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重生后我拒绝了校花和青梅在线阅读 - 第294章 太他妈护短了!

第294章 太他妈护短了!

        刚才的一场小“车祸”,陈羽只是额头上渗出一点血滴,并没有受别的任何伤,但苏小狸看到男朋友出血了,顿时就眼泪汪汪,心疼得像镜子碎成了一地。

        “小羽……”苏小狸从小挎包里掏出纸巾,给他擦了擦额头并不怎么显眼的伤口。

        陈羽却是主动接过来纸巾,对小狐狸说道:“去看看妈。”

        小狐狸愣了愣,目光很快瞧见不远处的母亲,她忽然明白了为什么在马路对面的时候,小羽就让自己下车了。

        她小跑过去,抱住还有些茫然的母亲,哭着问道:“妈妈,你怎么了?是不是谁欺负了你呀?”

        吴春雁回过神来,她想摸摸这丫头的脑袋,却是手掌脏兮兮的,还裹着血渍、灰尘,堪堪摇了摇头:“没事,没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她挤出一抹笑容,小狐狸却是心疼极了:“到底怎么回事呀?”

        “妈,你把事情的经过告诉我,一切我来处理。”陈羽走过来,认真地说道。

        “陈总?”

        这时,秦元明的声音传了过来,引来母女俩的注视,他讪讪一笑,没有了刚才的居高临下,而是流露着一股卑微。

        秦元明也万万没想到,这个穿着朴素的女人,居然是大佬陈的妈?

        还好自己刚才没有对这位阿姨有过任何冒犯和不敬,他仔细回忆了一下,的确没有!

        万幸啊!

        “陈总,苏总,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说。”

        陈羽目光冷然。

        秦元明连连点头,将他所知道的前因后果,一股脑地全部讲了出来,把这件事的责任,全部扣在了郑一萌的头上,也不算冤枉她,同时秦元明也严正声明,自己就是一个来劝架的,当时还被郑一萌给骗了。

        “整个过程中,我对阿姨的态度,都是非常友好的,这点阿姨可以作证的。对吧,阿姨?”秦元明双手合十地看向吴春雁,目光中带着恳求之色。

        陈羽问道:“妈,是这样吗?”

        吴春雁点了点头:“他说的没错,只是……”

        话锋一转,秦元明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他可是很清楚陈羽的实力,不仅是川渝的首富,而且他的科技金融帝国,触角遍布全球,就连之前得罪过他的沪城首富郭正鑫一家,如今都已经墙倒众人推。

        破产的破产,坐牢的坐牢。

        大佬陈对敌人的狠辣,在富豪圈里是众所周知的,所以秦元明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得罪他,否则回到家,自己老爹都得把自己打个半死。

        “只是手机碎了,里面的照片和视频,都没有了。”吴春雁边说,边抹着泪。

        陈羽瞧见吴姨抹泪的样子,跟受气包小狐狸简直一模一样,顿时皱起眉头。

        小狐狸轻声安慰道:“妈妈,没事的,手机里的视频和照片,上次我都已经上传奶糖云端,备份了。”

        “备份了?”吴春雁愣了愣。

        “嗯。”

        “那些照片,都还在?”

        “一定在的。”

        小狐狸笃定地点了点头,劝慰道:“妈妈,你别伤心了,好不好?”

        吴春雁得知自己手机里的那些美好的回忆还有备份,她顿时破涕为笑,摇了摇头:“妈没事,真没事。”

        秦元明松了一大口气,扒开保镳,走过去道:“陈总,苏总,我立刻打电话,把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弄回来,任凭你处置。”

        陈羽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转而问道苏小狸:“那个郑一萌,是xy娱乐旗下的艺人吗?”

        “是的。”小狐狸想了想,微微颔首,“xy娱乐周年庆典的时候,我见过她。”

        陈羽点头,给汪灵珊打过去电话,直奔主题:“郑一萌跟公司的合约是多久?”

        汪灵珊愣了愣,蹙起柳眉,心中大为不妙,陈总这种语气,肯定是郑一萌惹祸了。

        “公司的a级合约,期限都是十年。”

        “即刻起,雪藏她。”

        “好的,陈总,您还有别的吩咐吗?”

