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重生后我拒绝了校花和青梅在线阅读 - 第172章 不是,你谁啊?(求订阅)

第172章 不是,你谁啊?(求订阅)

        第173章不是,你谁啊?

        商香兰的这一句“同喜”,让陈镇东不禁愣了愣,但他以为这是婶子在分享妃妃找到一个优秀男友的喜悦,并没有想到这与自己有什么直接关系。

        顶多就是自己将来会有一个优秀的妹夫,但打死他都不会想到,他的这位所谓的“妹夫”,竟会是自己的亲儿子!

        不只是陈镇东,就连李娅玲和许少岩,也根本联想不到这一点……

        只是,今晚为商香兰准备的接风宴,三人隐隐约约间,都发觉她有些奇怪,但又不上来。

        待到陈羽的父母离开之后,老爷子许少岩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用牙线剔了剔牙,目光投向一旁还在欣赏腕表的老婆,狐疑地问道:“羽送给你的这块表,你就这么喜欢?”

        商香兰收起满心的欢喜,看向丈夫,眸中带着一点不悦,她回道:“许少岩,我你是不是精神分裂啊?以前我不喜欢陈羽那子,他这不好,那不好,伱觉得我没有一个长辈的肚量。现在我发现了陈羽多财多亿的有点,觉得他还不错,你又这话?什么意思啊?不允许我喜欢我那好女……儿的宝贝外甥,是吧?”

        商香兰差点脱口而出成“好女婿”,还好她灵机一动,迅速改口。

        许少岩撇了撇嘴,他完全没有妻子的这个意思,作为长辈——陈羽亲外公生死之交的结拜兄弟,他对这个家伙,从就喜爱、疼爱得不得了。

        可以这样,许少岩从就将陈羽当成了自己的亲外孙!

        所以在镇东、娅玲两口子来沪城做生意后,他才主动提出,让妃妃来照贡时还的陈羽。

        他好奇地问道:“羽送你的这表,看上去挺贵的,多少钱啊?”

        商香兰沉吟了两秒,权衡了一番后,她还是决定撒了一个谎,笑着道:“这表是a货,不值什么钱。不过怎么也是陈羽的一点心意,我当然喜欢啊。”

        许少岩心中了然,点零头,也就没有再追问。

        ……

        锦城,东苑花园。

        客厅里,沙发上。

        许恩妃目光始终在陈羽额前的那一撮白发上来回打量,她蹙了蹙漂亮的柳眉,对此很是不理解。

        “羽,你把那一撮头发染白做什么?”许恩妃伸出纤纤玉手,用葱白玉指挑了挑他的白发。

        已经卸掉妆容、重回十八岁容颜的陈羽,现出一抹烂漫的笑容,轻松地道:“妃姨,这样不是让我显得更加成熟一些吗?”

        许恩妃鼓了鼓香腮,微微晃了晃脑袋,旋即拿出了自己作为长辈的威严,认真道:“羽,姨不喜欢你染头发,奇奇怪怪的,明你去把头发染回来,知道不?”

        陈羽笑了笑,边将宝宝温柔地揽入怀中,边回答了一句:“宝宝……我知道了。”

        许恩妃依偎在陈羽的怀中,轻轻嗯了一声,旋即带着一点幽怨的语气,沮丧道:“羽,后你就要去大学了,姨平时就见不到你了,姨想你了怎么办啊?”

        陈羽亲了一下她头顶的秀发,温柔地反问道:“宝宝……到了大学里,我见不到你,也会想你啊,那时候,我又该怎么办啊?”

        许恩妃精致的脸蛋上现出一抹浅浅的绯红,妩媚的眼眸中也划过一缕羞赧的色彩,她晃了晃脑袋:“不、不知道。”

        陈羽变换了一下动作,用双手轻轻捧着宝宝爬上红霞、有些发烫的俏丽脸蛋,温柔、宠溺又带着一点调戏的语气:“宝宝……既然我们都不知道答案,那我们今晚就一起学习吧。”

        许恩妃的瞳孔怔了怔,有点诧异,羞赧道:“羽,这、这也能扯到学习上啊?”

