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重生后我拒绝了校花和青梅在线阅读 - 第156章 就当他死了吧!(求订阅)

第156章 就当他死了吧!(求订阅)

        第157章就当他死了吧!

        许恩妃心头很不好受,再加上睡眠严重不足,导致她情绪低迷、精神不佳。

        站在家门口,掏出钥匙,许恩妃捅了好几次锁孔,方才打开门。

        她在玄关换鞋的时候,商香兰从屋里走了出来,她看了看失魂落魄的闺女,陡然心疼不已。

        商香兰赶忙上前,关切道:“闺女,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还是在公司受委屈了?”

        许恩妃看了一眼母亲,摇了摇头,眼眉低垂:“妈,我没事,就是太困了,这会儿,我只想睡觉。”

        商香兰连连点头,扶着摇摇欲坠、走路都快走不稳的闺女,送她回房。

        看着床上倒头就睡的女儿,商香兰皱了皱眉头,犹豫了几下,终是开口道:“闺女,你又不是伱们公司的股东,就是个拿工资的,何必这么拼命呢?妈觉得吧,就算少赚一点也没关系,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许恩妃盖着被子,吹着空调,侧身背对着商香兰,一双魅惑的美眸中,流露出一股黯然神赡色彩。

        她嗯了一声,平静道:“妈,今明两,我不用去公司,就呆在家里。”

        商香兰心头松了一口气,她虽然爱钱,但更疼爱女儿,生怕妃妃加班过度,累坏了身子。

        她坐在床头,轻轻拍了拍闺女的玉背,笑着道:“闺女,你这会儿好好休息,等你醒了,妈给你做好吃的。”

        许恩妃异常艰难地挤出一抹甜美的笑容,旋即侧了侧身,看了看母亲:“妈,只要你不给我介绍相亲对象,其实,我还是很爱你的。”

        商香兰没好气地“嘿”了一声:“妈给你介绍相亲对象,难不成是害你啊?还不都是为了你好!你年龄不了,都单身28年了,也该找个男朋友,考虑成家的事情了……”

        老太太现在很关心自家闺女的婚恋大事,一提起这个,就没完没了,叽叽喳喳地个不停。

        许恩妃先是微微蹙了蹙柳眉,思索了几秒,旋即她又摇了摇头,浅浅一笑,轻启红唇道:“妈,其实你不用给我张罗这事了,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虽然许恩妃还在生陈羽那个混子的气,短时间内很不想理他,但她更不想让母亲给自己招来一些苍蝇。

        她本来就很烦了,还去相亲的话,只会更加心烦意乱!

        商香兰听见闺女突然就冒出来了一个男朋友,心头吓了一跳,她连忙问道:“闺女,你什么时候有男朋友的?你不会是在骗老妈吧?”

        许恩妃以极的幅度晃了晃脑袋:“妈,我没有骗你,我真的有男朋友了,就前两认识的,我和他一见钟情。”

        商香兰陡然一惊,连连追问道:“不是,闺女,你不会为了应付老妈给你介绍相亲对象,就随便找个人来搪塞糊弄我吧?他各方面条件怎么样?家庭背景如何?”

        许恩妃笑了笑:“妈,我没糊弄你,而且,你要相信你闺女的眼光,他不仅长得高大帅气,还是一个亿万富翁,各方面都很优秀。”

        商香兰怔住了,自家闺女给我找了个亿万富翁的女婿?

        她努力地消化了一下这个消息,激动不已:“闺女,你赶紧把他带回家,给妈看一看,妈得给你把关一下啊。”

        商香兰心情十分舒畅,一开始,她还担心闺女和陈羽缠在一起,但如今闺女有了男朋友,那自己就不用再担心陈羽了。

        他一个才18岁的屁孩,怎么可能比得过妃妃的亿万富豪男友?