        “没、有。”

        陈羽一字一顿,汪灵珊却是很清楚他的意思,心领神会。

        挂断电话后,汪灵珊立刻召开了一个xy娱乐的一个高层紧急会议。

        “即刻起,封杀郑一萌!”

        “封杀?汪总,为什么?”

        “对啊,郑一萌可是我们公司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摇钱树,她的商业价值,品牌代言,在全公司,仅次于郑伊然,平白无故地封杀她,我坚决反对!”

        “汪总,如果没有一个合适的、正当的理由,我也不会支持您提的这一决议。”

        “我也一样!!”

        公司里反对的声音不少,汪灵珊喝了一口咖啡,不疾不徐道:“这是大老板的意思,你们……有意见吗?”

        “…………不敢,不敢。”

        “没有意见,怎么会有意见呢?大老板的意志,我们坚决贯彻落实。”

        “我早就听说郑一萌私德不行,德不配位,仅是公司给她摆平的黑料,都有一大堆,简直就是一个潜在的雷,万一爆了,公司利益必然更加受损严重!所以大老板做出这个英明神武的决定,我举双手赞成!”

        “我也一样!!”

        汪灵珊早就清楚这些家伙也就平时敢反对自己,但只要是陈羽的意思,没有人敢说一句不。

        因为陈羽真的敢把他们开除掉,许总也不会保他们,甚至还会聘请来第三方审计,将有过职务侵占啊、挪用公款啊等商业犯罪行为的人送进去吃牢饭。

        她嘴角轻勾,又认真道:“那么,就执行决议吧,彻底封杀郑一萌!”

        “收到!”

        “明白!”

        众人起身,离开会议室,xy娱乐,这家新兴却又规模庞大的公司机器迅速运转起来。

        不多时,郑一萌的粉丝们就发现,自己idol的围博账号被禁言了!

        然后,她的云音账号也被禁言了!

        再然后,郑一萌的全平台账号被禁言,她的粉丝们一脸懵逼,属实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但也有一些头铁的,开始在网络上集结,冲击xy娱乐的官方贴吧、围博、云音视频号等。

        质问自家偶像为什么会被封杀?xy娱乐作为经纪公司,为什么不给粉丝们一个解释?

        与此同时,千度、朱易、企鹅、即刻头条、知否网等诸多网络平台,90后小花郑一萌被封杀的消息甚嚣尘上,也引起了网友们的揣测。

        其中,一些今天疑似郑一萌与某个中年女子在街上扭打互掐的照片流露出来,照片并不清晰,根本就看不清楚两人是谁,但常年追星的粉丝们,却是认出了郑一萌。

        众人揣测,她的封杀是不是与这件事有关?

        但多方争论之后,也没有结论。

        另一头。

        刚刚步入慈善活动会场的郑一萌,突然被经纪人通知,自己被封杀了,她直接愣在了原地。

        然后,她勃然大怒,质问道:“凭什么?凭什么封杀我?这是谁干的?!就算是汪灵珊,她也没资格封杀我!我一年为公司赚多少钱,难道你们不知道吗?!”

        “一萌,你别白费劲了,这是公司董事会下达的命令。”

        “什么?董事会?!李董、张董、王董他们,也同意了?怎么可能?!”

        “一萌,他们不敢不同意。”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听说,这是大老板亲自下的命令。”女经纪人叹了口气,“你是不是得罪大老板了?”

        “大老板?你是说许总?不可能啊,我来公司后,都没怎么见过她,怎么可能得罪她?”

        “…………你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来公司这么久,连大老板是谁,你都不知道?!”

        “我们公司的大老板,不是许恩妃,许总吗?”

        “我们的大老板是陈总,奶糖网络的陈总!!”

        “…………”

        郑一萌这才想起,刚加入公司的时候,艺人培训中,提到过xy娱乐隶属于奶糖网络。

        自家公司的幕后大老板是奶糖网络的大佬陈。

        她皱眉不解:“不可能啊!我根本就不认识大佬陈,何谈得罪?”

        “你想想,有没有可能,你得罪了他身边的人?之前沪城首富郭正鑫的儿子,就因为嘴贱,骂了他小女友一句,结果被大佬陈弄得家破人亡。”

        “我今天倒是出了车祸,有个骑电动车的女人撞了我的跑车,但那女人穿着朴素,一看就不是什么有钱人啊,还想来碰瓷,我给她两万块,她还嫌不够,说是我砸烂了她的手机,非要我赔给她,简直就是无理取闹……不过她是个中年女人,怎么可能是大佬陈的小女友?”