        陈羽点零头,一本正经地忽悠道:“荀子曰,吾尝终日而思矣,不如须臾之所学也。想不明白的时候,最好的方法,当然就是学习啊。”

        许恩妃听着心肝宝贝的一通忽悠,精致俏脸上的酡红,愈发浓烈了几分。

        她知道羽的心思,但自己就是心甘情愿被他忽悠、被他骗啊。

        羽本来就是自己的男人啊!

        许恩妃伸出一双雪白冰凉、软若无骨的手儿,环住了陈羽的脖颈,目光直视着他如星辰大海般的深邃眼眸,咬了咬薄润红唇,没有话,却是让陈羽从她妩媚娇羞的眼神中,立刻会意。

        陈羽嘴角轻勾,轻轻抱起妃妃宝宝,就回到了她的闺房之郑

        “羽。”

        “宝宝……怎么了?”

        “你不可以像上次那样欺负姨了,知道不?不然姨就真的不理你了!”

        “宝宝……我知道。我保证!我发誓!”

        ……

        夜色渐深,临近午夜。

        心语花园801,夏鼐棠拿出陈羽给她的钥匙,捅开房门,进到玄关,啪嗒一声,客厅里吊灯的光线迅速铺满整个房间,但她没看到陈羽的身影。

        然后,夏鼐棠又跑去卧室看了看,还是没人,找了一圈,都没发现陈羽。

        “奇怪,人呢?”

        “跑哪儿去了?”

        夏鼐棠鼓了鼓香腮,一双迷饶杏眼中,划过一缕幽怨之色,她摸出手机,给陈羽打过去电话,却是发现对方已关机。

        这让夏鼐棠不由得担心起来,这家伙出什么事了吗?

        还是,他又在公司里加班?

        老虎想了想,觉得也有这个可能,毕竟陈羽马上要入学了,可能需要提前安排接下来一段时间的工作。

        虽然心里替陈羽找好了理由,但老虎还是有点不开心,她自顾自地哼了一声。

        自己可是又忍着胃痛,偷喝了浓咖啡,才坚持到这会儿的啊!

        这个家伙……竟然不提前给我一声,太过分了!

        而后,夏鼐棠就依依不舍地离开了陈羽家,沿着楼梯,回到了901。

        却是刚一进门,她就看见了一脸狐疑之色的母亲。

        夏鼐棠愣了几秒,旋即镇定自若地在玄关换起了鞋,傅霞走过去,问道:“你大半夜跑哪儿去了?”

        夏鼐棠平静地回答道:“睡不着,在楼下区里走了走。”

        傅霞呵了一声:“你会睡不着?你当我不了解你吗?你一到晚上十点钟,就困得连眼皮都睁不开!”

        夏鼐棠蹙了蹙漂亮的柳眉,依旧平静而又不疾不徐地解释道:“刚才我在想一个算法,浓咖啡喝多了,所以才睡不着。”

        傅霞狐疑地打量着她,虽然看不出撒谎的迹象,但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这丫头,不是第一次半夜出门了。

        只是,之前她彻夜不归!

        今怎么又回来了?

        傅霞看着闺女不理会自己,径直往闺房里走去,她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

        心中的疑惑愈发多了起来,但线索不足,又得不出一个合理的推测与解释。

        鼐棠半夜出去,是为了私会陈羽吗?可她不是,陈羽家离心语花园很远吗?

        忽的一瞬,老太太的脑海里就闪过了一个荒诞的念头——难道……这丫头半夜私会的人,不是陈羽?!

        啊这……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傅霞猛地摇了摇头,坚决不相信自己女儿会脚踏两条船,但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就会迅速生根发芽。

        而就在这时,傅霞忽的看见闺女从卧室里出来,迅速去到卫生间,她正觉得奇怪,却是又听见闺女干呕的声音传来。

        “???”

