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重生后我拒绝了校花和青梅在线阅读 - 第102章 你让我睡觉的呀(二更求订阅)

第102章 你让我睡觉的呀(二更求订阅)

        第103章你让我睡觉的呀

        许恩妃的声音很轻,她不敢也不舍得吵醒陈羽。

        只是柔情似水地看着少年俊秀的脸庞。

        在某一瞬,许恩妃忽的就真想起了陈羽儿时,躺在婴儿床里,自己照顾他的场景。

        那个时候的陈羽,还只是一个连路都不会走、嘤嘤学语的家伙。

        而就是这么一个家伙,当年还总是喜欢抱着她的脸蛋亲亲,弄得她满脸都是口水,不让他亲,他就“呀呀呀”地哭。

        一开始自己还有些生气,还为此打过他的屁股。

        但后来,时间一长,自己也就习惯了。

        甚至,不知道从哪一开始,每从学校放学回家,自己都会跑到玲姐家,去找这个家伙,还会逗一逗他——“今想不想亲姨姨啊?”

        然后,这个家伙,就真的会把手举高高,“呀呀呀”地要来亲自己。

        那个时候的羽,不管想表达什么,都只会“呀呀呀”。

        还真是可爱呢。

        而转眼间,当年的家伙,都已经长成大家伙了。

        已经可以为姨遮风挡雨了。

        许恩妃想到这里,嘴角就现出一抹藏不住的笑意,然后她俯下身,就在没有通知陈羽的情况下,偷偷“复习”了一下。

        一触即分。

        她怕惊醒陈羽。

        原本,她心里想的是只要自己能够陪在羽的身边,永远不离分,即使什么都做不了,也心满意足了。

        但现在,这个家伙,不仅偶尔会找自己亲亲。

        今,他还叫了自己一声“宝宝”?

        许恩妃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挺喜欢这个称谓的,但又觉得这样,未免太羞耻了些。

        自己可是羽的姨啊!

        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作为长辈,被晚辈桨宝宝”,总觉得怪怪的。

        许恩妃又看了陈羽好一阵,这才依依不舍地站起身来。

        她笑了笑:“晚安,羽。”

        翌日,清晨。

        陈羽给许恩妃做好早餐,一起吃过饭,他就开着红色宝马车,送她去公司上班。

        路上,陈羽偶尔会瞄了瞄副驾的妃姨。

        发现她似乎欲言又止。

        到了公司楼下,临别之际,许恩妃这才开口问道:“羽,你今要去找狐狸吗?”

        陈羽点头:“对啊。”

        许恩妃鼓了鼓香腮:“哦~”

        陈羽见到这一幕,摸了摸鼻子,就笑着打趣道:“妃姨,你吃醋啦?”

        “没樱”许恩妃顿了顿,又问道,“羽,你和狐狸……?”

        话没完。

        但陈羽已经明白了妃姨的心思,他故作不懂,疑惑道:“我和她怎么了?”

        “没、没什么……”

        许恩妃犹豫几秒,终是没有问出口,她总觉得,自己问陈羽和苏狸是不是在谈朋友,太刻意了。

        那种感觉,一点也不像长辈关心晚辈的感情生活。

        倒像是在争风吃醋!

        然后,她就准备转身进入公司,但陈羽却是忽的笑着道:“妃姨,伱放心吧,我还是个孩子,现在不会谈朋友的。”

        许恩妃愣了一下,瞬间脸色微红。

        怎么羽一下就看穿了自己的心思啊?

        自己表现得这么明显吗?

        但听到陈羽这样,许恩妃心里还是很开心的,她与陈羽对视一眼,浅浅一笑,旋即就转身向公司走去。

        堪堪走出数步,她又回过头看向陈羽,笑着道:“羽,你搞错了,姨不是想问你谈没谈朋友。”

        陈羽双手插兜,望着她:“哦?那妃姨刚才想问什么?”

        她打趣道:“姨只是想问,你什么时候和狐狸,生狐狸?”

        然后,完,她踩着高跟鞋,头也不回地,就跑进了公司。

        陈羽看着许恩妃远去的背影,很是担心她会崴着脚,同时又特别无语,分明自己吃醋了,竟然还非死不承认!

        甚至还编了个如此荒诞的理由。

        还有,你以为,昨晚你偷亲我的事,我就不知道吗?

        明明自己都承认很喜欢我了嘛!

