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重生后我拒绝了校花和青梅在线阅读 - 第295章 草莓味?香草味?

第295章 草莓味?香草味?

        陈羽和苏小狸先去商场买了一部全新国产手机给吴春雁,通过奶糖网络的云端服务器,将重要的照片、视频等数据进行了恢复,吴春雁喜出望外,然后三人回到卫民超市,都当方才的事没有发生过。

        苏卫民却是觉得有些奇怪:“陈羽,你这保时捷的保险杠怎么撞成这样,你出车祸了?”

        “车祸啊?那是我的常规活动,这次还不算严重。”

        “还不严重?!”

        “是啊,这次我都没重生呢。”陈羽以开玩笑的语气笑着说道。

        “…………你瞎说什么呢?”苏卫民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待会儿又把我闺女逗哭了。”

        小狐狸确实是蹙着小俏眉,对男朋友的这个说法不太开心。

        陈羽捏了捏她的小脸:“放心吧,以后不会了,如此人生,我可舍不得。”

        “小羽……”小狐狸轻轻地唤了一声,四目相对,一切都在不言中。

        看着他俩你侬我侬,苏卫民很是无语,他又问向妻子:“春雁,你手怎么受伤了?连纱布都包上了?”

        “担心我做不了家务,还是怕我收拾不了你?”吴春雁心情不错,她调笑道。

        “…………还能不能好好说话?我这不关心你吗?”

        “今天打麻将太用力,把麻将拍碎了,扎到手了。”

        “你觉得我信吗?”

        “信不信由你!”吴春雁懒得理他,她的目光时不时地落在闺女的肚子上。

        苏卫民看到了这一幕,堪堪问道:“你知道了?”

        “什么?”

        “就是小狐狸,她……”

        “我知道,怀孕了嘛。”

        苏卫民震惊:“你不生气?你之前不是一直都担心小狐狸毕业前就怀孕吗?”

        “以前我是很担心,现在我不担心了,都已经成既定事实了。”

        “你让我无言以对。”

        “不是吃饭吗?”

        “哦,等一下,我去弄。”

        苏卫民将折叠桌摆在超市门口,端来电饭煲和附近餐馆买的几个菜。

        一家人围坐在小餐桌四周。

        吃得普普通通,但却其乐融融,让人觉得岁月静好。

        “你们听说了吗?今天有个大新闻!”苏卫民给老婆夹了一根鸡腿,同时对众人说道。

        “什么新闻?”陈羽问道。

        “郑一萌啊,就是那个90后小花,比你和小狐狸早一年出生的,才20岁,居然曝出来偷税漏税,搞什么阴阳合同,被全网封杀了。”

        “公众人物嘛,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无数双眼睛盯着,无数的小孩子争相摹仿,所以他们本来就应当遵纪守法,道德败坏的、违法犯罪的,被封杀很正常。”

        “话虽这样说,但我记得,那个郑一萌,是你们公司旗下的啊。”

        “所以,这不更体现我的大公无私吗?”陈羽喝了一口汤,笑着说道。

        小狐狸和她妈妈都不太想提及那个女人,吴春雁蹙眉沉声道:“苏卫民,你吃饭就吃饭,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想要做什么啊?没听过食不言寝不语的古训吗?”

        苏卫民很无语,我怎么了?

        “凶什么凶?不让说就不说嘛!”苏卫民用最硬的语气,说了最怂的话。

        但其实,还是他疼爱老婆的表现。

        陈羽笑了笑:“对了,妈,小狐狸怀孕了,去学校不方便,影响也不好,接下来一学年,我想向学院,给小狐狸申请一下,在家里完成学业。”

        “这样也行,小狐狸到时候挺个大肚子去学校,难免会遭受一些流言蜚语。我记得,那个夏老师的亲戚,就是你们学院的院长吧?”

        “对,傅院长是鼐棠的小姨,西川大学的副校长是鼐棠的小姨父。”

        “关系户啊。”

        吴春雁吐槽了一句,接着道:“那你怎么办?你还要去学校吗?”

        “不了。”

        陈羽笑了笑:“等到大四毕业季,我去拍个照,领毕业证就行。”

        “你们学校会同意?这好像不符合规定吧?”

