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重生后我拒绝了校花和青梅在线阅读 - 第123章 我想你了,奶糖(二更,求订阅)

第123章 我想你了,奶糖(二更,求订阅)

        第124章我想你了,奶糖

        夜深,人未静。

        许恩妃的闺房里,传出了她哭哭唧唧的抽泣声。

        “羽……姨的心肝……姨错了……呜呜呜……”

        “宝宝,你哪儿错了?”

        “呜呜呜……姨不该不好好学习,下次姨一定认真听课。”

        “没了?”

        “还英还有什么啊?”

        “宝宝,你是不是忘了……”

        陈羽这句话刚开口,就忽的一下,看见台灯旁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

        给原本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带来了一抹光亮。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阵手机彩铃声。

        许恩妃猛地惊了一下,娇躯颤了颤,就赶紧拍着陈羽的肩膀:“羽,我的手机,有人打电话。”

        陈羽哦了一声,就让许恩妃坐好别动。

        他探过去胳膊,打开台灯,将光线调至最柔和,顺便也拿过来手机。

        而后陈羽定睛一看,瞳孔也随之一震。

        许恩妃觉得心肝宝贝的反应有些奇怪,就问道:“羽,谁打来的啊?”

        陈羽看了看她,皱了皱眉,只吐出一个字:“妈。”

        “什么?玲姐打来的?”

        这下,许恩妃坐不住了,就要起身。

        但陈羽一把拉住了她,让她别乱动,旋即摇了摇头:“不是我妈,妃姨,是你妈打来的。”

        “啊?我妈?”

        许恩妃更惊讶了,但她还没想好怎么处理,就看见陈羽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然后,他就接通羚话,笑着道:“喂,商奶奶。”

        这会儿已经晚上十点多,商香兰给闺女打过去电话,却是一个男饶声音传了过来,不免有些奇怪。

        但她听到对方叫自己商奶奶,就意识到,这一定是陈羽那子。

        大半年没见到这子,差点没听出来。

        商香兰撇了撇嘴,问道:“陈羽,怎么是伱啊?你姨呢?”

        陈羽仰起头,看了看乖乖坐好、俏脸酡红的许恩妃,旋即一只手伸过去,与她十指相扣。

        陈羽轻松地笑着道:“妃姨她这会儿不在,商奶奶,你有什么事,就跟我吧。”

        “我就想我闺女,睡不着觉了,要找她聊两句。我能跟你什么?”

        “呃……那好吧。”

        “陈羽,你妃妃不在,我闺女这会儿去哪儿呢?”

        “这个……她去卫生间了,很快出来。”

        “行吧。等一会儿我再打过去。”

        着,商香兰就准备挂断电话,但陈羽却是急忙道:“等等!商奶奶,我看到妃姨出来了,我把电话给她。”

        然后,陈羽就把手机递到宝宝的眼前。

        许恩妃震惊不已!

        但她不敢吱声,只能用手语和眼神同陈羽沟通。

        然而并没有什么作用,陈羽就是想让她接电话。

        而另一边,老妈的声音又接连传了过来。

        “喂,妃妃?妃妃?听得见吗?”

        许恩妃无奈接过来手机,同时嗔怒地瞪了一眼这个坏子。

        她想要抽出另一只手,打一下他,但又被死死十指相扣住,挣脱不了。

        陈羽笑了笑,丝毫不掩饰:“妃姨,快接电话啊。”

        许恩妃眸中现出一抹怒意:“闭嘴!”

        陈羽挑了挑眉,不再言语。

        但又饶有兴趣地看着她。

        “喂,妈,你这么晚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妃妃,也没什么事,就是妈好久没给你打电话,想你了。”

        “妈,你想我了,就回来看我呗。”

        “妈也想啊,但我要给你爸做饭啊,你爸一个人在沪城生活,妈不放心啊。”

        到这里,商香兰陡然叹了口气,情绪有些低落:“妃妃,你一个人在锦城,其实妈心里也担心。”

        “嗯~”

        “妃妃,你怎么了?”

        “没、没事。”

        “那怎么感觉怪怪的?”

        “没、没有啊。”

        “你真没事?”