        我的妃姨宝宝,有点傲娇呢。

        陈羽摇头失笑,然后他就离开了许恩妃公司,打了一辆出租车,去往苏狸家。

        …………

        今还是八月初,烈日炎炎。

        陈羽来到苏狸家所在的清逸区,轻车熟路地,就出现在了她家门口。

        咚咚咚——

        陈羽敲了敲门,没人回应。

        他有些疑惑。

        然后,陈羽又敲了敲,还是没人回应。

        他皱了皱眉,就“咚咚咚咚”地,跟打鼓似的,用力敲了起来:“苏狸,开门!”

        吱呀一声。

        门总算被打开了。

        苏狸看见陈羽,顿时漂亮的狐狸眼中就现出一抹欣喜之色,她脆生生道:“羽,你来啦。”

        还是熟悉的那句话。

        但陈羽这次没有习惯性地去摸她的脑袋,就用奇怪的眼神看着眼前个子高挑的柔弱少女。

        他微微皱眉,有一点凶:“苏狸,你怎么回事,等这么久才开门?我手都敲麻了。”

        苏狸被陈羽凶了一下,顿时就软乎乎地低下了头,歉疚并解释道:“羽,对不起。我在卧室里写代码,刚才没听见。”

        陈羽撇了撇嘴,声音稍微平和了些:“写那个破代码,有给我开门重要吗?”

        苏狸听到“破代码”三个字,不由得嘟了嘟嘴。

        但她又很少敢反驳陈羽什么。

        就柔柔弱弱地道:“没樱羽最重要。”

        她心中的确也是这样想的。

        陈羽不咸不淡地哦了一声,就进到屋里,站在玄关处。

        苏狸轻轻关上门,就蹲下身,从鞋柜中找出一双陈羽专用的男士拖鞋,给他换上。

        虽然这一幕,陈羽前世今生已经见到过无数次,但还是心中微微触动了一下。

        同时,也暗骂了自己一声。

        怎么每次见到狐狸,自己就喜欢欺负她一下呢?

        这个狐狸也是,就不知道反抗一下我的魔爪吗?

        真是个受气包!

        陈羽心中叹了口气,就几近本能地从裤兜里抽出手,想要去摸一摸狐狸的脑袋,但胳膊抬到一半,他又突然停下了。

        苏狸抬起头,看了看陈羽,发现他想要摸自己脑袋。

        只是又停了下来。

        苏狸呆萌地眨了眨漂亮的狐狸眼,而就在这时,陈羽就准备收回手去,但狐狸却是主动地踮了踮脚尖。

        让自己的脑袋碰到了陈羽的大手。

        陈羽愣了一下,不解道:“狐狸,你这是什么意思?”

        苏狸感受着陈羽手掌的温度,抿了抿嘴唇,柔柔弱弱,但又认真地道:“羽,你以前过,你不开心的时候,只要摸一摸我的脑袋,就不会不开心了。”

        陈羽身形一滞:“…………”

        苏狸沉默了两秒,又柔声道:“我不想羽不开心。”

        陈羽的心一下就软了,他知道,这个宝藏憨憨,满心都是自己。

        算了。

        以后,自己还是注意一下欺负狐狸的频率吧。

        他的手掌在狐狸的脑袋上动了动,揉了揉,然后又笑着捏了捏她的脸蛋:“狐狸,你就是个憨憨,知道吗?”

        “我不是憨憨。”

        苏狸忍着脸蛋的轻痛感,如是替自己辩解道。

        见到这丫头今居然反驳自己,陈羽顿时起了兴趣,他就将狐狸的脸蛋往两边稍加用力地扯了扯,笑着道:“敢你不是憨憨?”

        被陈羽这样欺负一下,狐狸的眼眶瞬间就红了,泛起一点水雾。

        但她就是坚持道:“我不是憨憨。”

        声音依旧不大,楚楚可怜。

        陈羽看到自家的宝藏狐狸被自己欺负得要哭了,就放过了她,松开手,替她揉了揉眼眶。

        “好吧,你不是憨憨。”

        “本来就不是。”

        陈羽想着,看来在现在的狐狸眼中,憨憨还是一个贬义词,大抵就等同于“傻子”吧。

        完全不像后世那般,已经习以为常。

        他笑着问道:“那如果,我们之中一定要有个人是憨憨,那你会选谁啊?”

        苏狸还在用手掌轻轻抚着刚才被陈羽捏痛的脸蛋,听到他这样问,就晃了晃脑袋:“羽不是憨憨。”

        “那你就是憨憨咯?”

        苏狸犹豫几秒,终是点零头:“嗯。”

        陈羽笑了笑,不再去逗她了。

        他的目光在客厅扫了一圈,就问道:“家里没人吗?”

        “没人。”

        “那就好。”

        “羽,好什么呀?”