        “以前是我以母校为荣,现在是母校以我为荣,就凭我给西川大学捐的那一个亿,还优先录取计院的师兄师姐们,他们不应该给我毕业证和学位证吗?再说了,这些东西,对我来说,已经可有可无了。”

        “妈妈,小羽过一段时间,就要去香江,领一个香江中文大学的荣誉cs博士学位了。”小狐狸开心地说着,她比自己领荣誉博士还开心。

        “看来有了钱,还真的就什么都有了。”吴春雁如此感叹了一句。

        “也不能这么说,妈,我们虽然现在有了钱,但也失去了烦恼。”

        “…………不正经!”

        “哈哈……妈,还有一件事,你和爸搬到麓山国际去吧。”

        “搬去跟你们一起住?不好吧。”吴春雁犹豫了一会儿,摇头道。

        “有什么不好的,我把那边附近的房屋、地皮都收购了,建了一个庄园,你们搬过去住,离我们近,也不至于同处一个屋檐下,不会影响你们生二胎的。”

        “噗!!”

        “咳咳!”

        陈羽的最后那一句,把吴春雁喝下的水喷了出来,弄得丈夫一脸,而苏卫民则是呛得连连咳嗽,还不得不抽出纸巾把脸上的水渍擦拭干净。

        “陈羽,你胡说八道什么啊?”

        “你个臭小子,说话没大没小的,我和你吴姨都四十多岁的人了,都要当外公外婆了!”

        “哈哈……别反应过激嘛,我开个玩笑,苏叔、吴姨,我自罚一杯。”

        说着,陈羽就举起手中的杯子,满满的差不多有二两。

        他一口闷。

        小狐狸却是一点都不担心,捂着小嘴,咯咯直笑。

        吴春雁无语至极:“雪碧好喝吗?”

        陈羽咂了咂嘴巴:“还行,您也喝点?”

        吴春雁摇头失笑,苏卫民恍惚间,也觉着这家伙真的是超级富豪吗?

        还是小时候那样,一点也不靠谱!

        总是喜欢惹是生非,到处捅娄子。

        但苏卫民也很清楚,陈羽只有在自家人面前,才会有如此表现。

        而在外人面前,他可并不好相处。

        “对了,陈羽,刚刚小狐狸不是说,你要去香江吗?”苏卫民开口问道。

        “对啊,怎么了?”

        “你带小狐狸一起去吧,在香江做做检查,看看肚里的宝宝,是男孩,还是女孩。”

        “这恐怕不行。”陈羽摇了摇头,“爸,小狐狸说了,这份期待感,要留到宝宝出生那一刻。”

        “可是这样的话,我们怎么给宝宝准备衣服啊,玩具啊之类的东西?”

        吴春雁也附和丈夫:“是啊,小羽,查查也没关系的。”

        “呃……”

        陈羽犹豫了一下,他看向小狐狸:“你说呢?”

        “我不知道。”苏小狸微微低下头,摸着自己肚子,蹙起了小俏眉。

        但是片刻后,她还是轻启红唇,柔声道:“小羽,你来决定吧。”

        陈羽想了想,还是摇头,笑道:“还是把这份期待感留到最后吧,不过我感觉是女儿。”

        “行吧,你们决定。”吴春雁尊重他俩的选择,“那样的话,玩具啊,衣服啊,我们就给宝宝准备两份。”

        苏卫民问道:“名字呢?”

        小狐狸鼓了鼓香腮,她一般不喜欢主动发表意见,但这会儿却轻语道:“宝宝,要跟爸爸姓。”

        苏卫民怔了怔,旋即畅怀大笑:“当然是跟陈羽姓,我也没让宝宝跟咱家姓啊,我只是说,不知道是男孩女孩,总得准备好两个名字吧。”

        陈羽想了想,他对宝宝的姓氏、名字,都没有什么想法,一个符号而已。

        但小狐狸这一次,却是态度很坚决,宝宝必须姓陈。

        “小狐狸,你有想法吗?”陈羽跟苏小狸从小心有灵犀,“有想法就说出来吧。”

        小狐狸微微颔首:“小羽,我可以给宝宝取名字吗?”