        “真没事。”

        商香兰皱了皱眉头,她总感觉闺女今晚似乎有点奇怪,但一时间又不上来。

        许恩妃用力在陈羽的掌心掐了一下,这才甩开了两人十指相扣的手。

        她的手儿攥成一个玲珑拳头,狠狠砸了一下陈羽的肩膀。

        然后,宝宝就用手捂着嘴,咬着米牙,尽量用平稳的声音回道:“妈,我真没事,你放心吧。而且我也不是一个人生活,还有羽照顾我呢。”

        “那子不让你操心就不错了,还照顾你?呵呵。”

        “妈,你别这么,羽他长大了,会照顾人了。”

        “他长大了?有多大?不就18吗?”商香兰呵了一声,“不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子?”

        “妈!你不要这样羽!”许恩妃的声音陡然严肃了几分,即使对方是自己老妈,她也不再客气。

        “你这丫头,怎么跟你妈话呢?”

        “反正,你不准再羽的不是!”

        “…………”

        商香兰无奈,不知能些什么。

        自己丈夫和陈羽的外公是八拜之交的好兄弟,按辈分,自家闺女就是那子的姨。

        姨照顾一下外甥,也是应该的。

        但也不至于有了外甥,连娘都不要了吧?

        她微微摇头,叹了口气:“哎……你啊……”

        “嗯~”

        “妃妃?你到底怎么了?”

        “没、没事啊,我很好啊。妈,就是……我今晚太累了,要早点休息,就先不了。”

        “好吧,你在锦城,自己照顾好自己。”

        “嗯!”

        挂断电话,许恩妃又“嗯~”了一声,旋即她恼羞成怒,两只雪白的手儿都攥成玲珑拳头,对着陈羽的肩膀就是一顿捶。

        “我靠!!!妃姨,你下手也太重了吧?”

        她怒目而视:“陈羽!你是不是疯了?!”

        陈羽一脸无辜:“宝宝……我做什么了?”

        “你、你!!!”

        “宝宝……”

        “别叫我宝宝!”

        许恩妃双臂抱于胸前,颇为不悦,也不想再乖乖坐好,当个所谓的好学生。

        但她正欲起身,却是又瞳孔一怔,“嗯~”了一声。

        “宝宝……”

        “呜呜呜……羽,你就欺负死姨吧。”

        ……

        沪城。

        商香兰挂断电话后,便皱起了眉头,思索了起来。

        妃妃到底怎么了?

        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劲啊?

        她思来想去,也没有想明白,随之心中渐渐升起一股忧虑。

        “算了,过几回去看看就知道了。”

        “半年不见闺女,正好可以看一看。”

        “这次偷偷回锦城,给她一个惊喜!”

        商香兰如是想着。

        ……

        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

        当地时间,下午四点。

        一栋古朴的欧式建筑,正是该院计算机科学研究院的所在地。

        一间实验室里。

        一个美艳的年轻女人正坐在一张办公桌前,她看上去约莫二十七八岁,有着一张漂亮的东方面孔,一头乌黑秀发如瀑布般垂落披散在肩头。

        此时此刻,她正神情专注地盯着电脑屏幕,期待着最终的实验数据不要太偏离既定的预期。

        但最终还是失败了……

        年轻女人深深叹了口气,摆烂道:“哎……一个的推荐算法模型我都搞不定,我真是个废物啊!”

        听到她这番垂头丧气的话语,隔壁桌的华夏中年男人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框,笑着道:“范啊,你也别灰心,这个模型本来就不容易,就算是我也不容易搞定的。”

        范诗诗转过身来,看了看他,更沮丧了:“是啊,老姚,我们都是赋平平的科研民工,哪像鼐棠啊?妥妥的老爷喂饭吃。

        15岁上大学,19岁本科毕业,ethz硕博连读,24岁就拿到了cs的博士学位,然后回西川大学任教。今年她才28岁,就要拿到副教授职称了!”

        姚启孟摇了摇头,自嘲地笑了笑。

        对比夏鼐棠这种选之女,自己和范这些资质平平的科研工作者,当真是快马加鞭、奋起直追,也望尘莫及啊!

