芊芊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我家阳台通三国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真正的谋划

第六十三章:真正的谋划

        卫氏。

        卫暠端坐于堂首,下方依次坐着家族几位族老,他们身后站着的都是卫氏嫡系子弟。

        卫宫从门外走了进来,神色略显焦急,恭敬朝卫暠一礼,说道:“义父,二哥不在郝家村,说是进山采药了,要午时才能回来。”

        卫暠眉心微蹙,正要说话,旁边下首一个老者沉声道:“都什么时候了,他还有闲情逸致进山采药?”

        卫宫见到此人,大气都不敢喘。

        倒是卫暠皱着眉头看向此人,冷声道:“进山采药就进山采药,就算天塌了又如何,轮得到你说三道四吗?”

        老者愣了愣,本想反驳几句,身旁的另一个老者急忙拉了拉他的衣袖。

        老者气鼓鼓的瞪了一眼卫暠,悻悻坐了回去。

        卫暠见状,冷哼一声,看向卫宫说道:“消息送到就好,你先去组织人手吧,眼下正是秋收之际,千万别让贼人有任何可趁之机,至于琤儿那边,再派人去请一次。”

        卫宫连忙拱手称是,又朝其他族老拱了拱手,急忙退了出去。

        卫宫走后,左手位一名族老开口说道:“琤儿不在,我们也不知道他还有没有其他的后手,为今之计,我认为还是先保住各地粮仓要紧,若真乱了起来,咱们手里的粮食可是首当其冲。”

        那暴躁族老也说道:“没错,三哥说得有理,今年本就不是什么好年景,粮食产量大不如往年,若是再遇到兵匪抢粮,别说庄子里的庄户了,咱们自己都要活活饿死。”

        旁边拉他的族老却是起身说道:“大哥,想必琤儿还有其他后手,且朝中局势如何变化,我们远在河东也不知晓,你还是尽快将琤儿叫回来吧,他既知道何进必死,肯定也知道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

        其他族老相视一眼,纷纷朝卫暠看去。

        卫暠眉心紧蹙,他也没想到自己那个宝贝儿子竟然真的预言了何进的下场,早上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足足呆愣了盏茶功夫,哪怕之前早有心理准备。

        此时见所有人都看着自己,卫暠也是一个头两个大,说实在的,他根本就不知道卫琤具体有什么安排,何进死了,宦官又被袁绍带人屠戮殆尽,这天下已经是士族的天下了。

        可这天下士族又何止他卫氏一家。

        莫说其他郡县,便是一个河东就有卫、王、谢、裴、菜、曹、司马等家族。

        如果是琤儿,或者是仲平的话,他们会怎么做?

        究竟要怎么做,才能在保住卫氏的同时,兼顾发展壮大家族,或者隐于幕后自求多福?

        就在卫暠蹙眉沉思的时候,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了起来。

        众位族老回头望去,只见已给约莫三十出头,双眼微眯,文士儒衫打扮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见到此人,族老们纷纷起身。

        “仲平!”

        “仲平。”

        “是仲平回来了。”

        没错,来人便是之前在许昌准备回程的卫昪。

        在他身后,两个青年紧紧跟着,其中一个方面大颔,浓眉大眼,手持一柄汉剑;另一个昂首阔步,手持一柄牛角短弓,步履沉稳,目光时刻警惕四周。

        来到门口,卫昪示意二人在门口等候,自己抬脚走进堂中。

        “大哥,琤儿呢?”卫昪进门第一句话不是问候,而是问起了卫琤的去向。

        卫暠尴尬的看着他,纠结了半响后,说道:“进山采药去了。”

        卫昪先是一怔,看了看旁边几个表现不满的族老,突然笑了起来:“好好好,临危不乱,有大将之风,他在吕梁山是吧,我去找他。”

        说完转身就走。

        族老们见状,急忙要去拦他,可不想走到门口,那手持牛角短弓的青年汉子直接将门堵住。

        卫昪回头看向众人,捻须说道:“还没乱呢,你们急什么?”