        “傻丫头,这不废话吗?你是宝宝的妈妈,当然可以啊。”

        “那……如果是男孩,就叫陈星宇,如果是女孩,就叫陈星若,好不好?”

        “好,听我家小狐狸的。”

        陈羽双手捧着小狐狸漂亮的脸蛋,眸中带着数不清的宠爱之色。

        吴春雁看到这一幕,心中一暖,这小子是真爱小狐狸啊!

        苏卫民清了清嗓子,想要提醒他们一下,但是被老婆瞪了一眼。

        “嗓子不舒服,就多喝点水!”

        苏卫民:“…………”

        陈羽和小狐狸相视一笑,一家人在欢声笑语中,吃过午饭。

        ……

        下午时分,陈羽便带着苏小狸去了一趟公司。

        林幼稚早在陈羽的办公室里,等候着他俩了。

        林幼稚和苏小狸,这对昔日的情敌,如今已经处成了要好的闺蜜,她俩之间的一些话题,陈羽倒是有时候还插不进去,竟感觉自个儿成了外人。

        他摇头失笑,转身就去找小师妹了。

        “陈师兄,过几天,我要去学校了。”

        “我知道。”

        “要参加军训,不得不去。”

        “我也知道。”

        “陈师兄,那我去了学校,还怎么给你当贴身小秘书呀?”

        “等军训结束,我去找傅小青院长,提一个校企联合培养计划,把你死死捆在我身边,怎么样?”

        “好呀。这样,我就可以像现在这样,一直给陈师兄提供膝枕服务了。”

        龙诗颖坐在董秘办公室的沙发上,看着脑袋枕在自己大白腿上的陈羽,笑眯着眼睛。

        “你就这么开心?”

        “当然啦,陈师兄,能陪在你的身边,我就开心。”

        闻言,陈羽叹了口气。

        龙诗颖好奇地问他:“陈师兄,怎么了?”

        陈羽道:“我又不是唐僧,怎么你们这些女妖精,各个都喜欢我呢?”

        “因为,你就是唐僧啊。”

        “哦?怎么说?”

        “你想想,唐僧原来姓什么?”

        陈羽恍然大悟,他也开玩笑地说道:“我跟唐僧不一样,他过得了女儿国那关,我可不行。”

        “谁说的?”

        “难不成你觉得我过得了?”

        “不知道。”龙诗颖摇摇头,笑眯着眼睛,“但至少,陈师兄过了我这一关。”

        陈羽望着这丫头,顿时明白了她的想法:“你也是个傻丫头,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龙诗颖微微颔首,开心道:“陈师兄,我知道你现在压力很大,不过呢,我会连成三头六臂,帮你分担的,不管是工作上的,还是生活中的,我都可以。”

        “比如,帮我带娃?”

        “嗯……我可以学。”

        “哈哈……”

        陈羽笑了笑,也不说话,就闭上眼睛,躺在小师妹的大白腿上,缓缓睡去。

        可等他醒来的时候,却是发现,小师妹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成了林大校花。

        我怎么睡在林幼稚的美腿上了?

        “…………”

        “香不香?”

        “什么香不香?”陈羽有些尴尬地坐起身来,“草莓味的,你自己还不清楚吗?”

        “陈猪,你说什么呢?流氓!色胚!”林幼稚羞红了脸蛋,就抄起沙发上的抱枕,往男朋友身上砸去,却又舍不得用力,怕弄疼了他。

        可不像他对自己的某些时候,总是学不会多那么一丁点怜香惜玉。

        陈羽挨了一抱枕,笑了笑,将这丫头揽入怀中,问道:“好啦,老公错了。”

        林幼稚傲娇地昂起了下巴:“哪里错了?”

        “记错了。”

        陈羽往这丫头脸上亲了一下:“你是香草味的,小狐狸才是草莓的。”

        “啊!!陈猪,你要死啊!”林幼稚伸出葱白玉手,就掐着陈羽的脖子,看似用力,却舍不得。

        两人嬉闹了一会儿,最终不出意外的,胜利属于陈羽。

        而林幼稚成了他的战利品。

        陈羽把她抱着坐在怀中,温柔道:“林幼稚,幼猪基金和奶糖网络的会议,都开完了吗?”

