芊芊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我家阳台通三国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八章:颐指气使

第九十八章:颐指气使

        胡马大宛名,锋棱瘦骨成。

        竹批双耳峻,风入四蹄轻。

        所向无空阔,见马如见人。

        徐晃人未到,一马已当先。

        早在白波军有所异动的时候,站在城墙之上的卫宫等人就已经发现了异常。

        远远看不得真切,此时徐晃一人一骑,    身后跟随五百轻骑兵滚滚而来,场面好不霸气!

        “公明!?”卫宫当真是又惊又喜。

        这几日徐晃之名传遍了河东各界,便是他们被人合围于城中,也听到了一些传闻。

        所谓一骑当千,说的便是徐晃此人也。

        跟在卫宫身后的几个文士纷纷探头来看,眼中惊异钦佩之色不一而足。

        “此人便是那徐晃徐公明?”

        “当真英雄好汉,那巨斧便是地煞重器之一的盘古斧吧!”

        “好好好,    有此豪杰相衬,    区区白波军何惧之有!”

        “文叔兄,快快与我等引见啊。”

        卫宫同样是一脸惊喜,早就收到卫琤书信,可他左等右等也等不来援军,不得已按照卫琤的意思玩了一出空城计,好在成功迷惑了白波军。

        眼看今日白波军再次蠢蠢欲动,他已经感觉有些力不从心了,不想援军及时赶到,而且不是普通援军,而是徐晃这员猛将。

        一行人赶紧从城门楼上跑下来迎接。

        徐晃见到卫宫,翻身下马,恭敬的问了一声:“三爷!”

        卫宫连忙说不敢,若是以前还是很受用的,但现在徐晃威名在外,自己还指望人家搭救呢。

        “三位壮士无需多礼,快快进城。”卫宫笑着说道。

        徐晃与关羽、张飞抱拳一礼,抬头看到卫宫身后跟着一些文士,以为是夏县官员,    三人又是躬身抱拳一礼:“见过几位大人。”

        文士们见状,急忙避让开来,为首的清瘦文士说道:“不敢,不敢,徐壮士折煞我等了,我们几个不过是些无用书生,并非朝廷命官,不敢受此大礼。”

        另一个文士愤愤不平的说道:“这夏县的狗官跑的跑逃的逃,便是他们在此,也当不得徐壮士这一拜。”

        徐晃等人并不知道夏县官员已经逃了,此时闻言都是眉头紧锁。

        卫宫见状,拉着徐晃说道:“先进去吧。”说着,他身子突然一颤,面露痛苦之色。

        徐晃朝他腰腹看去,只见皮甲下的内衬正在往外渗血,急忙搀扶着卫宫:“三爷,你这是?”

        那清瘦文士无奈说道:“前几日白波贼人夜袭攻城,文叔兄被刀刃划伤,    至今未愈。”

        徐晃脸色大变,    朝身后的虎头喊道:“快,止血药,    还有公子准备的烈酒,先给三爷清洗伤口再涂药。”

        虎头算是少有代表郝家村和卫队出征的一员,因为比较机灵跳脱,很得徐晃的喜爱,便带在身边当个副手培养着。

        一行人来到城门边的卫所。

        虎头一边给卫宫清洗伤口,徐晃在一边问道:“三爷,能具体说说城中如今的情况吗?”

        谷诗

        卫宫点点头,正要说话,旁边的清瘦文士站出来,说道:“还是我来说吧,文叔兄好生疗伤。”

        “也好,那就叨唠先生了。”徐晃客气的抱拳一礼。

        清瘦文士连忙回礼说不敢,随后将城中几次抵御攻城,以及死伤、后勤等情况一一道来。

        众人听得眉头紧锁,可见夏县情况并不明朗。

        城中唯一不缺的就是粮食,趁着白波军还没有行动的时候,卫宫就有先见之明的让人将城外所有粮仓搬空了,所有粮食都存在城中,省省倒也够吃一两年的。

        但除了粮食之外,城中其他补给基本断了来源,比如草药、布匹、皮革、食盐、生铁……想要守住着偌大的县城,这里面随便一样都缺一不可,与城防息息相关。

        “最让人头疼的是……”清瘦文士正要再说。

        “卫宫呢,出来,让他来见我!”

        众人眉头一蹙,纷纷回头看向院子。

        只见一个唇红齿白身穿玄色锦袍,看上去有点傻气的青年,正肆无忌惮的对着屋里的人喝问。

        清瘦文士看向卫宫,叹了口气,道:“又来了,这次不知道又要整什么幺蛾子。”

        卫宫脸色也不是很好看,想要起身相迎的时候,却是被徐晃按了回去。

        此时,那傻气青年已经走进了堂屋,见到里面站满了人,还有三个身高体壮的汉子对他怒目而视,他本能的缩了缩脖子,又看到卫宫,才色厉荏苒的说道:“好啊,竟躲在此处饮酒。”

        众人神色一变。

        这人好生胡闹,不看卫宫腰腹重创,竟然关心起那瓶清洗伤口的酒。

        卫宫沉声道:“刘兄此来,所谓何事?”

        傻气青年舔了一下嘴唇,眼睛似乎离不开虎头手中的酒壶,闻言,才回过神来说道:“听说你这来了个猛将,不知是哪位啊?”

        众人闻言一怔,纷纷朝徐晃看去。

        傻气青年看着傻,其实又不傻,见状,他抬头看向比他高了一个头的徐晃,满意的说道:“不错,长得倒是有几分英武之气,就是你了,准备一下,送我与母上大人出城回洛阳。”

        徐晃浓眉一挑,正要说话。

        旁边的清瘦文士一把将他拦住,附耳说道:“壮士息怒,此人乃是鲁恭王刘余之后,其父刘表多有才望,乃‘江夏八儁’之一,其母乃荆州蔡氏嫡女,虽不是亲生,但听说此子与蔡夫人侄女成亲在即,同样不宜轻易得罪。”

        “所以呢?”徐晃没听明白。

        清瘦文士低声解释道:“这蔡夫人有位姑母,乃是张太尉发妻。”

        徐晃闻言眉心微蹙,张太尉,张温,曾经为董卓、孙坚、陶谦等人的上司,奉命讨伐韩遂、边章、北宫伯玉的叛乱,威震天下。

        虽然已经罢官,但老将余威犹在,当年受他照拂的世家不计其数,听到他的名号,大都会给几分薄面,难怪卫宫对这青年如此忌惮……

        只是?

        “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徐晃浓眉微蹙,转身看向卫宫,抱拳一礼,说道:“三爷,你好生将养着,接下来就由我三人接管城中布控防御了。”

        说完,他带着关羽和张飞,直接转身走出了卫所,对于那自以为是的青年看都不看一眼。

        如此傲然行径,在青年看来就是赤果果的挑衅了,他从小养尊处优,什么时候见过这般无礼的举动,更不要说对他如此轻视甚至无视。

        青年转头指着徐晃三人背影,怒骂道:“好啊,你们敢不听号令,等着吧,我这就去知会母上,你们,你们……等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