们怕什么,随我冲啊!”

        距离他不远的几个刀盾手闻言,鄙夷的朝他翻了个白眼,而后迅速朝后方退去。

        山坳有两个出口,前面被挡住了,后面还有一个出口可以逃出去。

        不仅是普通士兵开始溃逃,一开始负责保护那个瘦子的兵士也纷纷往后退。

        何曼见状,气急败坏的轮起铁棒,挑飞面前一块石头后,迅速朝后方跑去。

        一边跑一边喊道:“我截天夜叉真是羞与你们为伍,爷爷我先走一步。”

        山上。

        许诸眉心微蹙,朝一旁好整以暇的卫昪请示道:“卫管事,我带人追上去吧。”

        卫昪双手负在身后,双眸微微眯起,呢喃道:“截天夜叉?前黄巾余孽,日前有人见他跟袁公路的人走得挺近,难道……”

        “卫管事?”许诸见人都跑了,急忙再问。

        卫昪捻须摇头,沉声道:“穷寇莫追,我们先回去吧。”

        “这?”许诸不甘心的看向跑远的何曼,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

        卫昪神色不变,心中却已起了波澜,四世三公出身的袁术袁公路,为什么会与黄巾贼人为伍,又为什么要冒险派人来抢粮……“难道,琤儿所言,已然应验?”

        想起卫琤,卫昪回头与许诸说道:“仲康,我有一事与你相商。”

        ···

        “……姐姐是没看到,当时我就那么一招踏燕环飞,我还没接下一招呢,他的剑就断成了两截,哈哈哈。”

        陋室小院。

        谢玉高兴坏了,打败卫宫够她吹嘘好几天。

        卫宫在一旁吃着馒头,也不生气也不斗气,面带微笑的看着一旁的小阿宁。

        阿宁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扭头瞪了他一眼,问道:“你老看着我干嘛呀?”

        卫宫呵呵一笑,饶有兴致的指着阿宁手里的馒头,道:“没什么,我就想知道你能吃几个。”

        阿宁嘴里塞满了馒头,气鼓鼓的又瞪了他一眼,囫囵道:“要你寡,哼。”

        气得要死,吃个馒头都有人围观,搞得自己吃到第六个就有点不好意思了。

        卫宫笑着说道:“我没别的意思,能吃是好事儿,证明你是习武的好材料,没准以后会成为绝世高手也不一定哦。”

        阿宁瞥了他一眼,撇嘴说道:“我才不要当什么绝世高手,我的梦想是成为五星级美食鉴赏家,吃遍天下所有的美食。”

        卫宫愣了愣,好奇道:“什么是五星级美食鉴赏家?”

        阿宁神情一怔,看向一旁的卫琤。

        卫琤见状,急忙说道:“所谓美食鉴赏家,就是专门去各个地方的酒楼驿站品尝美食佳肴,然后给驿站和酒楼打分的人啊。”

        “有这样的人吗?”卫宫一脸疑惑。

        阿宁怔怔的看着卫琤,生怕得到一个否定的答案,眼眶里氤氲着水汽。

        卫琤见状,急忙拉过蔡琰,说道:“有的,有的,卫宫哥哥孤陋寡闻,不信你问姐姐,她一定知道。”

        蔡琰看了看卫琤,又看向委屈巴巴的小阿宁,笑了笑,说道:“没错,卫大哥没有骗你,阿宁以后一定会成为一个了不起的美食家。”

        阿宁见有蔡琰背书,顿时破涕为笑,用力点点头说道:“嗯嗯,阿宁一定会成为最厉害的五星级美食鉴赏家,不,我要成为六星的,哈哈哈。”

        卫宫疑惑的看着这对夫妻欺骗一个十岁不到的小姑娘,可见小阿宁笑得那么天真烂漫,他似乎懂得了什么,释然一笑,跟着说道:“没错,你一定可以的,以后卫氏开的酒馆驿站,就交给你点评了,记得给五星好评哦。”

        阿宁哈哈大笑了起来,学着谢玉叉腰的样子,得意洋洋的说道:“那可不好说了,要是食物不好吃,我就给你差评,哼哼。”众人被她那小大人模样逗乐,院子里笑声四溢。

        饭后,卫宫辞别。

        卫琤准备好了一箱子的好东西,让他带回去。

        里面除了有卫暠喜欢的玻璃制品,还有一些其他的生活用品,以及几罐子的调味料等。

        当然,卫琤还给卫宫准备了一套防刺服和一柄八面汉剑,让他先用着,回头再买一把好的给他。这几天的训练,卫琤也看出来了,汉剑还是不太利于实战,他打算采购唐横刀试试。

        不惜千金买宝刀,貂裘换酒也堪豪。

        冷兵器时代,古人对于宝刀的喜爱,不亚于后世有钱人玩车玩表玩镜头。

        经过短暂的相处,卫琤发现卫宫对各种各样的兵器情有独钟,这就好比后世跟一个富二代坐在一起,他跟你聊豪车,聊名表一样,两人聊了一个下午的兵器,卫琤都快听出茧来了。

        知道卫宫喜欢兵器,卫琤自然也不会太小气,答应回头送他一套装备,但前提是下次过来的时候,帮他带来几个手艺高超的金匠。

        卫宫二话没说就答应了下来,区区几个金匠,他还是能够搞定的。

        送走卫宫后,卫琤面朝斜阳陷入沉思。

        卫宫下午过来给他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卫氏已经联合王氏和谢氏拿下了盐湖,过程十分顺利,期间河东郡府派人来询问过,但有胡彪变相配合,倒也没有闹出什么幺蛾子。

        坏消息就有点操蛋了。

        卫琤怎么也没想到董卓回继续南下,难道他没有看自己推荐的《吕不韦传》吗?

        难道看过吕不韦的凄惨下场之后,他还要一意孤行?

        卫琤怎么也不明白,一个人为了权力竟然能有多么的无畏。

        只是,每每想起电视剧中董卓上位之后的一些恶行,卫琤还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夫君,你在想什么呢?”

        听到蔡琰的声音,卫琤摇头一笑,道:“没什么,就是有点怅然。”

        蔡琰绣眉扬起一抹狡黠的弧度,幸灾乐祸的问道:“是不是因为二叔要回来了?”

        卫琤愣了愣。

        蔡琰歪着头,略显调皮的说道:“要是让二叔知道夫君现在的气色这样好,夫君的好日子只怕是要到头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