        “…………”

        “你怎么不说话?”

        嘟――

        电话挂断,郑一萌愣住了,这经纪人什么情况,她回拨过去,发现自己已经被拉黑了。

        “???”

        郑一萌茫然不解,同时心头也莫名烦躁,自己一个堂堂大明星,众星捧月的存在,怎么突然之间,就被全平台封杀了呢?

        那个大佬陈,我哪里得罪他了?

        她还是无法将一个朴素中年女人,同奶糖帝国的陈羽联系在一起。

        他俩也长得不像啊!

        郑一萌平复心情,想着如何才能自救,既然xy娱乐容不下自己,自己还不能换个公司?

        大不了就赔一笔解约费!

        她思来想去,就跟秦元明打过去电话,娇滴滴地说道:“秦少爷,在干嘛呢?”

        “有屁快放!”

        “???”

        郑一萌懵了,难道这个狗男人也要抛弃自己了?

        但她觉着,目前也只有攀上这根高枝,自己才有可能翻身了。

        “秦少爷,我这不是想你了吗?这会儿你有空吗?我去你家里,喝一杯茶,聊聊天,然后学学英语?你的标准伦敦腔,我可喜欢了。”

        “郑一萌,你是不是不知道你的处境?老子差点被你害死,你知不知道?!”

        “啊?秦少爷,我怎么害你了?”

        “你他妈……咳咳,那个,算了算了,我让我的司机去接你,来私人会所,有什么事,我们当面说,你不就是想让我帮你吗?来了再说。”

        “行啊,那你等着我。”郑一萌喜出望外。

        她只想当大明星,根本不在乎在哪家经纪公司,当年被封杀的明星前辈们,不少也因为攀上了别的高枝,重新复出,甚至嫁入豪门的都有。

        郑一萌觉得,自己也行!

        西边不亮东边亮嘛。

        ……

        锦城湖附近的一栋楼,名叫金御天下的私人会所里,秦元明正在给陈羽鞍前马后,一点公子哥的架子和气派都没有,倒是像极了一个跟班小弟。

        “陈总,您放心,那个女人,今天我必须让她给阿姨一个道歉!”

        “苏总,今天的事,老实说,我也有责任,我不该被那个女人迷惑,让阿姨受了委屈,是我的错!”

        “阿姨,待会儿那个女人来了,我肯定为你讨回公道!”

        吴春雁这会儿已经处理好了伤口,重新梳洗完头发,苏小狸陪着母亲,坐在沙发上,紧紧握着她的手,陈羽在他们旁边,却是一言不发。

        只是手指有节奏地敲击着沙发椅。

        所有人都能够感受到他内心中的愤怒,就连金御天下私人会所的场内保镖们,也都害怕这个雷厉风行的新任大老板,因为就在刚刚,秦元明将这家私人会所送给陈羽之后,这栋楼就被两卡车穿着保安制服的彪形大汉们围了起来,严阵以待,各个都跟刚从牢里出来的。

        而仔细瞧去,才会发现他们的制服上,写着“孙氏建工保卫科”几个大字。

        秦元明想着,川渝富豪圈传闻的孙氏建工和奶糖网络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这件事,看来是真的。

        孙济平的那个外孙女,好像叫林芷落,看来也的确是大佬陈的小女友。

        他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只能寄希望于大佬陈别将自己和家族牵扯进去。

        “阿姨,您吃点水果,这是东南亚进口的,非常新鲜。”

        “苏总,您也尝尝。”

        他从服务员手中夺过来一个果盘,恭敬地亲自端过去。

        吴春雁和苏小狸也都清楚了他的担忧,但她俩都没有说话,秦元明很尴尬,将果盘轻轻放在茶几上,心情忐忑地等待着郑一萌的到来。

        而就在这时,郑一萌出现在了金御天下私人会所的楼下,她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门口的、楼道的、穿着统一保卫科制服的彪形大汉们。

        她疑惑地问向劳斯莱斯的司机:“你确定是这里?”

