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重生后我拒绝了校花和青梅在线阅读 - 第291章 你个小污女!

第291章 你个小污女!

        今日更新

        .

        杜蓓蓓话刚说完,就踩下油门,随着一道轰鸣声,汽车迅速朝着道路的尽头驶去,直至消失。

        陈羽撇了撇嘴,低头看了看,这哪是被勾起的火啊?

        不过,的确是太明显了。

        陈羽老脸一红,堪堪回到屋内,他想着,琪琪姐都快急哭了?

        难道说,她也喜欢我?

        陈羽手指摩挲着下巴,思索片刻,然后重重点头,很有可能!

        上到二楼。

        在客房门口犹豫了一会儿,陈羽最终还是拧动了把手,推门而入。

        “琪琪姐,你睡了?”陈羽来到孙琪琪的床边,轻声问道。

        孙琪琪侧卧着,背对着他,没有回应。

        陈羽自言自语:“看来真的睡了。”

        然后,他又道:“好吧,你先睡吧,我出去了。”

        说完,陈羽就转身出门。

        吱呀一声。

        房门被轻声关上。

        孙琪琪睁开了美眸,咕哝了一番,吐槽着陈羽太不解风情。

        她幽幽道:“陈羽到底怎么想的啊?喜欢四十岁的,不喜欢二十多岁的?”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孙琪琪啊孙琪琪,你也是个奇怪的家伙,刚刚明明决定好了,要跟陈羽说你喜欢他,争取一个机会,你怎么就怂了呢?怕他拒绝你吗?”

        “哎……你真是没用啊!!”

        说到最后,孙琪琪越来越不开心了,她猛地坐起身,却是看见站在门口的一道身影,赫然就是陈羽。

        她瞳孔一缩,震诧道:“陈羽……你、你不是出去了吗?”

        陈羽神情复杂,沉默许久:“所以,琪琪姐,你喜欢我?”

        孙琪琪目光躲闪。

        陈羽走过去,继续追问:“你真的喜欢我?”

        “…………”

        “不说话?那就是不喜欢?”

        “…………”

        “好吧,既然你不喜欢我的话,我也没办法……”陈羽用着十分失落的语气说道,却是直接坐在了她的床沿边,话锋一转,“可是,杜姨说得对,我们都应该遵从内心。”

        “什么?”

        “我喜欢你!琪琪姐,我真的喜欢你,是发自内心的那种喜欢。”陈羽眸中带光地说道。

        “啊?陈羽,你开玩笑的吧?”孙琪琪惊愕不已。

        陈羽摇头:“我认真的,不管你喜不喜欢我,我也喜欢你,这是我的真实情感,肺腑之言,不骗人的。”

        “可是,芷落知道的话,我、我们……”

        “我知道,所以,我只是告诉你,我喜欢你,仅此一句话而已,我给不了你任何东西。”陈羽轻松地说道,“但我喜欢你这句话,是真的。”

        “陈羽……”

        “你在我的心目中啊,永远跟林幼稚、小狐狸是一样的,都是我生命中无法替代的存在。”

        陈羽现学现用,“照着杜蓓蓓画瓢”,继续道:“你如果不喜欢我,也没关系,就当刚才的一切,是做了一场梦,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孙琪琪怔怔地看着他许久,最终轻语而坚定道:“陈羽,我没有做梦,我不要名分,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

        说完,孙琪琪,就一把扑入陈羽的怀中,紧紧抱着他。

        “我可以做你的情人,秘密情人,我不会让你为难的。”孙琪琪梨花带雨地哭了起来,“陈羽,我不要跟别人联姻,我也不要跟别人在一起,我只想陪在你身边,永远!”

        陈羽捧着她精致的脸蛋,温柔地说道:“可是这样的话,对你很不公平。”

        “刚才那个女人,她是你的情人吗?她都可以不为人知,不求名分,我也可以。”

        “搞错了吧?琪琪姐,刚才那人是杜蓓蓓,不是我的什么情人,她就我一阿姨。”

        陈羽信誓旦旦地认真道,换来的却是孙琪琪鼓着香腮,恍惚间,竟然跟林幼稚如此相像,她伸出葱白玉指,划了划陈羽右侧脸颊,然后指尖就现出一抹红印。

        “阿姨?口红?”

        “…………”

        陈羽尴尬至极,这跳进黄河都洗不清啊,杜蓓蓓真不是我的情人啊!