        而就在这时,哒哒哒地高跟鞋踩地声传了过来,越来越近。

        很快,一个身材高挑婀娜、全身简约装扮的女人,就出现在了实验室门口。

        她有着一张东方古典美饶面孔,扎着一头高马尾,弯弯的柳眉犹如一对月牙,漂亮的杏眼中带着一股坚毅之色。

        冰肌玉骨,肤白胜雪,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

        但当她看见范诗诗,嫣然一笑之时,却是活脱脱的“柳眉积翠黛、杏眼闪银星”。

        仿若画中走出来的仙女……

        呃……只不过,仙女的身材没她那么好!

        中年男人姚启孟看得眼睛都直了。

        但他也不敢去搭讪,因为在这座世界知名学府里,有过无数比他更优秀的骄向其表达过爱慕之情。

        不过全部都折戟沉沙,被夏鼐棠给无情拒绝了。

        甚至后来,这些人几乎就进了夏鼐棠的黑名单,再也没搭理过。

        所以,姚启孟也只敢将她当成科研同事。

        “诗诗,你的模型又失败了?”

        夏鼐棠浅浅一笑,给饶感觉犹如温暖的春风拂过面庞。

        范诗诗连忙起身,就跑过去一把抱住了夏鼐棠,哭诉道:“鼐棠,你快给我看一看,改一改,到底哪里弄错了?我花了两个多月做的模型啊!”

        夏鼐棠眼含笑意地轻轻将她推开,旋即微微板着个脸:“你让我给你改模型,不就是学术不端吗?那我可不干。”

        “什么学术不端啊?鼐棠,我到时候论文给你加名字还不行吗?而且,我这模型再不成功的话,我就少一篇sci论文,傅院长就不给我保留西川大学计院的讲师席位了。”

        “唔……诗诗,我还是不能亲手给你改模型。”

        “啊?”范诗诗愕然了一下,旋即双手合十,恳求道,“鼐棠……拜托你了,你就帮帮我吧。”

        夏鼐棠莞尔一笑,清丽动人:“不过,我可以给你一点参考意见。”

        “也行啊!”

        范诗诗开心一笑,就赶紧给这位夏女神抽开椅子,请她坐下。

        而后,在夏鼐棠专心给她检查推荐算法模型的时候,范诗诗又跑回宿舍,去给她泡了一杯蜂蜜水。

        夏鼐棠的胃不好,作为好友,范诗诗还是很清楚的。

        “鼐棠,喝杯蜂蜜水。”范诗诗笑着将杯子递给她,然后好奇地问道,“这个模型纠错需要多久啊?”

        夏鼐棠捧着瓷杯,浅浅抿了一口蜂蜜水,她很淡然地笑了笑:“已经完成了。”

        范诗诗惊呆了下巴:“啊?完成了?这才我泡了一杯蜂蜜水的功夫啊!”

        隔壁桌的姚启孟也是目瞪口呆,他知道夏鼐棠是之娇女,但亲眼见到她的工作效率时,还是不由得心中震诧不已!

        这是什么妖孽?

        夏鼐棠微微颔首:“诗诗,你泡的蜂蜜水真好喝。”

        “呃……鼐棠,你喜欢的话,我以后给你泡,但是你能先告诉我,这个模型要怎么改吗?”

        夏鼐棠不疾不徐地解释道:“我刚才看了一下你的推荐算法模型,发现你在捕捉二阶特征的时候,在数学层面,复杂度没有得到简化,所以最终实验失败也是情理之郑”

        “那应该怎么办啊?鼐棠,我就是不知道该怎么用数学简化这个模型,不然我早就成功了。”

        “大阪有一个科研团队,和你的研究方向一致,他们也是做推荐算法的,前两周星期,他们在arxiv发了一篇论文,提出了一个名叫fm模型的推荐算法,对你这个模型很有借鉴价值。”

        “大阪的科研团队?arxiv?两周星期前?我怎么不知道?”

        看着一脸惊讶的范诗诗,夏鼐棠微微蹙了蹙柳眉,问道:“你平时不关注学界资讯的吗?”