        “郑小姐,我收到的指令,是这里。”

        “怎么换保安了?还一下来这么多?”

        “我只是个司机,不清楚这些,可能为了安全起见吧。”

        “哦,好吧。”

        郑一萌点了点头,但心中还是有些害怕,这时,一个秦元明的保镖迎了过来。

        “郑小姐,请。”

        郑一萌愣了愣,还是跟他上了楼。

        她试探性问道:“今天金御天下清场了吗?”

        “是的。”

        “为什么?有大人物要来吗?”

        “是的。”

        “谁啊?是秦少爷要给我引荐的吗?”

        “郑小姐,到了。”保镖没有回答,伸出手,做出一个“请进”的手势。

        郑一萌撇了撇嘴,她想着以自己跟秦元明的关系,他总不能害自己吧?

        她往里面走了几步。

        却是忽然听见后面传来关门的声音,这让她毛骨悚然,怎么跟演戏一样啊?

        但她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来到里面的一间大厅。

        郑一萌瞧见了自己的老相好――秦元明,同时也见到了两个年轻人。

        这让她瞳孔骤缩。

        这俩人她是知道的,一个是奶糖网络的大老板,叱咤风云的大佬陈,虽然她没见过真人,但在网上看过照片和视频,另一个是集团老板娘,苏小狸。

        xy娱乐的周年庆典上,她见过一次。

        而最让她感到窒息的是,苏小狸此时此刻正坐在那个中年女人身边,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而两人的神态、模样,也渐渐地重合起来,让她豁然意识到一个事实。

        今天被自己羞辱的中年女人,竟然是苏总的母亲?大佬陈的丈母娘?

        完了!

        完蛋了!

        郑一萌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会真的惹上大佬陈,还闯了这么大的祸!

        “陈总,苏总,我……”郑一萌忽的身子一软,啪的一声跌坐在地上,顿时哭了出来,“我、我……对不起,我错了!阿姨,我错了!”

        陈羽冷冷地看着她,小狐狸也罕见地愤怒地瞪着她。

        吴春雁想着之前的一幕幕,心地善良的她,也在心头升起一股火,不做搭理。

        秦元明瞧见他们不动如山,心头一紧,也不敢轻举妄动。

        倒是不长脑子的郑一萌,不停地哭着诉说解释,这是一个误会:“阿姨,我当时真不知道您是苏总的妈妈,更不知道您是陈总的丈母娘,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有大量,就放过我吧,求求您了。”

        她边哭边说边抹眼泪:“秦少爷……你说句话啊,你知道我的,我是无心之过啊。”

        秦元明眉头现出几道黑线:“…………”

        郑一萌抽泣道:“你倒是说句话啊!”

        秦元明连连撇清关系:“我知道个毛啊!我俩有个毛的关系啊!你别乱说好不好?”

        “你!!”

        “郑一萌,今天的事,全是你惹出来的,你自己想想怎么办吧?”

        “秦元明,你个混蛋,骗老娘来这里,就是为了出卖我?”

        “出卖你?我是给你一个机会,让你给阿姨和陈总、苏总赔罪!”

        郑一萌回过神来,自己要赔罪,争取当事人原谅才行。

        她起身来到吴春雁面前,却被两个保镖挡着,但不妨碍她就跪了下去:“阿姨,我错了,真的错了,您给我一个机会吧,求您了,就一次,真的就一次。我以后肯定痛改前非,做一个好人。”

        吴春雁怔怔地看着这一幕,很不敢相信,一个人的尊严,可以这么轻易的被抛弃?

        人和人之间的差别,真的这么大吗?

        见吴春雁不说话,郑一萌又哀求道:“要不,我给您磕几个头?您放我一马,行吗?”

        说完,她就真的重重地磕了一个头,额头上瞬间渗出血渍。

        吴春雁瞳孔一缩:“…………”

        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苏小狸也有些被吓着了。

        然后,郑一萌又接连磕了几个头:“行吗?阿姨,这样行吗?”

        吴春雁真吓坏了,她连连摆手:“你别这样。”

        一直沉默的陈羽,突然开口了:“郑一萌,你要记住,是法治社会救了你!”

        郑一萌愣了愣,旋即豁然开朗,这是大佬陈放过自己了?