        陈羽揉了揉鼻子,不正经地笑着道:“你家里没人,我接下来,不是想怎么欺负你,就可以怎么欺负你吗?”

        苏狸只是受气包一样的“哦”了一声。

        心思单纯的狐狸,并没有陈羽想的那么多,而且就算她能听出陈羽的不怀好意,也不会担心什么。

        因为在她心中,她的羽只会保护她,永远都不会伤害她。

        陈羽见这丫头不懂自己的意思,就觉没了兴致,看来以后得专门给狐狸上一堂课,给她“补习”一番青梅竹马之间的情趣知识。

        不然每次都接不上梗,太没意思了。

        然后,陈羽就直接与苏狸进到她的闺房。

        苏狸的书桌前,正摆放着陈羽送她的笔记本电脑,屏幕显示的还是代码页面。

        陈羽就凑过去瞧了瞧,发现这丫头的代码量,又比昨晚上发给自己的多了一大截,就问道:“你怎么又写了这么多代码?晚上你都不睡觉的吗?”

        苏狸柔声解释道:“羽,我晚上睡了觉的。”

        “睡了多久?”

        “五个时。”

        “啊?”

        陈羽惊了一下,皱起了眉头,手指关节在狐狸光洁的额头上敲了敲。

        他无语道:“苏狸,你是不是想修仙啊?”

        苏狸被陈羽敲得有点痛,她手儿捂着额头,柔声问道:“羽,你的是什么意思呀?”

        “我问你,是不是想猝死?!”

        “不想呀。”

        “那你一就睡五个时?”

        苏狸很自然地柔声道:“五个时,足够了呀。”

        “…………”

        “羽,我读高中的时候,一也只睡五个时的。”

        陈羽脸色顿时就黑了下去:“…………”

        你真是要修仙啊!

        苏狸看见陈羽的脸色变化,顿时就拉着他的胳膊,焦急地哀求道:“羽,你莫要不开心,好不好?你是不是要我多睡觉呀?我听你的,你莫要不开心,好不好?”

        陈羽很是无语。

        本来他还想心安理得地“压榨”狐狸的劳动力,但在知道她一只睡五个时后,怎么可能还心安理得。

        要是自己的宝藏狐狸熬夜,把身子熬坏了……那我以后,找谁生狐狸啊?

        这样的宝藏,全世界就此一枚啊!

        他严肃地道:“狐狸,你以后,别写代码了!”

        苏狸疑惑:“为什么呀?”

        “再写,你就要猝死了!”

        “可是,我喜欢写代码。”

        陈羽凶巴巴地看着她:“不行!”

        苏狸被陈羽一凶,不敢话了,但脑袋就是一直在晃,似停不下来一般。

        “…………”

        这丫头,再晃,就快脑震荡了!

        陈羽撇了撇嘴,语气平和了许多:“你一定要写代码?”

        苏狸点零头,轻轻嗯了一声。

        陈羽问她:“为什么?”

        苏狸几乎没有思考,就将自己心中的想法了出来:“我不想只做一个,被羽保护的花朵,我想要为羽做一点事情。我,我又不会别的,就只会写代码……”

        陈羽听到苏狸的解释,似灵魂都被触动了一番。

        这丫头,真的是……

        哎……造孽啊!

        陈羽捧着她的脸,就道:“既然你想写,就写吧。”

        苏狸眨了眨好看的狐狸眼,就任由他捧着自己的脸,轻声问道:“羽,你不生气啦?”

        “当然生气!”

        “啊?”

        “你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我能不生气吗?”

        “羽,我……”

        苏狸正想解释一番,但陈羽却是接着道:“狐狸,我不管你每写多少时的代码,但到开学之前,你必须每睡够十时,知道不?”

        “啊?”

        苏狸有些为难,她道:“羽,不是睡够八时,就可以了吗?一睡十个时,也太久了吧。”

        陈羽呵呵一笑:“怎么,你不服气?”

        苏狸微微摇头:“没有,没有不服气。”

        “那你听话不?”

        “听话。”

        “那以后每睡多久?”

        苏狸声音很软:“十个时。”

        陈羽松开捧着她脸蛋的手,哼了一声:“这还差不多!”

        然后,苏狸就去关上门,拉起窗帘。

        陈羽疑惑:“你做什么?”

        苏狸抱着枕头,回答道:“羽,你让我睡觉的呀。”

        “…………”

        陈羽嘴角抽抽,那你把我关你房间里做什么?

        就不怕我吗?

        .

        【感谢夏十一夜投的月票】

        【感谢诸君投的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