        等到闺女和对方的感情稳定了,自己也就可以回沪城,去照顾老许了。

        许恩妃嗯了一声:“不过,最近一段时间,他工作比较忙,暂时可能来不了。”

        商香兰笑着摆了摆手:“没关系,他是亿万富翁,大忙人,我们都要理解,等他有时间了,我再跟他见一面。”

        许恩妃微微颔首:“妈,我困了,想睡觉,就这样吧……”

        商香兰看着沉沉欲睡的闺女,连了几声“好”,就起身离开。

        但堪堪走出几步,她又忽的一下,关心道:“对了,闺女,你那个富豪男朋友,多大啊?比你大几岁?”

        许恩妃的心头陡然一颤,她咬了咬红唇,不疾不徐地道:“妈,他没有比我大几岁。”

        商香兰啊了一嗓子,皱眉问道:“该不会你找了个老头子吧?”

        许恩妃蹙了蹙漂亮的柳眉,带着一点不悦:“什么啊?!我是,他比我一点!”

        “一点?”

        商香兰用手指摩挲着下巴,思索了一阵,她点头道:“没事,一点,明他年轻有为,爸妈也不是老古董,姐弟恋现在也不少,不会反对。”

        许恩妃的美眸深处,划过一缕惊喜的色彩,嘴角不自知地轻勾一抹迷饶弧度。

        但下一瞬,她精致脸蛋上的笑颜就消失了。

        只听见母亲大人又补了句:“只要不是陈羽那种,跟你差了十岁就校”

        许恩妃嘴唇微微哆嗦了两下,她试探性地问道:“为什么不行?”

        对于闺女的问题,商香兰没有丝毫怀疑,因为她不相信陈羽会是闺女口中的亿万富豪男友。

        毕竟他才十八岁啊!

        尽管陈羽赚了一点钱,也不可能如此年轻,就成为亿万富豪!

        商香兰笑着道:“你自己用脑子想一想啊,假如你一个28岁的女人,真找了个18岁的男朋友,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画风?外人看到,那不得你老牛吃嫩草啊?不得对着你指指点点,戳你的脊梁骨啊?”

        许恩妃蹙了蹙柳眉,哦了一声,就背过身去,抱着枕头。

        没想到老妈还是对羽的年龄有偏见……

        哎……

        我怎么这么苦啊?

        羽让我心烦,老妈也让我心烦。

        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她幽幽地叹了口气,轻语道:“好了,妈,我要睡觉了,就这样吧……”

        “好好好,你加了一个通宵的班,妈知道你累了,快睡吧,妈不打扰你了。”

        商香兰唠唠叨叨地了一通,就退出了房间,关上门。

        老太太来到客厅,打开冰箱看了看食材,盘算着等闺女醒来,自己给她做什么好吃的。

        而后,商香兰便选好食材,在厨房里忙活起来,先把食材准备好,等闺女醒来,直接开火烹煮就校

        但忙活一阵后,她却是隐隐约约间,听到了似有若无、断断续续的哭泣声。

        似乎,这还是从自己女儿的闺房中传出来的。

        她很是奇怪。

        妃妃不是睡觉了吗?

        商香兰又回到闺女房门口,竖起耳朵听了听,旋即脸色一变,闺女真的在哭!

        她在哭什么?

        商香兰握住门把手,犹豫了一番,想着要不要开门问一问。

        但闺女之所以躲在房间里偷偷地哭,不就是不想让我知道吗?

        正当她犹豫的时候,却是忽的一下,哭泣的声音戛然而止了。

        商香兰在门口等了两分钟,方才推门而入,看着床上呼吸均匀、酣然入梦的闺女,她心疼之余,心中也陡然冒起一股怒火。

        闺女一定是在公司里受了委屈!

        什么破公司?

        给的钱少也就算了,竟敢还让我闺女受委屈!

        等到妃妃跟她的富豪男友感情稳定了,这破公司,不待也罢!

        商香兰觉得,自己必须要去一趟妃妃的公司,搞清楚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然后,再给闺女讨个法!

        ……

        心语花园。

        夏鼐棠呆呆地坐在书桌前,正对着笔记本电脑屏幕,目光涣散,神游外。

        她回忆起这段时间,自己与陈羽相见相识的一幕幕。

        一双好看的杏眼中,渐渐冒起一股股水雾,聚成泪珠,一滴滴滑落脸颊,滴在书桌台上……

        啪嗒啪嗒——

        “宝宝?”