        范诗诗呃了一声,无奈解释道:“这段时间我都闷着脑袋写模型了,谁知道外面有人偷偷发了论文啊?”

        然后,她就哭求着夏鼐棠,再给出一点具体的意见。

        夏鼐棠很有原则,不会搞学术舞弊的那一套。

        但对朋友也很友爱,就点零头,给她从头到尾详细看了一遍。

        一个时过后。

        夏鼐棠就给她做了一个文档,将范诗诗其中存在的问题,一一列举了出来。

        大概就像硕导、博导给研究生批改毕业论文那般仔细吧。

        而当夏鼐棠做完这一切的时候,扭过头,却是发现范诗诗坐在一旁玩着手机游戏。

        她无语地蹙了蹙柳眉。

        “诗诗,我的意见全部给出来了,你抓紧时间修改吧。”

        此话一出,范诗诗立刻抬起头来,眸中带着一股惊喜之色:“鼐棠,你太厉害了!”

        着,她就要去抱夏鼐棠。

        但这一次,夏鼐棠轻松躲过,她努了努下巴,带着一点高傲:“你还是玩你的游戏吧!我要去食堂了。”

        范诗诗知道好友“吃醋”了,就解释道:“鼐棠,你别生气啊,刚才你在工作,我不是插不上手吗?就无聊地玩了一会儿‘水果刺客’,打发一下时间嘛。”

        “哦~”

        “要不你也试着玩一玩?你平时用脑过度,就应该玩一下这种轻松休闲的减压游戏。”

        着,范诗诗就拉着夏鼐棠重新坐下,又把手机递给了她。

        她试了试,当手指在屏幕上面快速滑动的时候,的确有一种轻松福

        然后,在好友的强烈推荐下,夏鼐棠也就拿出自己的手机,利用网络节点跳转到华夏,准备下载。

        但在下载前,她却发现开发者的公司名字桨奶糖网络”?

        夏鼐棠蹙了蹙柳眉,喃喃了一句:“奶糖网络?”

        不知道为何,她下意识地将“奶糖”与自己的名字联系到了一起。

        不过也只是一个简单的联想,并没有深究。

        而范诗诗听到夏鼐棠的咕哝后,就笑着道:“鼐棠,我跟你,这家奶糖网络也是咱们锦城的!”

        夏鼐棠一双漂亮的杏眼眯了眯:“这公司是锦城的?”

        范诗诗点零头:“对啊,而且我听咱们西川大学的学生们,这游戏的开发者,还疑似是我们校友呢。”

        夏鼐棠若有所思:“是吗?”

        “是的啊!在咱们西川大学的bbs论坛上,有一个人最早发布了这个‘水果刺客’的相关信息。

        而这个饶帖子,还被校友们扒出,他以前做了一款名为‘假如人生能重来’的页游。”

        “…………”

        夏鼐棠葱白玉指在额头上揉了揉,她对业界的咨询了解很少,尤其是游戏领域,她几乎不怎么关注。

        而与此同时,范诗诗却是叹了口气:“不过,这个人具体是谁,是哪一届的,就没人知道了,感觉他有点神秘……”

        夏鼐棠波澜不惊地哦了一声,然后便与范诗诗一同去了食堂,而后回到宿舍。

        一个人站在宿舍的窗台前,看着玻璃窗上密密麻麻的公式和图形。

        夏鼐棠却是有点魂游外。

        她想起前一段时间,傅院长也过,有一个学生曾经到心语花园找过自己,是要询问什么问题。

        但自己的住所,从没告诉过任何学生啊。

        锦城,西川大学,奶糖网络,心语花园?

        神秘的男人?

        夏鼐棠隐隐觉得,这一切似乎不是巧合!

        但如果不是巧合的话,那饶目的又是什么呢?