        “嗯,接下来一年,就只有辛苦你和妃妃姐掌舵各大公司了,我和小狐狸回去养胎,鼐棠姐姐她志在科研,只需要掌管她的研究院。”

        “我也想退休啊,但我又舍不得妃妃一个人这么辛苦。”陈羽耸了耸肩。

        “哎呀,陈猪,我知道啦。等宝宝大一点,我和小狐狸会回归公司的。”

        “不回归也没关系,在家相夫教子也不错。”

        “是相夫教女。”

        “怎么个意思?”

        “嘻嘻……”林幼稚目光往下,玉手温柔地抚摸着自己腹部,“上次我去香江的时候,其实,偷偷做了一次孕检,查了一下宝宝的性别。”

        “是个小幼稚,是吧?”陈羽顿时心中了然,同时也开心地笑了笑。

        “对啊,是个乖女儿。”

        “女儿好啊,以我当了这么多年儿子的经验来看,养儿子没什么用,还是闺女心疼爹。”

        “嘘~……陈猪,你这话可不能让妃妃姐听到了,她该不开心了,而且我觉得小云卿挺可爱的。”

        “哈哈……行啊。既然你这么喜欢儿子,那我们以后试试要二胎?”

        “我哪有说我喜欢儿子?陈猪,你就是想、想……哼~不理你了。”

        “逗你的,傻丫头,我是奶糖网络的董事长,不是奶糖幼稚园的园长,要那么多孩子做什么?你们四个,一人一个宝宝,就足够了。”陈羽笑着说道,却是带着几分认真,他真不是超人,虽然有很多钱,掌握着大量的社会资源,但没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去陪伴更多的孩子成长。

        四个孩子,完全已经足够了。

        林幼稚突然抿着红唇,看着陈羽,思索了片刻,轻语道:“那,琪琪姐呢?”

        陈羽沉默了一阵,然后笑道:“她说了,以后啊,她要帮我带孩子。”

        “陈猪……”

        “就像小师妹一样,她也说,要给我带孩子。”

        “陈猪!你怎么可以这样?诗颖妹妹才刚成年呢!她可是跟筱雅一样大。”

        “呃……我又没说什么,你生气了?”陈羽被这丫头的玲珑小拳头砸了两下,结果这丫头又立刻心疼地给他揉了揉肩胛骨,陈羽摇头失笑,“再说了,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不也才十八岁吗?”

        “可是,可是……”

        “放心吧,我向你保证,琪琪姐是你们之外的唯一一个,也是最后一个了。”

        “拉勾。”

        “不能白白拉勾吧,得给我点好处。”

        “没好安心,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陈猪,我跟着你,都变小污女了。”林幼稚用葱白玉指戳了戳他额头,又羞又气道,“哼~……我走了!”

        她起身,正欲离开。

        陈羽无奈,却是听见这丫头的声音又落入耳中:“我去找小狐狸,商量一下!”

        然后,陈羽就看见她脸蛋红扑扑的,小跑了出去。

        这丫头,真是不同于小狐狸的另一个宝藏啊!

        小狐狸是温柔的宝藏,林幼稚是傲娇的宝藏。

        妃妃是花样百出的宝藏。

        奶糖是会全自动的宝藏。

        陈羽一想到这些,脸上的笑意就藏不住,不过以奶糖冰冰然的性格,肯定不会参加家庭派对。

        说不定还会将自己批判一番。

        但来日方长嘛,说不定,未来的某一天,自己就梦想成真了呢。

        在此之前,自己还要跟妃妃宝宝商量一下,求一求她。

        妃妃会同意吗?

        陈羽倚在沙发上,摸着下巴,想入非非,而门口的林幼稚却是很无语。

        她跟小狐狸私语道:“陈猪肯定在打坏主意了。”

        “嗯。”

        “小狐狸,你不好奇陈猪在想什么吗?”

        “妃妃姐要回家了。”

        “原来你都知道啊!”

        林幼稚有些惊讶,但想来也不奇怪。

        陈羽的秘密啊,小心思啊,黑历史啊,小狐狸还有不知道的吗?

        这个憨憨宝藏,可是他最爱的青梅女友呢。

        .