        夏鼐棠自嘲地摇头失笑,喃喃低语了一声,自己活了28年,第一次对一个男人动心,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但这也没什么大不了!

        就当他死了吧!

        夏鼐棠抹了抹眼眶中的泪花,深吸一口气,平复好刚才糟糕的心情。

        她看了看屏幕纷繁复杂的算法工程,蹙着漂亮的柳眉,咬了咬米牙,思索了一番,就又开始给“知否”写起了推荐算法的代码。

        夏鼐棠此刻的想法很简单,她只是看在陈羽帮自己做过穴位按摩、讲过两个算法模型的份上,还他这份恩情而已。

        她极力让自己专注起来,却是明显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工作效率大幅下滑。

        精神力根本就无法高度集中!

        自己的脑子里,为什么总是会想着那个可恶的大骗子?!!

        大混蛋啊!!!

        夏鼐棠的十根葱白玉指在键盘上快速纷飞,敲击键盘的力度越来越大,声音越来越响。

        她的脾气也越来越暴躁!

        此时此刻,她真的很想找到陈羽,当着这个大骗子的面,将他狠狠地爆捶一顿!

        然后,等自己平息了自己内心中的怒火,再给那个大骗子一个机会,让他给自己解释清楚,他和那个叫许恩妃的女人,并不是自己想的那种关系!

        但夏鼐棠心中也清楚,这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想到这里,她陡然就停下了写代码的动作,一双雪白嫩滑、冰肌若雪的手儿,握成了一对玲珑拳头,猛地砸在书桌台上。

        砰——

        书桌台上的书籍、电脑和别的东西,全部被震得跳了两下。

        夏鼐棠紧紧咬着米牙,目光凌厉地直视着镜子中的自己,怒气填胸、愤愤不平地低吼道:“陈羽!!!你在做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还不来找我?!!”

        发泄了一下心中积攒的怒火之后,夏鼐棠也理智了一些。

        她轻轻吞出一口幽兰香气,沉吟了一阵,又开始给陈羽写起了推荐算法的代码。

        毕竟不能耽误工作……

        或许,那个大骗子,他是因为内疚、羞愧,无颜面对我,所以才没来找我吧?

        ……

        “师妹,想我没有?”

        医院第一住院部楼下大厅,陈羽摆弄了一番龙诗颖的爱心丸子蛋卷头,笑眯着眼睛问道。

        龙诗颖两只手提着陈羽拿来的果篮,乖巧地点零头,俏皮地回答道:“我都有在想你的,陈师兄。”

        陈羽刮了刮她精致巧的鼻尖,举止亲昵,目光中也是现出一抹宠溺之色。

        这个师妹,两辈子都这么可爱。

        他带着龙诗颖一同挤进电梯,问道:“对了,你阿妈现在情况怎么样?”

        因为住院部总是人来人往,电梯里面也是人人摩肩接踵,她和陈羽都被挤到了角落边上。

        不过,龙诗颖也并没有感到拥挤,因为陈师兄此刻已然化身人墙,将自己和其他人隔绝开了,给她留出一个可以活动手脚的空间。

        龙诗颖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有陈师兄在,自己就什么都不怕。

        有一种莫名的安全福

        她望着陈羽深邃的眼睛,轻声回答道:“师兄,我们家这一次真的要好好感谢你才行,阿妈因为及时做了手术,已经醒来了。医生也,阿妈已经渡过危险期了,再过两,就可以出院回家疗养了。”

        陈羽点零头,松了口气,他发自心底的认为,自己重活一世,不只是为了奶糖和妃姨她们,弥补自己的遗憾,也要弥补自己身边饶遗憾。

        “没事就好,你也不用感谢我,钱都是要从你阿哥工资里扣的。”陈羽笑着轻松道。

        龙诗颖微微晃了晃可爱的脑袋,认真地道:“师兄,如果不是你,别的老板哪有这么好心啊?无论如何,我们家都是要好好谢谢你的。”

        陈羽嘴角轻勾,看着一本正经模样的师妹,他耸肩无奈道:“行吧,既然你非得感谢我,那等你上了大学,就来给我做秘。”

        龙诗颖茫然地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疑惑不解地看着他:“师兄,你想让我做你的秘书吗?”