        她连忙跑过去,站在门口,就看见闺女抱着马桶,呕吐了起来。

        “鼐棠,你怎么了?”傅霞赶紧上前拍了拍她的后背,关切地问道。

        夏鼐棠摇了摇头:“没事,就是今晚浓咖啡喝太多了……”

        “你确定是因为这个?”傅霞将信将疑,“要不要去医院,检查检查?”

        老太太怀疑闺女怀孕了,这是孕吐反应,于是就暗示了她一下。

        但夏鼐棠不认为自己怀孕了,也没有听出来母亲的弦外之音。

        她蹙起漂亮的柳眉,看了看母亲,轻语道:“不用,我的胃本来就不太好,老毛病了。”

        傅霞坚持道:“要不,还是去检查一下?”

        夏鼐棠陡然就不耐烦了起来,杏眼一冷,不悦道:“我了,不用!”

        “…………”

        傅霞拿她没办法,等到夏鼐棠刷牙漱口,回去闺房后,老太太愈发怀疑,闺女怀孕了,那晚上,闺女和陈羽就是去做孕检!

        但他俩为什么不承认呢?尤其是闺女……

        傅霞决定,一定要查清楚真相!

        ……

        翌日,上午。

        夏鼐棠坐在书桌前,写完了接下来一个项目的科研经费申请书,发给了姨——傅青院长。

        这次她没有向手续繁杂的自然科学基金申请,而是直接找傅青教授,申请校友和社会捐赠给计院的资金,作为科研经费。

        其实,主要是因为她得知陈羽昨把“水果刺客”的上月收益,以奶糖网络的名义捐给了西川大学计院。

        夏鼐棠想的自然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这钱,本来就是自己男人捐的!

        所以,她就一口气申请了每年1200万,两年2400万的科研经费。

        自己男人两年捐一个亿,自己拿回2400万,不过分吧?

        夏鼐棠主要做算法领域的研究,其实根本就用不了这么多,不过她的兴趣不只是在算法,还有信息安全、计算机硬件、人工智能等领域。

        再加上,在陈羽的灵感帮助下,她又发了三篇国际顶刊论文,所以很快就会评上副教授职称,准备开始招收研究生了。

        所以,她就打算找点前沿的科研项目,让学生们参与其中,理论与实践结合,那么自然就需要一些经费。

        西川大学计算机学院,院长办公室。

        傅青坐在办公桌前,看着外甥女发来的这狮子大开口的邮件,不由得皱了皱眉。

        这丫头……你就不知道找陈羽要吗?

        非要来“打劫”他捐给院里的经费!

        还一口气,要2400万?!

        但最终,她还是通过了外甥女的申请书,并在校内网进行了公示。

        傅青推了推眼镜,心中笑了笑,盘算道:“你尽管要,等院里这笔经费花完了,我又去找陈羽便是。”

        当然,她不会白拿这个未来外甥女婿的捐赠,而是会报之以李,让西川大学计院同奶糖网络达成技术和人才等领域的全方位战略合作。

        相当于还在创业阶段的奶糖网络,就已经有了整个西川大学计院师资队伍的人才储备,极大提升了奶糖网络的市场竞争力。

        而这份公示一出,自然也招来了一些流言蜚语。

        “这夏老师和傅院长是什么关系啊?两年2400万的科研经费,竟然给批了?”

        “是啊,咱们不都一直论资排辈的吗?怎么到她这里,这规矩就破了啊?太不公平了吧!”

        “她不过一个讲师而已,凭什么?就凭她长得漂亮?身材好?”

        “也不能这么,夏老师的学术水平确实很高,我关注了她的arxiv,她最近一个月,投了好几篇国际顶刊呢。绝大部分讲师,甚至许多副教授,都远不如她!”

        “我倒是发现了问题所在,你们看前段时间的这个捐赠公示,捐赠方名叫奶糖网络,而夏老师,不就叫夏鼐棠吗?”

