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重生后我拒绝了校花和青梅在线阅读 - 第64章 平均三年谈五个

第64章 平均三年谈五个

        “杜姨,让您久等了。”陈羽带着温和的笑容,很有礼貌地与美艳熟妇杜蓓蓓打了声招呼。

        然后他又看向一旁花样年华的少女,忽觉有些眼熟。

        但一时间,他没有想起来,就微微躬身,皱了皱眉,盯着少女的脸蛋:“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本就“见色起意”的郑伊然,听到陈羽这番“搭讪式”的开头,清冷高傲的脸蛋上竟是爬上一抹不易让人察觉的红晕。

        她回过神来,想要“回撩”一下陈羽,但因为还有两位长辈在,也就放弃了。

        郑伊然中规中矩地说道:“我们应该没见过吧。”

        “我想也是。”陈羽笑了笑,热情地伸出手,“我叫陈羽,很高兴认识你。”

        郑伊然与他握手,也自我介绍一番:“我叫郑伊然。我妈说,我比你大几个月,你以后就叫我伊然姐吧。”

        “郑伊然”三个字落入他的耳中,让陈羽忽的怔了一下,他又看了看这位少女,又想起老妈昨晚说的她将就读于西川音乐学院。

        顿时,陈羽豁然开朗,原来是悲剧大明星啊!

        陈羽回忆起前世的郑伊然,她也算个“知名”歌手。

        但是郑伊然出名,并不是因为她的音乐作品有多么火爆,而是她被经纪公司坑了,签了合同,但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就被雪藏了。

        这个想要出名但又法盲的女人,竟然在不知会原先公司的情况下,就直接跳槽去了别的经纪公司。

        郑伊然的确如愿以偿地出了专辑,有了些名气。

        但原先的经纪公司就把她给告了,让她赔一笔天价违约费,最后郑伊然败诉,得了抑郁症,跳楼自杀了。

        这件事,在后世还引起过网友关注,陈羽也曾在某论坛上了解过一点。

        不过,这都是好几年之后的事了。

        郑伊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蹙了蹙细眉:“喂!陈羽,你是不是不愿意叫我一声伊然姐啊?”

        陈羽笑了笑,他本想将郑伊然拉到一旁,好好劝上几句,但又觉初次见面,这样做有些冒昧,就如她所愿,喊了一声。

        至于提醒郑伊然的事,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然后,他就与老妈和杜姨,一行四人往小区里走去。

        李娅玲和杜蓓蓓走在前面,陈羽与郑伊然靠得比较后面一点,行至半途,少女突然主动开口问道:“陈羽,听说你是西川大学计算机系的?”

        “对,我是新生。”陈羽客气但又疏远地回应着。

        郑伊然的双眸中带着一点星光:“你可真厉害啊!”

        “过奖。”

        “这不是过奖,这是事实!西川大学可是川渝最好的大学呢。”郑伊然看着陈羽,认真地说道,完全忘记了她之前对理工生的偏见和刻板印象。

        “好吧。”陈羽有些无奈,笑着应和道,“其实西川音乐学院也不错,将来你一定可以成为歌手的,我相信你。”

        “谢啦。”郑伊然笑了笑,但又有些疑惑,“不过,你怎么知道我的理想是成为歌手啊?”

        “呃……猜的。”

        “哇塞,一猜就中,你可真聪明!”

        陈羽被郑伊然夸奖得有些受不住了,搞得两人好像很熟的样子,他尴尬而不失礼貌地笑了笑。

        而走在前面的杜蓓蓓瞥了一眼,也觉得女儿今天过于热情了,平日里女儿的那副清冷高傲的样子,此时此刻已经荡然无存。

        她只觉,这丫头定是对陈羽一见钟情了。

        这也正合她意,如果两家人能够结个亲,那她和好姐妹李娅玲就更是亲上加亲了。

        郑伊然又继续撩拨道:“陈羽,你长得又高又帅,还这么聪明,你知道伱让我想起了谁吗?”

        陈羽无奈:“江直树?”

        郑伊然惊叹:“你怎么知道!”

        “有一個喜欢了我三年的傻子,也是这么说的。”陈羽想着总算找到机会,可以结束这个话题了,就说道。

        “啊?”

        郑伊然愣了一下,试探性地问道:“你女朋友?”

        “不是。”

        郑伊然松了口气。

        陈羽笑了笑:“是我的前前前女友。”

        郑伊然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陈羽:“前前前女友?你谈过几个朋友啊?”

        陈羽摸了摸鼻子:“不多,也就,平均三年谈五个。”

        郑伊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高中就谈了五个?!”

        “你搞错了。”

        “什么意思?”

        “我是说初中三年,我谈了三个,高中三年,我又谈了七个,平均每三年,谈五个。”陈羽一本正经地瞎扯起来。

        郑伊然嘴角抽搐,眼皮也跟着跳,呵呵地笑了笑,心中对陈羽的印象直线下降,扣成了负分。

        在她的心中,大抵就一个想法——这人怎么比自己认识的艺体生还要花心啊!

        而且她完全无法理解,陈羽不就长得帅一点吗?成绩好一点吗?人家艺体生会吹拉弹唱,逗女孩子开心!可他除了做题,还会什么啊?他凭什么谈那么多女朋友啊!

        你当你是富二代啊!!!

        “呵呵……”

        郑伊然心中不爽,也不藏着掖着,直接甩脸色走人,跑着追上了前面的老妈和李姨。

        陈羽无所谓地笑了笑,没有这女人在跟前呱呱呱地说个不停,只觉轻松不少,他的目光开始在小区里搜寻夏鼐棠所住的单元。

        但他没想到,他们的目的地,就是那里。

        杜蓓蓓带着李娅玲他们来到了八楼,从挎包中拿出钥匙,往锁里一捅,轻轻拧开房门。

        “娅玲,这就是我上次给你说的那套房子,160平,四室两厅两卫,房东急售,打九折。”

        李娅玲在屋里转了转,看了看户型、装修和采光,确实很不错,满意地点了点头,她正打算问一问儿子的意见。

        结果发现屋里没人,而且过道上也没见到踪影。

        她疑惑地眨了眨眼睛:“蓓蓓,你刚才有看到陈羽吗?”

        杜蓓蓓也很是奇怪,她刚才也转了一圈,唤了好久“陈羽”,但就是没听见回应,她问向女儿:“伊然,你看到了吗?”

        郑伊然屁股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双手抱于胸前,又是之前高冷清傲的那般模样:“他往楼上跑了。”

        杜蓓蓓不解:“陈羽跑楼上去干嘛?”

        郑伊然不悦地说道:“我怎么知道,你问他啊!”

        李娅玲和杜蓓蓓都很疑惑,这丫头怎么一下就变这样了,刚才和陈羽还有说有笑的,这才多久,就变脸啦?

        李娅玲有些尴尬,问道:“伊然,陈羽是不是惹你了?”

        郑伊然深深地出了口气,她本不想回答,但看在李娅玲是长辈的份上,还是将刚才陈羽跟他说的话,如实说了一遍。

        李娅玲闻言一笑:“伊然,我家那小子,他逗你的。”

        “啊?”

        “如果陈羽真敢在中学就谈朋友,他妃姨,第一个不答应。”

        “那个妃姨很厉害吗?”

        “不是厉不厉害的问题,而是我家那小子从来都很听她姨的话,从舍不得惹她生气,怎么可能不听话,去谈什么朋友嘛。”

        郑伊然松了口气,想着那小子还真不是好人,竟然敢骗她,但又莫名开心了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