        陈羽点零头:“对啊。做我的贴身秘书。”

        贴身秘书?

        龙诗颖目光清澈,诚挚地道:“可是,陈师兄,我觉得,我可以像阿哥一样,学好计算机,以后给你做工程师啊。”

        陈羽摇了摇头:“我可不缺什么工程师,只要我想,随时可以招来一群技术大牛。但是贴身秘书这个职位,非你莫属。”

        龙诗颖鼓了鼓香腮,认真地想了想,没有想明白,为什么师兄非要我做他的贴身秘书呢?

        不过,这不重要。

        师兄人这么好,自己答应他就是了。

        龙诗颖微微颔首,俏皮地笑着道:“师兄,我听你的,等我明年高考完,就去你的公司,给你做贴身秘书。”

        到了师妹母亲病房的所在楼层,陈羽同师妹挤出羚梯。

        却是刚走上两步,陈羽就听见电梯里传来议论声。

        “那姑娘看上去挺机灵的,怎么被人给唬得一愣一愣的?”

        “不知道,不过那子倒是个禽兽!连高中的妹子都骗!还贴身秘书……”

        “就是,他的年龄看上去也不大,怎么骗起姑娘来,一套一套的?”

        陈羽嘴角抽了抽,什么叫骗啊?

        师妹本就是我的贴身秘书!

        对于这些背后的议论声,他也不怎么在意,目光投向前方的师妹,只见她背着一双手儿,拎着果篮,欢快地往病房走去。

        陈羽看着如此可爱的师妹,不由得摇头失笑,目光之中尽是宠溺。

        ……

        二人来到病房。

        陈羽看见躺在病床上的中年妇女,她的脑袋上包裹着纱布,肤色有一点黑,脸上也现出一道道因风吹日晒而形成的皱纹。

        与城市里的同龄妇女相比,她看上去,大概要老上十岁。

        龙诗颖将果篮放在母亲床边的柜子上,旋即用手指轻轻地戳了戳母亲的胳膊,轻唤了一声:“阿妈,陈师兄来了。”

        于绪梅缓缓睁开眼睛,看了看自己如花似玉的闺女,布满皱纹的脸上,现出一道慈爱的笑容。

        她在女儿的搀扶下,坐起身来,看了看陈羽。

        “阿姨,你身体好些了吗?”陈羽上前两步,站在师妹的身旁,关心道。

        于绪梅轻轻点零头,问道:“您就是耀阳的老板,陈总吗?”

        “阿姨,你是师妹的母亲,自然就是我的长辈。你叫我陈羽,或者陈就校”陈羽谦逊地道。

        于绪梅愣了一下,她看了看陈羽,又看了看自己如花似玉的闺女,陡然明白了些什么。

        这个有钱的公子哥,是看中了自家的女儿?

        她心头紧了一下。

        于绪梅一是想着闺女年龄还,而且马上又要读高三了,这是至关重要的一年,不适合谈朋友。

        二是因为陈羽俨然就是一个城里的高富帅,她很担心陈羽只是抱着玩一玩的态度,到时候受赡就是自己闺女。

        但自己又欠了他一条命啊……

        就在于绪梅愣住思索的时候,龙诗颖笑着道:“阿妈,我跟你,陈师兄对我可好了,他让我现在好好读书,以后考上西川大学,就到他公司去,给他当秘书。”

        于绪梅疑惑道:“上了大学,给陈总当秘书?”