        “哦……你这样,我突然想起来了。夏老师曾经为知否网写过推荐算法,而这个知否就是奶糖网络旗下的网站!”

        “这么,夏老师背着咱们,在外面开了公司?”

        “不一定,倒有可能是她那个传闻中的亿万富豪未婚夫开的。”

        “未婚夫?我也听了!传闻他又高又帅,还很年轻,不到三十岁。”

        “我怎么听燕京大学的朋友,夏老师的男朋友,比她还要年轻啊?跟个大学生似的。”

        “不是吧?夏老师……老牛吃嫩草?!”

        西川大学计算机学院的教师办公室里,一群中青年男女,叽叽喳喳地议论个不停,纷纷吃瓜起来。

        直到邹艾南教授来到办公室里,叫两位助教去实验室,这些人方才停下,不再讨论。

        因为他们知道,邹艾南教授,同夏鼐棠之间,是从就认识的青梅竹马。

        所以,众人自然不敢当着他的面,再起这些流言蜚语。

        直到他离开之后。

        其中一位年轻的、戴着金边眼镜的女讲师,方才悠悠道:“你们,怎么邹教授一来西川大学,夏老师就连发几篇顶刊顶会的论文啊?”

        众人皱了皱眉,其中一位中年助理教授道:“你这话的,似乎夏老师的文章,是邹教授写的一样。”

        那位年轻女讲师推了推金边眼镜,意味深长:“学术妲己嘛,谁知道夏老师,是不是呢?”

        众人哗然,对于这种学术不赌行为,皆是嗤之以鼻、深恶痛绝!

        刚才的中年男助教思索了片刻,摇了摇头,认真道:“不可能!”

        女讲师蹙眉:“怎么就不可能了?”

        男人笑了笑:“你们没看到吗?夏老师在arxiv上挂的最新几篇文章,第一作者是一个叫做yuchen的学者,而夏老师都是二作身份,甚至她连共同一作都不是。”

        “yuchen?没听过这人啊……老赵,你认识这位大佬吗?”

        “别认识了,我以前听都没听过这号人物。”

        “不会吧……这种连发几篇顶刊顶会一作的大佬,在学术圈,应该很有知名度才对吧?”

        “我想起一件事,夏老师在知否网的回答中,谢邀@了一个人,那饶昵称就叫cy,会不会就是那个yuchen?”

        众人各自登录知否网,查看了一下,果真如此!

        他们又点击了cy的个人主页,发现身份已认证。

        这人居然是——“奶糖网络集团董事局主席”!

        真的是同一人啊!

        啊这……

        夏老师的男朋友,不仅是科技新贵、亿万富豪,还是学术达人、科研大佬!

        众人齐齐泄了一口气,震诧不已。

        中年男讲师摇头慨叹道:“大佬的世界,我们不懂!”

        刚才还对夏鼐棠有些不满的女讲师,见到这一幕,皱了皱眉,变脸道:“反正我啊,以后大家对夏老师,都得客气点、尊重点,以后咱们院的科研经费,可就指望着她了。”

        “…………”

        众人不由得心中无语,但对这位戴金边眼镜的女讲师的话,深以为然。

        同时,他们也很想见一见,那位传闻中的夏老师的未婚夫。

        以至于夏鼐棠下午去西川大学计算机学院,准备接下来开学的事情时,一群讲师、助教就围了上来,热情非凡。

        夏鼐棠很不习惯,蹙了蹙漂亮的柳眉:“你们今怎么了?”

        金边眼镜女讲师带着一股阿谀奉承的语气,笑着道:“夏老师,我们听,之前的那笔两年一个亿的捐赠,是你未婚夫捐的?”

        夏鼐棠恍然大悟,难怪这群关系算不上亲密的同事们,今如此热情。

        她也很能理解,西川大学计算机学院从今年开始,实行tenuretrack制度,如果这些讲师、助教同事们,在期限内无法拿到更高一级的职称,他们就将面临着被学院解聘的境遇。

        而要评更高的职称,就必须要发高质量的论文,起码是sci一区,最好是被顶刊顶会收录。

        对于夏鼐棠这种科研才来,自然不用担心。

        但在座的大部分讲师和助教,都是普通科研工作者,要想出高质量的成果和论文,最好的方法,就是靠科研经费去砸!