        说完,他从怀里拿出一叠用麻绳绑起来的情报,丢给为首的族老,说道:“我已经将消息散布出去,不日各方军候就会进京,我本是看好长沙太守孙坚,但琤儿似乎有不同的想法,我得去问问他为何单独见了董卓,你们在此等消息吧。”

        这句话一开始听的话,有能会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但是细细琢磨过后,众族老都是秒懂,卫昪一开始打算投资孙坚,但似乎卫琤对董卓更感兴趣。

        他们是士族出身,手中兵马比不上那些带兵打仗的军候,要想在乱世中延续家族香火长久不衰,选择一方势力联合成为必然的选择。

        卫暠闻言,自愧不如,原来不止是卫昪想到了这一点,就连卫琤也提前有了准备。

        难怪董卓在家里盘桓数日不久,如今看来,跟琤儿脱不了干系。

        卫暠这么想,族老们也这么想,一时间对卫琤的赞许之声四起,就连那个说卫琤太过闲情逸致的族老,此时也不得不感叹一声:卫氏麒麟之子也!

        卫昪朝拦住众人的许诸使了个眼色,带着二人朝外走去。

        可就在他们三人走到门口的时候,卫宫神色慌张的跑了进来,差点跟卫昪撞了个满怀。

        那手持汉剑的青年眼疾手快,直接越过门槛,堵住了卫宫,手中汉剑微微出鞘。

        卫宫本能的握住腰间佩剑,抬头看到笑眯眯的卫昪,激动的喊道:“二叔!”

        卫昪拍了拍持剑青年的肩膀,说道:“伯言,不必紧张。”

        持剑青年点点头,退到卫昪身后站定,卫宫与他相视一眼,眼中尽是挑衅之意。

        青年也不怵他,双目直视,脸上始终带着淡然之色。

        卫昪与卫宫问道:“文叔,可是有要事禀报?”

        卫宫回头应道:“是的,二叔,方才二哥派人送来书信一封。”

        “哦,琤儿派人送信回来了?”卫昪饶有兴趣的说道:“拿来我看看。”

        卫宫抬头看向堂首的卫暠,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手中的信封交给了卫昪。

        卫昪接过后,直接站在门口拆开看了起来。

        看了一会儿,他突然神色大变。

        堂中,卫暠等人也听到了动静,知道是卫琤派人送信回来,纷纷走了出来。

        有了之前‘谋算’何进必死的经历,现在众人对卫琤的一举一动都十分的在意。

        卫昪看完书信后,回头看向卫暠,沉默了半响后,嘴角微微扬起一丝莫名的笑意,开口与众人说道:“琤儿在信中说,董卓有可能会是下一个何进,且权势地位犹有过之,为了稳定局势,他必然要拉拢一批士族,之前受党锢之害的士族将会被重启任用,我卫氏也在其列。”

        “什么?”众人大惊失色。

        “还有吗?”卫暠走到近前问道。

        卫昪将手中的信纸递给他,点头说道:“还有就是,这次参与逼宫的士族眼看桃子被人摘了,必然对董卓心存不满,届时可能会有人站出来组成讨董联盟,南阳袁氏首当其冲。”

        “这……”众人面面相觑,这是有可能的,因为士族之间也不是铁板一块。

        袁氏一族曾经借助何进之力打压过很多士族,其中就包括卫氏、蔡氏、谢氏等几个大家族。

        而谋划挑拨外戚集团与宦官集团矛盾的,也是以袁氏为首的士族集团的计划,如今他们万般谋划尽皆便宜了别人,却正好是卫氏、蔡氏等之前被打压的士族崛起的好时机。

        “难道,这一切真的如琤儿计划的一般,如今我卫氏又要重新入主朝局了?”有人已经激动了起来,其他人也纷纷开始呼吸急促。

        卫昪也是感到惊奇不已,接着说道:“琤儿在信中还说了,太原王氏、陈留蔡氏等族人都会得到重用,王允可能担任司徒,蔡邕最少是个侍中,可入内廷授事。”

        族老们面面相觑,有人提出疑惑:“这不可能吧,琤儿怎么连这些都一清二楚,难道他?”

        “董卓特意去见过琤儿!”有人冷不丁提醒了一句。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顿时觉得难以置信,竟然有人能谋划到这一步吗?