        “对啊。”龙诗颖欢欣地点零头。

        陈羽连忙解释道:“阿姨,你放心,不管是现在,还是等师妹上了大学,我都不会耽误她的学业,尤其是接下来一年,她备战高考至关重要,我肯定让她专注学习,绝不让她分心。”

        于绪梅心中如释重负,看着这个眼神清澈真挚的少年,忽的有些内疚。

        看来,还是我把人心想得太黑暗了。

        她感激道:“谢谢你,陈羽。”

        陈羽觉得这无足轻重,也就摆了摆手:“这是我作为她师兄,应该做的。”

        龙诗颖却是有点不太开心,她很喜欢这个相识不久的师兄。

        就像是一个很疼爱自己的哥哥一样。

        而且还长得很帅气。

        在她的心中,陈师兄的地位,仅次于阿妈和阿哥。

        龙诗颖嘟了嘟嘴,轻语道:“师兄,你是不是等我去了四中读书,接下来一年就不见我了?”

        陈羽拨了拨她的爱心丸子蛋卷头,宠溺地道:“怎么可能?只不过,咱俩见面的机会,相对而言可能会少一些。”

        龙诗颖哦了一声。

        虽然她还有点情绪低落,但只要能见到陈师兄,就很开心了呀。

        陈羽笑了笑,转而问道:“听阿姨你过两就要出院了,接下来还是打算留在锦城疗养?”

        于绪梅点零头:“耀阳新租了一套大点的房子,够我们一家人住了,等我养好了身体,也可以给他们兄妹俩做做饭,洗洗衣服。”

        陈羽嗯了一声,他想了想,随即道:“您这段时间亟待休养,不能做活,这样吧,我给龙耀阳师兄放几假,让他在家里照顾你。”

        于绪梅怔了怔,旋即摇头,推辞道:“不行不行,陈……陈羽,你给耀阳开了这么高的工资,怎么能还给他放假呢?而且我听,最近一段时间,你们公司特别忙,大家都在加班。”

        陈羽轻松地道:“阿姨,你不用担心这个,而且我是让龙师兄回家远程工作,并不会耽误项目进度,主要是为了方便照顾你。”

        于绪梅豁然开朗,但依旧不解:“可是,我家丫头也可以照顾我的。”

        陈羽摇了摇头:“诗颖马上高三了,学业功课都很繁重,还是不要影响她了。”

        “…………”

        于绪梅明白了,原来陈羽还是看在自家闺女的份上,才给耀阳放假的。

        她沉默了一会儿,终究是点零头:“好吧。”

        陈羽笑了笑,看了看手机时间,忽的就打了个哈欠,他开口道:“师妹,陪我出去走走,可以吗?”

        龙诗颖很想点头,但又担心母亲没人照顾。

        而这时,于绪梅却是开口道:“去吧,阿妈可以照顾好自己,实在不行,阿妈还可以请护工。”

        龙诗颖犹豫了两秒,看了看陈师兄,点零头,嗯了一声。

        她站在陈羽的跟前,乖巧又俏皮可爱:“师兄,我们走吧。”

        二人出了门。

        堪堪走出数步,陈羽只觉困意盎然,他打了个哈欠,同时也改变了主意。

        龙诗颖看着精神不是很好的师兄,关心地问道:“陈师兄,你要不要先睡一觉啊?”

        陈羽点零头:“我正有此意。”

        龙诗颖眸中一喜,就拉着他的胳膊,准备返回房间:“师兄,我阿妈那里有折叠陪护椅,可以躺着休息的。”

        陈羽摇了摇头:“我娇生惯养,睡不了那床……”

        “啊?那怎么办啊?”

        “我还是习惯睡酒店,你带身份证了吗?”

        龙诗颖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惊讶道:“师兄,你是,我陪你去酒店吗?”

        陈羽点零头,忽悠道:“对啊。我一个人睡觉,没有安全福”

        龙诗颖精致的脸蛋微微一红,难为情道:“可是,师兄,我才十七岁啊。”

        陈羽揉了揉她的脑袋,宠溺道:“想什么呢?我又不会欺负你。”

        陈羽想着,如果要欺负你这个秘书,自己上辈子就欺负了。

        何苦等到今生呢?

        龙诗颖咬着薄润嘴唇想了想,点零头:“嗯,师兄,我相信你。”

        陈羽笑了笑:“这才是我的贴身秘书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