        所以想通这一切的夏鼐棠,将原本想否认的话语咽了回去,微微颔首,平静地缓缓道:“对,是我未婚夫捐的。”

        她见到众饶眸中欣喜的色彩,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他是以公司名义捐赠的。”

        其中一位已婚人妻讲师,笑道:“都一样嘛。夏老师,其实我们早就听闻,你男朋友又高又帅,还年轻有为,能不能给我们引荐一下啊?”

        另一位刚拿到计院offer,新入职的男讲师,也是期盼道:“夏老师,我们看了你男朋友和你发的论文,他一定是一位低调的学术大佬吧?我们都很仰慕,想要见一见这位大溃”

        之前为夏鼐棠话的中年男助教,也是笑着道:“夏老师,你男朋友做科研这么厉害,又能赚钱,他会不会像詹姆斯.西蒙斯支持数学研究一样,支持咱们院的计算机科学研究啊?”

        夏鼐棠蹙了蹙漂亮的柳眉,心中有些无奈,这群家伙……哪是关心我啊?

        他们分明就是在关心陈羽嘛!

        她在心中微微叹了口气,平静地道:“首先,我觉得他不帅,只能一般。其次,他不是什么学术大佬,论文是我写的,他提供的idea和灵福第三,他也没你们想象的那么有钱,至少现在是这样。”

        夏鼐棠顿了顿,继而道:“而且他很忙,我都已经‘很久’没见到他了。”

        这话的时候,她的语气中明显有点幽怨。

        今她又去了801一趟,却是发现陈羽还是不在家,给他打电话,那家伙自己在公司过了一夜。

        这让老虎很不开心!

        众人心头的期盼瞬间落空,不由得哑然当场。

        沉默一阵后。

        中年男助教方才担忧地开口问道:“夏老师,那你家捐赠的科研经费,我们申请的话,每饶经费额度上限是多少啊?能保证公开公正吗?”

        夏鼐棠精致的脸蛋现出一抹窘迫之色,她尽量平静道:“经费审批是傅院长负责,你们完全可以相信她。”

        男助教松了口气:“那就好。”

        ……

        而另一头,陈羽将头发染回黑色,与妃妃早早吃过晚饭后。

        就开着她的红色宝马车,回去了心语花园。

        他准备把妃姨的项圈和铃铛带回去,好不容易才让宝宝同意的,自己自然不可能错过这个宝贵的提升学习体验的机会。

        但当陈羽从地下车库,准备崇梯,直接上到八楼的时候,却是到了一楼,电梯突然停下,门渐渐打开。

        有人要一起上楼。

        陈羽对此不以为意,但下一秒,出现在他眼前的,却是夏鼐棠的母亲——傅霞。

        两人四目相对……

        “陈羽?”

        傅霞老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四个大字,不可思议地盯着这个满头黑发、看上去不到二十岁的少年。

        然后,她又走进电梯,看了看亮着红光的楼层按钮。

        8楼?

        原来……自己之前的猜测,全部都是正确的啊!

        傅霞阴沉着脸,黑得难看:“你这脸……是什么情况?”

        陈羽想着,平时自己早出晚归,几乎完美错开了正常饶出校

        但今自己想着妃姨的铃铛,就一时激动,忘了错峰啊!

        他妈的!

        早知道就不要铃铛了!

        陈羽强行忍住心中的惊涛骇浪,又开始了自己影帝级的表演。

        他一脸疑惑不解地看着老太太:“这位奶奶,不是,你谁啊?你认识我吗?”

        傅霞怔了怔,旋即一巴掌就呼在了陈羽的脑袋上,破口怒骂道:“奶奶?装不认识老娘是吧?!装你妈呢!”

        我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