        卫昪也是一脸的惊疑,他隐于袖中的右手拿着一张纸。

        这是卫琤跟着信一起送来的,当他没有当场拿出去,而是偷偷藏进了袖中。

        因为这张图纸事关重大,若是真如图中描述的那般,或许这天下,卫氏也可去争一争。

        ···

        郝家村。

        卫琤站在陋室门口,下面是满满当当,或站着,或坐着的郝家村村民们。

        “诸位,即日起所有人都不要下山打猎摘果子了,一应日常所需,由我卫氏提供。”

        村民们面面相觑。

        卫琤又说道:“所有男丁,除了日常参与训练的人以外,所有人都去跟着大刀叔学习冶炼打铁,你们放心,我不会亏待你们的。

        家里有老人小孩的,我替你们赡养教育,一日三餐,顿顿有肉,一年四季,季季新衣,而你们要做的,就是按照我发布给你们的任务,打造我需要的器物。”

        郝大刀突然接到如此重任,顿时感觉亚历山大,让他打铁可以,让他带着这么多人一起打铁,莫名的让他感觉心慌得不行,双手止不住的颤抖。

        “公子莫不是要造反?”郝大刀心里是这么想的。

        除了他和几个年老的长者一脸忧心忡忡以外,村里其他人倒是一脸的欣喜。

        汉子们一个个摩拳擦掌,前两次与胡家堡的人对干,让他们找到了人生的另一种意义。

        这些天又一直跟着谢玉学习了军阵队列和搏杀手段,汉子们一个个早已经饥渴难耐,每天做梦都想着有哪支不开眼的贼人能再来郝家村打秋风。

        小孩子们就不用说了,有吃有喝就很开心。而妇人们则是没想到那么远,一听说卫琤管他们一日三餐,一个个欣喜得不行,总算不用为了生计愁白了头发。

        见没有人反驳,卫琤开始发布第一个任务。

        “从明日起,村里的妇人们负责烧砖,汉子们分成两队,一对负责村里的房屋建设,另一对则是去建设塔楼,沿着山崖,每隔五十步建一座塔楼。”

        卫琤之所以不想回卫氏,是不想自己的秘密过多的暴露出去。

        只要他一直住在郝家村,就可以瞒着所有人从现代拿出很多不可思议的东西来,比如送给谢玉和卫宫的长枪和唐刀,比如后面可能出现的大杀伤性武器。

        到时候就算有人要查,也一定会查到郝家村这里来。

        而等他们查到这里的时候,郝家村已经建立起防御工事,被他打造得固若金汤,山上的村民们有自己提供的食物,就算敌人围而不攻,也拿这里没有办法。

        当然,这些只是初步的设想,后续很多布局需要一步步去优化。

        这时,有人突然问道:“公子,咱们村的人手够吗?”

        卫琤朝那人看去,只见是一个妇人,她家男人正拉着她,让她不要多嘴。

        卫琤看过去的时候,妇人紧张的浑身颤抖。

        “别拉着她,你有什么话,尽管说便是。”卫琤制止了男人,朝女人说道。

        妇人推了一下自家男人,鼓起勇气说道:“公子,我能不能让娘家人一起来干活,我爹我娘,还有我大哥二哥他们,干活都是一把好手,我爹和我大哥还是村里的铁匠。”

        “哦!”

        卫琤看向郝大刀,问道:“十里八乡的铁匠多吗?”

        郝大刀看了一眼妇人,点头说道:“不少,咱们吕梁北面有一座铁矿山,各个村子里都有一个铁匠,专门负责帮人打造农具的,但要有官府出具的文书才行,遇到战事,我们还会被征调去帮忙打造兵器。”

        “原来如此。”卫琤点点头,看向妇人说道:“可以,不止你的家人可以来,村里的壮劳力也可以拖家带口过来,咱们这里虽然面积不大,但住个一两千人不是问题,人越多自然越好。”

        妇人闻言大喜,连忙称是,拉着她家男人让他赶紧去娘家通知人过来。

        卫琤又朗声说道:“你们都听到了吧,有什么亲朋好友,只要踏实肯干的,全部可以叫来,村里人口不满一千之前,我这个承诺便长期有效,以后再要叫人进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郝大刀闻言,面露难色,有心说几句话,可是抵不住村里的人一个个兴高采烈。

        卫琤拍了拍郝大刀的肩膀说道:“大刀叔,目光放长远一些,这天下马上就要乱了,仅凭现在的两三百人肯定是无法在乱世中立足的,我们必须接纳更多的人加入咱们的大家庭。”

        郝大刀艰难的笑了笑,连称不敢,一切听公子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