        “我说,她是为了感谢我,才亲了一下,你信吗?”

        “陈羽,你不用跟我解释。”

        孙琪琪话音刚落,就凑过去,又亲了他一下:“我只是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我真的、真的太想跟你在一起了,我可以不要孩子,不要名分,不要婚礼,什么都不要,也不要芷落她们知道,我……只要你爱着我。”

        陈羽想着,孙琪琪这么直溜溜的告白,自己还真没有办法拒绝。

        也没有理由拒绝。

        她喜欢我,我喜欢她,不就两情相悦吗?而且俩人都已经说开了啊!

        但是,如果要确定关系,更进一步的话,陈羽便有了疑虑。

        家庭委员会那边,小狐狸肯定是无条件支持自己,妃妃无原则地宠爱自己,只有林幼稚和鼐棠,如果要让林幼稚知道,自己和她表姐在一起,那丫头估计得伤伤心心地哭上好久,对肚里的宝宝也不好。

        而鼐棠的臭脾气,陈羽都担心她会带着夏凌霄,连夜回去粤省老家。

        难道,真让琪琪姐受委屈,做自己的秘密情人?

        陈羽皱眉思索好一阵。

        他妈的!老子一个几百亿的富豪,再多一个女人怎么了?!

        大不了就是被她们联合起来批判一番嘛!

        但是这个决心实在太难下了,陈羽还是觉着,就算自己全力支持,琪琪姐也进不了自己这边的家庭委员会,这不仅是情感和名分所需,也是整个家庭的核心利益所在。

        除了小狐狸那丫头,就算是平日里最疼爱自己的妃妃,也不可能让琪琪姐加入进来,顶多是对自己和她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孙琪琪紧紧抱着陈羽,非常认真地又说道:“陈羽,你不要为难,我不想看到你这样,我知道家庭委员会那边,是不会认同我的,我也不想加入其中。陈羽,我只想你有多余的时间,可以陪陪我,我就知足了,真的,真的!”

        陈羽看着楚楚可怜而又认真无比的孙琪琪,点了点头:“琪琪姐,我知道了。”

        “所以,你已经认可,我是你的女人了吗?”

        “当然!”

        陈羽笑了笑:“思想上,感情上,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

        “那除了思想和感情,还有什么啊?”

        “还有形式上。”

        “陈羽,我、我愿意。”

        孙琪琪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破涕为笑,嘴角现出一对漂亮的、浅浅的梨涡,这位轻熟御姐,陈羽的红颜知己,虽然颜值比不上倾国倾城的林幼稚,稍逊半筹,但她的身材肯定是较之要好上几分的,大抵与妃妃差不多。

        然后,孙琪琪便吻了过去,与陈羽深情相拥。

        但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如此顺遂,几分钟后,孙琪琪却是脸色一变。

        “琪琪,你怎么了?”

        “陈羽,我好像……那个来了。”

        轰隆一声。

        陈羽只觉忽然一道雷劈在了自己头上,他上一秒还阳光俊朗的笑容,这一刻突然写满了“苦大仇深”四个大字!

        “对、对不起。”

        孙琪琪可怜巴巴地看着陈羽,她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时间就是这么赶巧,天意如此。

        她也很难受!

        但另一方面,作为黄花大闺女,没有任何相关经验的她,却是心里又松了口气。

        孙琪琪觉着,自己好像更喜欢跟陈羽谈那种柏兰图式的精神恋爱。

        当然啦,陈羽所想的,她肯定也是愿意的、乐意的。

        “没事,我不在意,哈哈……”陈羽挤出一抹笑容,带着无尽的苦涩。

        孙琪琪目光歉疚,她微微低下头,顿时俏脸涨红,她赶紧挪开目光,又忍不住看了看陈羽:“你是不是很难受啊?”

        “还好、还好。”陈羽笑着摆了摆手,谎称道。

        孙琪琪虽然没有“吃过猪肉”,但偶然一次,也见过芷落丫头电脑里的学习资料,所以“见过猪跑”的她,也就红着脸,咬着红唇,凑过去,在陈羽耳畔私语了一番。

        “要不……我、我用……”

        “这样也可以?”陈羽惊讶地看着她,“琪琪,你在哪儿学的?”

        “芷落电脑里。”

        “…………”

        陈羽无语一阵,难怪林幼稚之前总是能让自己超级开心,原来她有在偷偷学习啊!

        净整一些花狸狐哨的!

