芊芊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我家阳台通三国在线阅读 - 第一一八章:卫昪的猜测

第一一八章:卫昪的猜测

        “哈哈哈,伯言,仲康,你二人脸怎么这么红?”走出酒馆,卫琤哈哈大笑起来。

        许定和许褚兄弟二人尴尬的捂着额头,那老头将说书就说书,非得添油加醋,搞得他们两个当事人自己都听不下去,简直太羞耻了。

        许定当时根本就没有跳下城头,他一直在保护卫琤,许褚倒是下去了,但也只是杀了两个贼人而已,什么拿着屠龙刀就冲到敌军中大开杀戒,更是没影事情。

        可是,那说书老头却把他们兄弟二人说得跟天神下凡一样,什么一剑划过,直接挑飞十几颗人头,什么一刀砍去,在地上留下一条深深的沟壑……

        最后,两人实在是听不下去,要不是卫琤拉着他们,他们兄弟二人非去找那老头算账不可。

        许定不解问道:“公子为何不让某去叫停他,难道就任由他如此非议下去?”

        卫琤闻言,笑着摆了摆手,解释道:“倒也并非空穴来风,只是言辞略显夸大了一些,我倒觉得他说得挺有趣的,你看那些人,不是听得津津有味嘛。”

        “可是……”许定还想说什么。

        卫琤直接打断他,说道:“伯言,我知道你不想自己被人编排,但你换个角度想想,这老先生也是为了糊口罢了,他并没有做错什么。而且,经他这么一说,让大家对我们多一分了解,也多一丝敬畏,以后咱们办起事儿来,没准能事半功倍,利大于弊的事情,就由着他吧。”

        许定蹙眉一想,倒也是。

        就是自己明明没有那么厉害,突然听到有人把自己渲染得跟神仙一样,多少还是有点膈应。

        旁边,许褚眉心微蹙。

        卫琤好奇道:“怎么,仲康有何看法?”

        许褚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公子,我倒是不介意自己被人编排。只是,那老头忒也小气,为何着重说了徐公明和张翼德,却没有我……呃,公子别误会,我就是,那个,我不是想扬名啊。”

        卫琤闻言一怔,随即好笑道:“你小子想什么我知道,你就是想你自己明明不比徐晃和张飞差,为什么人家只说徐晃和张飞的英雄事迹,而不单独说你的,是不是?”

        许褚尴尬的点了点头。

        这人就是这样,就好比三个人一起去做公益,结果新闻报道出来的时候,只有其中一個人的镜头,其他两个人只是写个名字或者一嘴带过,那他们看到后,心里肯定就不爽了。最好就是三个人都出镜,要不然三个人都没有,否则的话,总有人觉得不舒服。

        卫琤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觉得许褚这样想有什么不对,人嘛,不在乎这些就真的成圣人了。

        三人回到住处。

        刚进门,管事就上前说道:“二爷,二老爷回来了。”

        卫琤神色一动,点点头,说道:“知道了,前面带路。”

        卫昪之前一直在郡府协同守城,郭太领导的白波军可是有十多万人,这些人分散在河东各地攻城劫掠,如今郭太这个领头人死了,这些人中必然会有人跳出来争夺大权。

        而一直藏在郭太背后的那个人,估计也快露头了。

        这次卫昪从郡府回来,应该是郡府那边的白波军收到了那个人的指示退兵了,否则卫昪不可能在这个时候丢下郡府回来。

        三人跟着管事来到一座庭院,走进门就看到乐进和费曜。

        二人见到卫琤,急忙躬身一礼:“见过公子。”

        卫琤上前将二人扶起,之前他派二人去给卫昪送信,二人便一直在郡府没回来。

        “辛苦你们了,我二叔呢?”

        这时,堂屋里的卫昪说道:“是琤儿吗,快进来。”

        卫琤眉头一挑,卫昪的声音有些虚弱,而且听上去中气不足的样子。

        乐进和费曜自责的说道:“公子,是我二人保护不利,还请公子责罚。”

        卫琤眉心微蹙,拍了拍他们的肩膀,朝堂屋走去。

        刚刚走近就闻到一股浓郁的草药味,卫琤抬眼看去,只见两个丫鬟正在给卫昪更换纱布。

        “二叔。”卫琤上前查看伤势。

        卫昪见他进来,笑着说道:“不碍事,是我自己不小心被砍了一刀,不怪文谦(乐进)和费小兄弟,他们为了保护我,可没少冲锋陷阵,要不是他们舍命相救,我怕是回不来了。”

        卫琤点点头,卫昪的伤口在胸口的位置,约莫十多公分长伤口上涂了一层厚厚的膏药,衛琤用手抠了一點闻了聞,皱着眉头说道:“这止血膏药效一般,你们去找夫人拿一瓶止血散来。”

        两个丫鬟闻言,其中一个恭敬的敛衽一礼,急匆匆去了。

        卫琤对另一个说:“你去厨房烧一壶热水,再找一套针线过来,针越细越好。”

        卫昪好奇道:“琤儿要针线作甚?”

        卫琤指着他胸口的刀伤,直言道:“给二叔做个小手术,把它缝起来。”

        “缝?”卫昪脸色大变,比再被人砍一刀还難受。

        跟进来的许定、许褚、乐进和费曜也是脸色煞白,他们惊惧的看着卫琤和卫昪的伤口。

        卫琤也懒得解释,只问道:“二叔不信我?”

        卫昪艰难的咽了口唾沫,一副慷慨赴义的样子,点头说道:“二叔当然是信你的。”

        卫琤神秘兮兮的笑了笑,而后好奇道:“二叔,郡府那边战况如何了?”

        闻言,卫昪来了兴致,刚想说话,可能是动作大了一点,扯到了伤口,疼得他倒吸一口凉气。

        卫琤急忙稳住他,回头朝乐进说道:“文谦,伱来说。”

        卫昪伸手搭住卫琤的胳膊,笑着说道:“不碍事,还是我来说吧,刚好我有一个猜测,琤儿帮我分析分析。”说着,他从一旁的矮桌上拿了一张绢布递给卫琤。

        卫琤接过绢布,发现绢布上有一幅画,一幅用草叶麦穗编织的画。

        “这是?”

        卫昪蹙额说道:“这是从一个敌将身上找到的,琤儿知道此为何物否?”

        卫琤回忆了一下,不太确定的说道:“好像是一种地方技艺,具体叫什么我忘了,好像是麦草画吧?”

        卫昪眼前一亮,欣慰的点点头说道:“没错,就叫麦草画,这是汝南郡特有的技艺。”

        卫琤愣了愣,嘀咕道:“汝南郡?”

        卫昪眯了眯眼睛,正色道:“没错,汝南郡,那些混在白波军中的主力,大部分来自汝南郡,琤儿,你应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吧。”

        卫琤看着手中的绢布,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汝南,袁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