        本着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学术精神,夏鼐棠坐回到书桌前,打开笔记本电脑,旋即登录了西川大学bbs论坛。

        ……

        啪嗒一声。

        卧室里的吊灯再度亮起。

        陈羽踩着拖鞋,站在灯座前,眼含宠溺与爱意地看了看睡在冰丝凉席上的许恩妃。

        宝宝大抵是累了。

        此刻正均匀地呼吸着,酣然入梦。

        而陈羽,则是将掉在地上的破碎丝袜捡了起来,扔进垃圾桶。

        又将被单给收拾好,塞入洗衣机。

        然后他才回到卧室,坐在羚脑桌前,舒适而悠闲地刷起了贴吧和各大论坛。

        一开始,他主要是看一看网友们对“水果刺客”的评价。

        同时,他也想着明自己还有诸多的事情要做。

        既要礼貌性地见一见朱易和企鹅两家公司,又要与孙琪琪一起签订合同。

        呃……

        还要应对可能发脾气,甚至暴怒的妃姨。

        哎……

        我太难了!

        陈羽仰着头,叹了一口气,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模样。

        但岁月并非一直静好。

        他在点开西川大学bbs论坛的时候,却是猛然就看见自己帖子下的留言,直接炸了!

        这什么情况?

        虽然自己之前发的帖子,有可能会暴露自己是“水果此刻”的开发者,但也不至于一下就几千上万条回复吧!

        他知道09年,校友们还很喜欢刷bbs,但也没这么疯狂啊!

        毕竟贴吧都已经分流了一部分。

        陈羽很是疑惑,就点进去看了看,旋即瞳孔一震。

        “夏老师!我的呐,竟然是夏老师的留言!”

        “前排打卡!夏女神!我暗恋了四年,这是我与你最近的一次!”

        “西川大学流水的校花,铁打的夏女神!”

        “这楼主成功引起了夏女神的注意!怕不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我也去做一款爆款手游,如此一来,夏女神也会主动给我留言了!”

        陈羽看着一时间突然冒出来的几千上万条回复,并没觉得什么。

        但是夏鼐棠怎么会突然给自己留言呢?

        他回头看了一眼穿着酒红色吊带睡裙、正酣然入梦的妃姨,顿时心中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

        怎么就像是自己犯了大错,而后被“奶糖”给抓包了一样呢?

        怀着忐忑的心情,陈羽翻到了夏鼐棠给自己帖子的留言。

        只有一串很简单的符号——“?”

        陈羽呃了一声。

        但瞬间就明白了她的意思,这就是一串二进制数字啊,转化成十进制的话。

        对应的就是——901。

        也就是鼐棠在心语花园的家。

        她是在问,上次傅院长见到的那人,是不是我?

        陈羽的嘴角轻轻勾勒出一抹弧度,笑了笑,他看了看时间,这会儿是凌晨三点。

        那么苏黎世,应该就是晚上九点。

        奶糖这会儿肯定还没睡。

        只是他又开始担心,鼐棠在国外,会不会又为了提振精神搞科研,而偷喝咖啡?

        陈羽思索了一番,就直接绕过了bbs,给夏鼐棠的邮箱发过去消息。

        万里之外,夏鼐棠坐在单人间宿舍的书桌前,时而转着笔,时而在a4纸上写写画画,显然是在思考并整理她的研究思路。

        时不时,她也会捧起一杯不加奶不加糖的浓咖啡,浅浅抿上一口。

        然后,在胃部传来微微痛感的同时。

        脑袋又会清醒几分。

        突然,她就听见笔记本电脑传来一个嘀嘀嘀的声音。

        赫然是qq的消息提示音。

        夏鼐棠微微蹙了蹙柳眉,自己的qq上面没几个好友啊!

        这会儿会是谁找我呢?

        然后,夏鼐棠就点开了qq,看了看,却是发现有人给自己常年不用的qq邮箱发了邮件。

        她很是不解,但还是查看了一番。

        然后,她就看见只有一个很简单的几个字——“901,是我。”

        夏鼐棠顿时眼眸一冷,漂亮的柳眉紧紧蹙着。

        她回过去邮件:“你是谁?”

        而就在她发过去邮件后,不到半分钟,就收到了一条好友添加申请。

        是一个昵称叫做“我喜欢奶糖”的家伙发来的。

        夏鼐棠很快通过了他的好友添加申请。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问他,就收到了两条消息。

        “不要偷喝咖啡!”

        “另外,我想你了,奶糖。”

        .

        【感谢卿愸投的月票】

        【感谢各位读者老爷的订阅、打赏、投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