        但她还是确认道:“所以,您放过我了?”

        “至少你不用被丢进府南河里喂鱼。”

        “谢谢!谢谢!!”

        “但是……”

        陈羽的话锋一转,平静中带着一股寒意:“出来混,做错了就要认,挨打要立正。”

        “陈总,您是什么意思?”

        “该赔的钱,得赔。”

        “当然,阿姨的医疗费、营养费、精神损失费,我都赔!”

        “这些本来就该你赔!”

        “明白,明白。陈总,您说的是解约费吗?我不解约了,您就把我雪藏着。”

        “你手中的商业代言,未上映的影视剧,都将因为你偷税漏税、知三当三,而让公司和合作方遭受重大损失,这笔钱,应该由你来赔,对吧?”

        “啊?不是,陈总,我、我……”

        “刚才汪灵珊已经把金额做了个初步统计,你需要赔给公司和合作方,也就3亿左右。”

        陈羽顿了顿,看着面色惨白、瞳孔惊愕的郑一萌,玩味地笑了笑,缓缓道:“对了,你瞒着公司,将合同拆分,偷税漏税的问题,也很严重啊。”

        “陈总,救我!”郑一萌哭求着,“求求您,这件事,您一定要帮帮我,不然我要坐牢的。”

        “原来你知道啊。”

        “陈总,求您了!”

        “放心吧,我已经帮你了。”陈羽站起身,双手插兜,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笑了笑。

        郑一萌听到陈羽这样说,她的心情忽然就轻松了,只要陈总开口了,那事情就简单了。

        但下一瞬,她的心却一下跌到了谷底。

        只听陈羽笑着说道:“我已经帮你,通知税务局了。”

        “…………”

        “不用谢我,毕竟我不止帮你这一点,警察那边,我也通知了。”

        秦元明额头冒汗,心道:“这家伙,还真是睚眦必报啊!”

        “连自己旗下的摇钱树都能说废就废!”

        “太他妈护短了!”

        他笑着拍马屁道:“陈总,您还真是乐于助人啊!这种小事,应该我来做的嘛。”

        陈羽平静地看着秦元明,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言语。

        秦元明知道,自己算是躲过一劫了,没有被殃及池鱼。

        他彻底松了一口气。

        而陈羽则过去拉着小狐狸的手,对自己丈母娘道:“妈,回家吧。”

        吴春雁点头:“好。”

        她顿了顿,看向面如死灰的郑一萌,然后跟着女儿和女婿走出大厅,她才开口问道:“陈羽,郑一萌真的会坐牢吗?”

        小狐狸轻声解释道:“妈妈,涉税问题,首罚不入刑,但是如果郑一萌涉及了别的犯罪问题,比如职务侵占、挪用公款之类的,就可能会坐牢。”

        陈羽开口道:“妈,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断头皇后》里说――她那个时候还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都早已在背后标好了价格。”

        “什么意思?文绉绉的。”吴春雁蹙了蹙柳眉。

        小狐狸笑眯着眼睛,转移话题道:“妈妈,你这会儿心情好一点没有呀?”

        “挺好的呀,出了一口气。”

        “那小羽有件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说,你不可以生气哦。”

        “有什么事啊?还有,我为什么要生气?”吴春雁不理解,她以前对陈羽这小子做自己女婿的满意度,就是100分,现在更是把他当成了亲儿子。

        “小羽,你说。”

        小狐狸与陈羽十指相扣,这会儿轻轻晃了晃两人紧扣着的手儿,美眸中荡漾着星光,开心地说道。

        这个憨憨宝藏,此刻也知道,现在跟妈妈坦白真相,她不会生气了。

        陈羽笑了笑,对茫然不解的吴姨说道:“妈,小狐狸怀孕了。”

        “什、什么?!怀孕了?!”吴春雁瞠目结舌,难以置信地尖叫道。

        “妈,您这是支持啊,还是反对啊?”

        “支持,当然支持啊!”

        吴春雁在努力消化着这个消息,有点魂不守舍,等她回过神来,她又道:“只是,这个惊喜,太突然了!我都还没做好准备。”

        “没事,宝宝明年才出生呢。妈,您可以慢慢准备。”

        “…………”

        吴春雁撇了撇嘴,臭小子一点也不正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