芊芊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我家阳台通三国在线阅读 - 第一零三章:蔡夫人是小师姑?

第一零三章:蔡夫人是小师姑?

        徐晃亲自出马,不多时,就抓着一个人的后颈走了出来。

        此人不是刘琮还有谁?此时的他如丧考妣,怂得就像一条任人宰割的小奶狗。

        方才徐晃等人在门口说的话,他躲在内院听得很清楚,本以为蔡夫人亲自出马,这些人应该不敢拿他怎么样,    不想这徐晃不按套路出牌,自己还没来得及躲起来,就被他抓住了。

        见到门口的母上大人,刘琮终于有了勇气呼喊。

        “母上,救我,救我啊,    我不想死,    我不想死啊。”

        围观众人纷纷露出鄙夷之态,如此羸弱不堪者,除了出身比别人好一点以外,比之城南掏粪的鳏夫还要不如,竟向一女子哭喊求救,实非君子所为。

        可人家刘琮可不管那么多,只觉得后颈一松,他直接连滚带爬的朝蔡夫人跪走过去,抱着蔡夫人的双腿就是一顿哭天喊地。

        徐晃与一旁的关羽相视一眼。

        关羽会意,朝人群中打了个手势。

        人群中一个老妪被两个汉子保护在中间,偷偷垫脚朝里面看了一眼,眼里闪过一丝惊恐,朝一旁的汉子点头说道:“没错,就是他,但还有一个。”

        汉子得到肯定回答,朝关羽比划了一个暗语。

        关羽微微颔首,与一旁的徐晃说道:“是这厮没错了,    但还有一个,应该是他的随从。”

        徐晃‘嗯’了一声,正主都抓住了,    随从就更简单了。

        正要说话的时候,府门中几个人匆匆跑了出来。

        “这位将军,我自首,我是来自首的,那妇人是我……我一时鬼迷心窍,我罪该万死……”

        “???”

        太过突然,徐晃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只见一个锦衣华服的青年跪在跟前,身后还有一个仆从打扮的青年也跟着一起跪着。

        最让徐晃蹙眉的是,这锦衣华服的青年身上,还有一些污泥和衣领被人撕破的痕迹。

        就在徐晃暗觉不妙的时候,人群中指认的老妪突然对着身旁的汉子说道:“另一个就是他,可,可,不对啊,我记得他当时穿的是……”

        负责保护他的两个汉子相视一眼,其中一个汉子绕过人群,走到徐晃身后,    将老妪的说辞一字不差的汇报了一遍。

        徐晃浓眉紧蹙,    看着眼前跪在地上认罪的青年,    沉声道:“你要替你家公子顶罪?”

        这青年抬头看向徐晃,    艰难的吞了口唾沫,又有意无意的朝蔡夫人看去,不想看到的却是蔡夫人充满警告意味的眼神,吓得他急忙又低下头。

        他哭着说道:“不是将军说的那样,二公子他,他今日被罚在书房背诵经文,根本就没有出门的机会,是我,是我偷了二公子的衣裳,狐假虎威出去干了坏事,我本以为明日就走了,就算被人发现,也不会牵连我家公子,是我,都是我干的。”

        徐晃朝一旁的关羽看去,这下子有点难办了,这个青年确实参与其中,但他可能只是一个帮凶,真正的主犯肯定是刘琮没错,可是,他们眼下没有证据证明刘琮就是主犯啊。

        唯一的证据就是被那妇人挣扎中撕破的衣服,此时也穿在这青年的身上。

        这时,蔡夫人好整以暇的说道:“好啊,你这个吃里扒外的狗奴才,胆敢穿着主子的衣裳出去行那没脸没皮的苟且之事,来人啊,把他身上的皮扒了,这身皮囊不要也罢。”

        青年闻言一怔,整个人吓得跪在地上颤抖起来,一股黄色液体自他身下淌出。

        可他却强忍着恐惧不敢反抗半句,仿佛已经认命了一般。

        眼见蔡夫人身后的汉子就要上前拿人。

        徐晃抬头说道:“此人触犯的是城防禁令,还轮不到你们家法处置……云长兄,先把他带回去。”

        蔡夫人神色大变,刚要说话的时候。

        “不是他……他,他只是抓着我……是那个禽兽,是他……呜呜……”

        突变再次发生,只见报案人陈丰背后的妻子突然醒了过来,指着蔡夫人脚下的刘琮失声控斥。

        陈丰见妻子醒了,激动的连忙将妻子放到地上,看着妻子脸上的淤青,还有嘴角的伤痕,他忍不住也痛哭了起来,跪着朝徐晃方向连续磕了几个响头,说道:“求将军为我家夫人主持公道……”

        徐晃眼里闪过一丝喜色,看向蔡夫人以及目瞪口呆的刘琮,厉声喝道:“你们还有何辩解否?”

        蔡夫人一时语塞。

        刘琮则是呆愣当场。

        受害人突如其来的指控让他们母子俩乱了方寸,同时也打乱了蔡夫人找人顶罪的计谋。

        她还是不死心的说道:“姑娘,你真的确定,当时我家琮儿在场?”她的眼神变得十分的阴鸷可怕,警告意味不言而喻,简直要将陈丰夫妻俩生吞活剥一般。

        但她显然没有意识到底层人捍卫尊严的决心,那妇人指着刘琮说道:“诸位若是不信,可以看看他的胸口,上面由我留下的爪痕,我这指甲缝里还有他的血。”

        话音刚落,刘琮紧紧自己的领口,不用说了,此地无银三百两,不打自招。

        徐晃当即大手一挥:“带回去,连同此人一起,明日午时东门口问斩。”

        “你敢!”蔡夫人还要挣扎。

        徐晃却是不怕她,冷声喝道:“你看我敢不敢。”

        说着,几个汉子上前,将刘琮和那个主动顶罪的随从抓了起来。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来,又浩浩荡荡的回去,得到消息的民众聚集在道路两侧,看着被抓的刘琮,一个个拍手称快,看来这刘琮平日里没少干些混账事儿,都已经犯了众怒了。

        回到卫所,卫宫皱着眉头看向身后紧跟着的蔡夫人。

        此时的蔡夫人脸色铁青,死死盯着徐晃的背影,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此时徐晃怕是已经千疮百孔。

        卫所门口,虎头抱着一堆新鲜的药材走过,看到众人抓捕了案犯回来,他侧着身子站在一旁。

        正要与徐晃等人打招呼的时候,他的双眼忽然一亮,朝众人身后的蔡夫人激动的喊道:“小师姑!”

        徐晃等人纷纷停下脚步,就连蔡夫人也是一脸错愕。

        虎头将怀中的草药小心放下,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兴高采烈的跑了过去。

        嘴里喊道:“小师姑,你怎么会在这里,师公呢,他老人家是不是也来了?”

        “小师姑?”

        “师公?”

        众人一脸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