        但我是真的喜欢啊!!

        陈羽确认道:“那我抱你去浴室?先泡个澡?”

        “嗯。”

        “然后,我去拿制服、手铐和跳跳糖?”

        “嗯。”

        “琪琪,你没什么想说的吗?”

        “陈羽,我可以喊你一声‘亲爱的’吗?”孙琪琪用征求的目光看着他,顿了顿,又羞赧地低下头,“还是说,你要我像学习资料里一样,叫你‘主人’?”

        “呃……”

        陈羽有些尴尬,林幼稚的学习资料,一定是拷贝了我的!

        他想起那丫头一开始拷贝学习资料的时候,不是用的“ctrl+c”,而是“ctrl+x”。

        不是复制,而是剪切!

        实在太“歹毒”了!!

        然后,不出意外的,那次林幼稚就被陈羽骂哭了。

        最后,还是那丫头现学现卖,陈羽也就心软了,好吧,事实是,最后他不止是心软了。

        陈羽清了清嗓子:“琪琪,你想怎么叫,就怎么叫。”

        “嗯。”

        孙琪琪微微颔首,然后伸出玉手,环住陈羽的脖子,就被他横抱着进到了浴室。

        ……

        ……

        ……

        大半个小时后。

        偌大的主卧室里,陈羽躺在床上,不着寸缕,盖着被子,吹着空调,双手抱着后脑勺,悠闲自在地思考着人生的意义和宇宙的真谛。

        我是谁?

        我从哪里来?

        要到哪里去?

        陈羽想着想着,嘴角就现出了一抹浅浅的笑意,虽然自己和琪琪姐虽然还没有突破最最亲密的关系,但也大差不差,回想起方才在浴室里的画面,想起笨拙、认真又可爱的琪琪姐,他不禁摇头失笑。

        就在这时,穿着一身空姐制服短裙的孙琪琪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她咬着薄润红唇,脸蛋红扑扑的,眉目含羞,但还是在陈羽的笑声中,堪堪走了过去,最终被他揽入怀中,孙琪琪像一只乖巧地小猫咪,脑袋轻轻趴在他的胸膛。

        “陈羽,我是不是很笨啊?”孙琪琪绣口一吐,便是一股幽兰的薄荷香气。

        显然,她已经反复刷牙漱口了很多次。

        “你已经很棒了,跟林幼稚最开始的时候差不多。”

        “哦。”

        “而且,你有一点比林幼稚厉害。”

        “什么?”

        “那丫头不喜欢……,所以……你懂的。”

        “啊?”

        孙琪琪霞飞双颊,脸上的红晕愈发浓郁,沉默一阵,她羞赧地说道:“其实,我、我也不喜欢。”

        “…………”

        “不过,只要你喜欢,你开心,我可以的。”孙琪琪认真地说道。

        陈羽扒开她柔顺乌黑的额前刘海,然后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轻轻亲了一下。

        “琪琪,我从来不会强人所难,既然你不喜欢,以后我会注意的。”

        “可是……”

        “没事的,我还有小狐狸和妃妃她们。”陈羽笑着说道。

        孙琪琪愣了愣,旋即恍然大悟,她眉目含羞,喃喃道:“陈羽,我想了很久,我们的关系,还是不要告诉任何人吧,可以吗?”

        陈羽陡然皱眉,沉吟一阵道:“你确定?”

        “嗯。”

        “可是,就算我们不说,以妃妃和鼐棠的智商,她们迟早都会发现的。”

        “只要我乖乖做好你的秘密情人,妃妃姐肯定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鼐棠姐,她看在芷落的份上,可能也会默认吧。”

        “你说的也对,只是这样,委屈你了。”

        “我不委屈,真的不委屈!陈羽,能遇见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运。”

        陈羽沉默了一阵,认真问道:“琪琪,将来你真不打算要孩子吗?”

        “不想。”

        “我们的孩子,你也不想?”

        “不想!”

        孙琪琪依旧十分坚定:“你现在都有这么多孩子了,我给你带孩子,都忙不过来了。”

        “哈哈……搞得你跟后妈似的。”

        “才不是。”

        “对了,你刚才这话的意思,以后,你就有理由搬进我们家了?”

        “是啊,以宝宝们姨姨的身份。”

        孙琪琪笑眯着眼睛,开心地在陈羽脸上亲一口,然后又像小猫一样趴在他的身上。

        “好啦,亲爱的,我休息一会儿,待会儿还要去公司呢。”孙琪琪用脑袋蹭了蹭他脖子,撒娇道。

        “好吧,你睡吧。”陈羽抚着她柔顺的乌黑秀发,安静地抱着她。

        不知不觉,人渐渐入睡。

        两个小时后。

        孙琪琪缓缓睁开惺忪的眼眸,看了看抱着自己的心上人,她莞尔一笑。

        在他怀中有温存了一会儿。

        孙琪琪悄悄起身,很快换好衣服,扎起一根高马尾,来到陈羽身边,轻不可察地亲了他的脸颊一下。

        因为是百分百的清纯素颜,这次没留下口红印。

        站在少年面前,孙琪琪心中甜蜜无比。

        “主人,奴家去公司咯,拜拜。”孙琪琪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笑着动了动手指。

        然后,她转身出门。

        而她前脚刚走,林幼稚就开车回来了,她很激动地想要跟陈猪分享一件开心的事。

        她爸爸认可并接受肚里的宝宝了。

        在一楼转悠了一下,没找到陈羽,她蹬蹬蹬地朝着二楼跑去,来到主卧室。

        她就看见床上呼呼大睡的陈羽。

        林幼稚直接开心地铺了上去,抱住他:“陈猪……”

        她刚把睡梦中的陈羽吵醒,却是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林幼稚动了动鼻尖,嗅了嗅。

        一股幽兰的薄荷香气,还夹杂着一缕熟悉的、几乎微不可查的女子体香。

        林幼稚仔细辨认着,这不是我和小狐狸的体香啊,更不可能是什么香水!

        这是……琪琪姐的体香?

        陈羽做梦也想不到,林幼稚的鼻子,比他认知中的、想象中的还要厉害。

        他还茫然地问道:“林幼稚,你这么开心,是不是有好消息告诉我啊?是林叔吗?”

        林幼稚却是扁着小嘴,委屈可怜又无助,眼泪汪汪,似乎下一秒就有泪珠夺眶而出。

        陈羽瞬间就清醒了:“怎么了?林幼稚,谁欺负你了?”

        “呜呜呜……”

        林幼稚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她用力地捶了捶陈羽的肩膀,然后又紧紧地抱着他:“陈猪,你为什么要欺负我姐姐?!琪琪姐可是我的亲表姐啊!!呜呜呜……”

        “…………”

        陈羽人麻了,他没想到第一个发现这秘密的,居然是这丫头。

        “林幼稚,你先别哭啊。”

        “呜呜呜……陈猪,你欺负我,我不和你玩了。”

        “我没欺负你啊,我欺负的是你姐。”

        “呜呜呜……看吧,你居然承认了!”

        林幼稚哭得很伤心,却又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陈羽哄她许久。

        费劲了三寸不烂之舌,方才让林幼稚破涕为笑。

        这丫头收住了情绪,她抹着泪,然后没皮没脸地笑问道:“陈猪,我和我姐姐,你更喜欢哪个啊?”

        “当然是你啊!”

        “那谁更胜一筹?最能让你开心啊?”

        “…………不是,林幼稚,你学坏了啊!”

        “还不是被你带坏的!你才是罪魁祸首!”

        林大校花傲娇地哼了一声,又道:“陈猪最坏了!大色狼!花心大萝卜!”

        “我……”陈羽正欲为自己辩解什么。

        却是被这丫头凑过来,在他耳边坏笑道:“陈猪,你该不会是想让我和琪琪姐,让我们姐妹,像我和小狐狸那样,跟你……嗯?哼?”

        “…………”

        陈羽震惊地看着她,目光之中满是难以置信的色彩。

        他攥紧了拳头:“可以吗?”

        “当然不行啊!”

        林幼稚一口咬在了陈羽的胳膊上,留下了一排整齐的牙印。

        “哼!”

        “我不理你了,真的不理你了!”

        “大坏蛋!”

        “我一天一夜都不理你,看你怎么办?!”

        陈羽被这丫头威胁着,很是无奈:“那你倒是从我身上下来啊,抱着我做什么?”

        “呜呜呜……我心疼。”

        林幼稚紧紧环着陈羽的脖子,脑袋趴在他胸口,目光盯着她给他留下的牙印。

        “那你还咬我!!”

        “我姐都可以咬你,我为什么不行?”

        “…………你个小污女!”

        “哼~……陈老师教得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